关于那些日子的文章

时间:2018-01-09    阅读:28 次   

  
  篇一:回首高考的那些日子
  总是日复一日的穿梭,不断重复的来来往往。逝去的是空白的时光,留下的是挥之不去的感伤。一遍一遍的怀疑,前面是否还有光明。流星滑过,真的能给我带来快乐吗?
  大街上充斥拥挤的人群。我从一件件干净的西服间滑过,踏着一块块紧裹大地的石板,不断的重复。
  家在郊区,依着山,山靠着家。家门口是一汪清水,总是静的没有一丝涟漪。阳光弥漫的时间,鱼儿的影子就悄悄的映在了我家那白白的墙上。
  总是怀念自家菜园的韭菜的味道。那来自泥土的气息,似乎还夹杂着无名的芬芳。那鲜嫩的感觉告诉我菜叶里还有晶莹的露水。尽管每次一个人在家时,除非弹尽粮绝,除非亲自在电话里叮嘱我去记得去摘菜,但我光顾菜园的次数用十个指头就能数清。
  那是一段平淡几似麻木的日子,生活的波涛被坚硬的湖面冰封。我犹如滑入恐怖的时光隧道,陷入无数个轮回。生活就像同一幕话剧,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上演。骑着自行车穿行在崭新与破旧之间,我时常感到眩晕,失去方向。坚硬的水泥路,在我的眼前模糊,慢慢扭曲,变形。起点,终点,消失在我的视野中。我象一个快要执行枪决的死囚,寻着从纱布中透过的光明,无头苍蝇似的奔跑。最后仍然归宿般的回到想要逃离的地方。
  我总是想从同路人的眼中找寻点什么,却发现那眼神在渐渐的衰老,瞳孔中透出的光在渐渐的黯淡。我只好移开我的眼神,孤独的望向蓝天,找寻那期许中的干净。
  家门口的那条路终于装上了路灯,我家恰好夹在两盏路灯间。晚上独自一人回家的我在黑暗里找不到我家的门。总要推着自行车艰难的爬上离家不远的那个陡坡,我仅存的一点力气也被消耗殆尽。推着车,四周是不断蔓延的黑暗,凉飕飕的风不断吹过我的脸颊。摇摇晃晃的枝桠,婆娑的树影,似乎预示着鬼魅的来临。我的心像躲在冬天的角落里,瑟瑟发抖。
  
  篇二:那些日子

  也许会孤单坐在音乐嘈杂的咖啡屋,喝杯冰冻冻浓郁郁浮升泡沫的咖啡,为的想将胸口空幌幌填满不识歌者的歌音,填满你不以为然的寂寞,而被排挤出来却是一缕欲断未断的烟路,那不可捉摸的形廓,消失得就似你离去时悄无痕?;不知甚么时候开始,航空邮笺就像相互交射的箭羽。你说:凤凰花开满这个古城。我无能构想出你轻踏活红火灿的校园小径诵读工程课题的素描,因为你已是千山万水外捡拾枫叶的少年,经验不是书页里的夹蝶,成长不是强说愁的那种心境,而空间的距离因地域环境差异,所以写笺实在是形而上系心的呼唤,不敢想象我们会在多少年后的某日,能重睹意气风发的姿影。
  情绪低落时偶而想起那些日子,那些打篮球的日子,我们总在高高兴兴的输球,快快乐乐奔跃在竞技球场上进行一场并无胜算的比赛,这么小小挫折根本不在乎,我们有骄傲的年轻岁月,认为地球就像篮球一样揽握手中,随时?可以投向高齐天空的篮圈。那些日子,我们也写些小诗、散文,携着伊的小手漫数路上的石粒,日子就像路边石粒被我们履踏无视,轻挑这粒石碰撞前面之石粒,相偕恍惚的穿巷横街。之后,伊的小手不见了,你也杳渺如风,不再背负书箧的两肩空荡得沉重起来,我只得孤寂守着小楼看日落星升,云空外仍然云片片,这时候开始读你捎来的航空邮笺,枫叶落满小路的体验,也是从去年秋天,在一条两排植种老树流向西贡港口而不熟其街名的路方能意会神驰;风摇摇枯枝,树叶空空落,当车子缓缓走过,还听见叶子碎压的新鲜声响,悉悉爽爽若打窗轻雨,只是无你鞋过的昔日足音。(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当你留下名卡在我暂离的小楼,回来时惊觉你的存在,吾妻将你的名字一揉一入伊手裹的粽子里,在五月;那时落些小雨,我驾车往西贡一家无人懂得的旅馆,茫然的失望恰似粉粉丝丝湿我发上的雨沾满,蒙蒙飘飞斜在雨落的干旱街道上,泡泡雨花化融水痕,一路唱着不如归去不如归去,我不很清醒的思绪怎样也走不进你的记忆中。
  所以你再次出现我眼前,握着已好多年好多年没再握着的手;记得吗?我说。话语纷纷沓沓涌一向决堤涌一向回叙,那些日子,那些在烽火不为而为生活的曾经,那些在现实中被隔绝音讯久寂失落的曾经,竟然一齐回到此时此刻,竟然随你带着一份怀旧的情感而来,重逢的感觉却是那么难以言绪。这边傍的身躯,不绝如缕萦回耳觉的声音,彷佛不是真实的,彷佛史前神话被搬到现代舞台上演绎。无论如何,人生际遇就像一部未完成的小说,我们是情节内的小人物,时代牵系我们走向那遥远的未知,跌宕起落的旅程是明日一个必需的冒险展开。在我们赤手的当口,赋予我们情绪与智慧,让我们自个扮演悲欢离合的角色,泪中带笑,喜乐的表征涵藏深深的无奈,而理想永远带及创意的精神启开,我们跟随历史的痕迹荡过去不再重辙。
  感谢这次的重逢,让我孤寂的生命得到部分的充实,也许在以后的一串日子里,我会获得更多的喜悦,期待总是美好的。
  
  篇三:花开花落的那些日子
  等待了多少个日子,终于来到了大学的生活,看着那些高大的身影和我擦肩而过,我觉得他们都比我大好多,让我感觉到自已很渺小,放下行李坐在长椅上,原来我来到这里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伤感。走进宿舍里面,整个宿舍都空档档的,可能那些新来的同学都还没来,我整理好行李,走到阳台边仰望着天空,想着高中那时候的生活,翻开手机看着我们拍的照片,我们都只是孤单的一个人,没了各自的陪伴,我想永远都是,我知道那些日子都回不去了,花开花落到最后等待的也只不过是一片落叶,我想你们了,我最好的两个兄弟,你们也在想我吗。手机发出了振动,我翻开手机看了一下,原来是我妈打来的,“喂!妈”我妈用低沉的声音说:“儿子,你在那里要好好的上学,放长假的时候,记的要回家”我听到我妈声音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妈哭了,其实我的心里也很不好过,“知道了,我会好好听话的”当挂上了电话,我的心狠狠的被击了一下,我知道这样的感觉迟早都会有的,再一次去面对,已经没有什么好可怕的了。
  走在校道上,夏天的天气真的得很热,动不动就会出很多汗,我很讨厌这样的天气,不知道冬天什么时候才能来?我很喜欢冬天。看着眼前的一切,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变了,什么都变了!还有我也会跟着变吧,还记得在梦的落叶里,有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对我说一句话,不管你做什么事,都只需要两个字淡定,你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永远都是。到最后那个人再也看不见了,我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但是我看见她的头发长长的飘散在空中,只要我想到她,心就会隐隐的在颤抖,我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我带上耳机,播放了那首《爱与希望》,我知道未来还有好多路要走,活在这个世上都只是一个人,何必在乎怎么去过,我看着眼前,有一个女孩提着行李勾搭着另一个女孩的肩,可能她们是很要好的朋友,幸运的一起来到了同一所学校,,可以分享这所学校学校陌生的一切,一起哭,一起笑,这样子蛮好的。可我不是那样的一个人,我能分享的对象只有文字,我听过别人说过一句最好笑的话,你是不是失恋了,我愿意当你的听众。伤感的世界,伤感的一切,看多了,经历多了,想多了,就会变得成熟,这样的世界是不是很可笑,让自已变得伤痕累累,再去好好的休息,反反复复的去过,这也只不过是生活。
  在我来大学之前,我终于把郭敬明的书全都看完了,看到最后一本是《小时代》,老实说我很喜欢郭敬明那种悲伤的感觉,我不知道郭敬明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写文字的?但是别人也总是说我不知道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去写的?其实比此都一样,有的感觉说不出来,可以用心去体会,看着文字,跟着呼吸的节拍,不用去想什么,也不用去看什么,慢慢的去看,融入那样的心情,如果这样,总会有一种很想写作的冲动。忽然很想去学校的图书馆看一下,会有多大?会有多少本书?是不是也会有我喜欢看的那种悲伤小说?我一下子有好多的疑问。
  我问了学校的同学后,找到了图书馆,走了进去,感觉还蛮大的,将进有有几万本书吧?看到的大多都是数学和英语的书本,我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小说类的书,翻找着悲伤的文字,找到了一本《匆匆那年》,看到这个名字,还蛮喜欢的,翻开第一页,看到了一幅海边的风景,一个女的站在海里双手张开仰望着天空,一个男的双手插着口袋走在海边望着那个女的,觉得很唯美这张图,作者九茴夜。看了一下时间十点四十分,今天我想把这本书看完,坐在椅子上,我直接看到下午五点二十分,把这本书看完,看到结尾的时候,我哭了,为什么曾经许下的诺言,总是不能永恒,就比如破碎的船支,永远都到达不了边岸,那些人永远都不会在边岸那里等着你,又有几个可以遇到对的人?想法都一样,可却都是自私的,一个人的时候在乎两个人,两个人的时候在乎一个人,自由的自在也会感到很孤单,时间给过的只是剥夺生命的机会,如果有些事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那就不用需要时间了,人是不会感到满足的,要是真有那一天,那么世上就不会有曾经的那个自已了,闭着眼,为什么大家都在哭,其实我想笑的告诉你们,我很开心,因为我终于可以摆脱这一切了。
  或许这样的日子又要重复的去过了,如果可以美好的去过生活,那这个世界还哪来这么多的悲剧,幸福是什么我根本就不知道?我知道这样的感觉迟早都会有的,我已经习惯了不能再去习惯。图书馆的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或许空档档的只剩下我一个人,才那么安静吧,走出图书馆,巨大的黑夜珑照了整个城市,原来夜晚的悲伤还是注定要来,等过了今天,军训的生活就要来了,军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懂怎样去面对那样的生活,我姐对我说军训的日子是很累,但还是会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在里面。我想是吧,什么都会有美好,何是留恋,回不去的生活只能去留恋,而可以去过的生活却亲手埋葬在了过去,如果可以再一次去面对过去,但已经什么都不完整了,在我去学校的那天,我和我姐在一起吃了顿饭,我姐看到我的表情后,说:“你明天就要去学校了,难道这对你来说还不够吗,你永远都是一副悲伤的样子,这个世界是很复杂,但你也不用去想太多吧,孩子,你已经长大了,从明天起你就是大学生了,在校园里你可以交到很多的朋友,你不只是一个人你懂吗”我看着碗里的饭,一下子想了好多东西,高中的生活就像滴水一样划落了过去,还记得我写的那篇《各自毕业后的理想》,写完的那一刻,我哭了好久,我怕我们毕业后就再没有什么梦想可言了,我们想拥有的只不过是过去,一无所有的我们连过去都无法去拥有,到最后我们留下的会是什么?有时候我只是太累了,累的连话也不想说,“姐,我想我是长大了,不需要你的依靠,我也能一个人飞翔,只是有时候我不想离开你,离开你之后我发现原来我也会想你,或许我之前一直都没对你说过,只是我说不出口,不知道怎么说,面对你我真的感到很自卑,从小到大在爸妈的眼里你都是最好的,我比不上你,我知道这是你努力得来的,但是我的努力爸妈从来没有看到过,在夜晚的角落里总是流着那不为人知的眼泪,你知道我有多心痛吗。”
  我姐听到这句话后,她沉默了,我知道她心里也不好过,做姐姐的,她希望我这个弟弟可以得到的更多,比她得到的还多,我一直都理解着,可是我从表面上没做到过去让解她,伤害了她,就等于伤害了我,曾经年少轻狂的我,是那么的不懂事。可她还是一而再而三的去凉解我,她不想就这么把我放弃了,相信我可以去改变,一直都这么相信着,直到现在,我知道了她的心,不管我做什么?我都会去和她说,开心的,不开心的。难免也会有吵架的时候,但我们的姐弟感情还是一如即往那么要好。
  那些日子好像一下子跑的好远,我不停的在怀念,直到心里空空的,可是我还想多留点回忆,如果连那样的回忆都不可以拥有,那我该有多软弱?没有以前一路走过来的辛酸,那又怎么会懂得坚强。
  大学的生活慢慢的直升到高潮,我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那些路过的时光该说再见了。
  我曾经遇见过我最喜欢的枫叶,那时的秋天是多么的让人喜欢。
  别人问我为什么我那么的悲伤,悲伤的让人无泪以再流,保留我这份悲伤,写出悲伤的文字,因为我想看我文字的人能懂我,我怕你们盲目的想去快乐,却忘了悲伤的感觉,悲伤能一个人坐着,去想过去,现在,未来。不能快乐的没有目地。
  生活过得好不好?不在于自已,而是现实,奋斗过谁没有,可是伤心落泪在于现实吗。
  
  篇四:支教的那些日子
  那天,你转身,月华满地,你的脸上却挂着泪水。
  你常说那条路实在太小了,小到只能容下两个人,你们不期而遇,又不道而别,你们只是擦肩而过。到底什么才是永恒的,你开始怀疑人生,你开始……。可你还是想静静地说起那个故事,那一场美丽的相遇。
  那天,你还像往常一样坐在书房里写作,还是一样戴着耳塞,一遍又一遍重复地听着班得瑞的钢琴曲《月光》。忽然另一种音乐传进你的耳朵,大概过了一分钟你才反应过来,楼下的电话响了,你拿着钢笔急急忙忙跑下楼梯,一看电话屏幕,怎么又是陌生的号码,希望是打错的,你顾不上那么多了。拿起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找谁?”你很客气的问道。
  “嗯····请问这是兰歆家吗?”电话那头是一个男生的声音,有点沙哑。
  “没有,是她伯父家,你有什么事吗?她去外面了,有什么话需要我转达?”我说得很慢,因为我跟上钢琴曲的节奏了,真丢人。
  “是这样的,我是他的支教老师,明天我有点事情,要外出一趟,不能去学校了,明天的活动就暂停了。”他的话略带点愧疚。
  “好的,等她回来,我会告诉她的,你放心走好,那我先替她祝你玩得开心!”说这句好的时候,我真的有点惊讶,想我这样冷血的人,也会说祝福的话,管他的,我又不是第一次伪装自己了。
  “那谢谢你啊!等确定好时间,我再···通知她。”他笑着说,语速有点慢。
  “不客气,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还要写作呢!那先这样吧。”我的灵感都快被他的话语赶跑了,我可不想再苦思冥想啊!
  “还有事,还有·····对了,你刚刚是在听《月光》的吧,我也很喜欢听轻音乐,你真有意思,打电话的时候也在听,蛮会享受生活的啊!那你先去忙吧。再见!”这下可完了,你刚刚把音量调大了,他会不会介意你的心不在焉啊!“后会有期”你放下电话,你从来就这么干脆,你可不想听到嘟嘟地忙音,影响你的心情。
  你摇摇头,望了一眼窗外,太阳就在你目光斜向的四十五度的方向,手心的温度也该发生热传递了。你低头看了看手中紧握着的钢笔,戴上耳塞,快步地走上楼梯。
  铺开稿纸,你咬咬笔杆,又把那段话重写一遍,这已经是第九十九遍了,那些字你太熟悉了,每一钩一点,一撇一捺都是一样,是啊!你写那段话的心情已经固定成了一种模式。是恰到好处吧。
  “三千过客中,总会等来一个契合心灵的知己,相知于今世,相约于来生。我愿用无数浮华的刹那,换的一个不灭的永恒。”
  一百遍了,属于你的故事很快会被改写,因为你的手已经不听使唤了,写下的字不再像从前那样冷冷的了。其实这一些并不足以让你改变,也不值得你去改变。只是其中还有一个故事,一个足以让你铭记一生的故事。
  那个故事是属于你们的,你做梦也不会相信那个结局似乎很完美的故事竟然还会有再续的时候。再续的部分还是你和他,至少刚开始的时候你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今后说起那个故事的人却只有你,因为他永远不会知道那天接电话的人是你。
  常叹命运的不公,常叹人生的短暂,常常因相遇而感动,也常常因离别而伤怀。故事的开始就像夏夜的天空一样,繁星点点,凉风习习,没有什么特别的。那时你毅然背起行囊跟着支教的队伍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开始了一个月的支教生活。那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空气中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满满是野花野草的香味,而是牛粪的味道。你有点后悔了,从小在城里长大的你怎么也习惯不了这种环境。
  一声清脆的上课铃,你抱着书本走进了教室,你是老师,十九岁的你,是支教队伍中年龄最小的。你上的是语文课,那不是你的专长,你只是想挑战自己。课堂的秩序一直让你头疼,这也在你的意料当中。
  第一节课终于下了,你的心却莫名的不安,因为你的紧张,因为你的冷漠,因为你的不在乎,你感觉都是因为你让这节课失败了。你落寞的表情让他注意到了,他望着你微笑,你朝他点了点头,便快步地往办公室走去。你觉得他是在讽刺你。办公室里空荡荡的,你的心也如此呵!只是办公室里的一切摆放的那么整齐,而你的心呢?莫名的乱。起身,走向阳台,望着远处的山,山的那头不时传来鸟儿悠悠地低鸣。
  “嗨,你还好吗?”那声音怎么和那一丝微笑那么像啊!冷漠。
  “嗯,我没有那么脆弱啦。你去忙吧!”你头也不回,眼睛一直盯着远方,不晓得他是不是在跟你说话。
  “我想你并没有属蛇吧?怎么说话那么冷血。怎么说也该回头看我一眼啊!”他说话倒是有几分幽默的。
  “蛇会说话吗?转基因啊!说你笨,一点也不为过。”你苦笑着转身,他又是那副模样,傻傻的笑着,不时还摇着头。
  “是呀,我是很笨,我没有生物细胞啊!”他苦着脸说道。
  “啊?!难不成你是木头人。这也不对,你还会傻笑呢!怎么会没有生物细胞呢?我看是细胞太多了,你很舍得笑破几个啊!”我冷冷地说着,如果这也算幽默,那也只能是黑色的了。
  “哈哈!想不到魂儿丢了的你也挺会开玩笑的啊!傻瓜。”他像是找对了感觉,说得如此自然。
  “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傻人有傻福的吗?我的福气也太浅了,连你都说破了。”你觉得有点说不过他了,事实上你是不想开口说那么多的话,累着呢!
  “看来我们还挺默契的嘛。”他的声音很是低沉,像是在对自己说。
  “好啦!就别再挖苦我了,谢谢你的关心,总行了吧,我该走了。”冷漠可真成了你的代名词。
  “要我怎么说你才好,还真的很心疼你呀!可你怎么不领情?为何那么冷漠?”他总算说出他心里最想说的话了,这样,他该感谢你吧!呵呵
  “你的话我会记住的,你的人的会忘记的,好啦!我先走了”说走就走,你头也不回。
  回到宿舍,你在想,当老师谈何容易啊!那些学生都只是十二三岁的孩子,正属于叛逆期,他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都还是萌芽阶段。他们需要一盏松明,他们想当勇敢的夜行者。看着他们稚气未脱的脸,你的心软了,课堂上他们的吵闹也并非是无理取闹,有时候也在争论一些问题。可一开始真的是你错怪了他们,漠不关心的眼神,在讲台上唱独角戏。于是,你费劲了心思,像当年爸妈哄你留在家乡上大学那样,不厌其烦的哄着那些孩子。孩子们很听话,你也不再为上课而烦恼。支教结束后你自己想着都感动,那是你有生以来那么用心的去做一件事。
  从那以后,你们偶尔在课间聊上几句,都习以为常了,有时候也不需要言语,点头,微笑。你总被学生们围着,问一些简单而有趣的问题,他有时候也会在旁边捂着嘴巴偷笑。
  兰花的芳香弥漫着整个校园,有一种心情又被想起,那是思念的心情。有一段时间,对兰花特别着迷,兰花盛开在夏秋之交,惦记着兰花的花期,却忘了时间的线条已经随着秋风飘落。
  站在讲台上,你只有四十分钟,这四十分钟对于学生们来说有多重要,你要控制住自己地情绪,你要学会忍受,你要把他们当成是自己的兄弟姐妹像某天从一个孩子口中听到的:如果有一天我不再是学生了,也不晓得以后的我是一棵小小的苔藓,还是一颗参天大树,回报给大自然的一样是生命的绿色。我一样为自己而骄傲。多好的一个孩子!你的内心因此而震撼着。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最后的欢送会定在一个风轻云淡的日子。那天你们都去了,为了和孩子们说一声再见,也为了听听学生们的心里话,他们就像是自己的弟弟妹妹一样。只是离别的歌总在心里默默地唱,午后的阳光好刺眼,不觉弹破了充溢在眼角的泪,顺着脸颊落下,淌成一首无声的歌。说一些遥远的事情吧,那些退去了颜色的岁月里,只剩下一只燃烧未尽的蜡烛,很想知道,那一句“再见”到底有几度?为何说出来的时候,你们的脸上满是湿湿的痕。
  一本书,一支笔,一个梦想,一段有笑有泪的故事。望着他微微发黑的皮肤,你嘲笑道:“俗话说啊,最肥沃的是黑土地,阁下你也太贪了吧,今生有幸欣赏已经很不错了,还偷偷地抹了一身。”
  “不愧是教语文的,好样啊!”他坏坏的笑着,似乎发现了新大陆。“咦?不对吔,什么黑土?还真是入乡随俗,土里土气的,我那是因为肚子里的墨水太多了,溢出来的,不信你闻闻看,是不是有一股淡淡的墨香?”他朝你眨眼睛。
  “是闻到了,只不过还掺着汗水味,是不是你又想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王羲之在洗毛笔的时候,他衣襟的汗水一不小心滴到了河里?”你自认为心理学修得不错。
  “冰雪聪明啊!可我还需补上很重要的一点,听好了,我是王羲之再世。”说话像吹牛一样,你顿悟了,原来天一直是这么变黑的,是他把牛吹上天地啊!可是想想看,你们怎么挺像唱二人转啊!
  “你看你,老师才当一个月又想改行,当幻想家啊?身上的汗水味还浓着呢!赶快回去洗个澡吧。”你挤了挤眉头,总算把现实从幻想里挤回来了。
  铃铃铃…。。
  又是谁的电话啊?吵死了,害得你又把灵感丢了。你才懒得去看电话上的号码。拿起电话,长长的“喂…。。,你好”
  “请问是兰歆伯父家吗?我是她的……”肯定是他打的,一年了,哎
  “支教老师陈……”你差点说出了他的名字,幸好你一时想不起他的大名了。否则丑大了。
  “哈哈!一定是兰歆跟你说的吧。是这样的,明天我们支教老师和学生们一起搞活动,希望你们家兰歆能准时到校。”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自恋,真受不了。
  “遵命!没什么事了吧,我可要去写作咯!”还是梦想万岁啊!
  “好好好!对了,那首《月光》真的很好听!谢谢你!再见咯!”他总是那样爱幻想。
  放下电话,你习惯地戴上耳塞,继续听那首《月光》,此刻,你觉得他就像月光一样,忽明忽暗,那是阳光的忧伤,在夜里显得格外美丽。相遇,相知,却不会相许,那都是命,冥冥之中注定擦肩而过。
  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你总喜欢关上房门,你总觉得这样会比较有安全感。门被关上了,你的心才会平静下来,时光在门缝下无声无息,你知道的日子总会远去,不管你在不在乎,也不管你愿不愿意,它只会越走越远,而且只有一个方向:向前!
  今年夏天,你没有去支教,也没有见到他。原以为再也没有他的消息,可是你们还是相遇了,在电话里,你们只扮演着属于自己的角色,他是兰歆的老师,而你是兰歆的堂姐。
  是呀!那个看似已经有了结局的故事再续了,只是余下的部分由你来诉说。想着现在的他一定又被晒黑了吧,是黑土,还是墨水?都已经不重要了。
  后记:常常在想,大学生活的两个暑假,我是否过得开心?或许我是幸运的吧。当了两个月的老师,还是那群可爱的孩子们,他们今年要升初三了,是呀!他们的初中生活即将结束,我真的很幸运,陪了他们一起度过了两个暑假,看着他们那稚气未脱的脸,让我想起了初中的时候,那是我也和他们一样喜欢象棋,有一种不服输的勇气。在此也祝愿我的学生们学习进步,永远幸福。
  总想留下点什么……故事里或许会有我的影子。期待和你们一起分享…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3310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