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茶品的文章

时间:2017-12-14    阅读:11 次   

  
  篇一:茶品

  我不喜欢喝茶。
  不是因为茶不好喝,而是没有那份闲情雅致。看到周边的人端着茶杯,幽幽地吹着茶叶沫,觉得那是一种享受,而我却独不喜欢这样的享受的。在我的生活里,也许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品位吧,我是没有品位的人。
  我不喜欢喝茶。
  不是因为不口渴,而是没有那份耐心。口渴的时候,只是痛饮一气,根本不管它是开水或是生水。只是那样随意地,自在地端起水杯,昂首而饮。
  也许,我并不懂得怎样生活得更好,只是这样在路上匆匆地走着。
  也许,我并不懂得怎样才算有品位,只是这样肆意地枉费心机。
  有人爱说,茶品就是人品,品茶就是品人生。可是人生的道路在我看来是那样的扑朔迷离,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品味的。同样也没有哪位圣人能对自己的人生之路进行预言。所以,我们只是在为喝茶而喝茶。
  有人爱说,茶叶是经过多少工序完结而成,里面凝聚了多少人的心血,凝聚了多少工夫。可是,茶叶只是茶叶,还是那片从茶树上采下来的叶片而已。
  有时候,看不清自己,弄不清自己属于哪一类的人。喜欢热闹,又喜欢清静;喜欢交友,又喜欢独处;喜欢人前显弄,又喜欢不被关注,这也许就是这类庸人的表现吧。
  有机会,一定静坐下来,沏上一杯茶,幽幽地享受那份特有的茶香,也学着做个有品位的人。
  因为我也热爱生活。
  
  篇二:略谈茶品

  几天前,一个朋友从远方打电话给我,诉说她家乡的一个朋友以陈茶充新茶,以高价位卖给了她的另外几个朋友,而他们双方的认识又是她从中介绍的,这让她很尴尬,很恼怒。
  这就是“茶品”问题。常言道:“酒品看人品,牌品看人品”。同样,通过卖茶也能够看出一个人的灵魂来,看出一个人的人品来。茶叶是淡雅而圣洁的东西,卖茶人也应该淡泊与高贵,不要有意无意玷污了她。
  笔者有茶园百余亩,经营茶叶数年,但从未写过关于茶叶的文字。为什么呢?怕的是自己的文字功底浅,没有贴切的文字,而贬低了她,羞辱了她。而自己经营茶叶,更不敢以次充好,以陈充新。(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什么是“茶”?“茶”古时为“荼”。神农氏“日遇七十二毒,得荼而解之。”这里讲了茶的功效。《诗经》云:“有女如荼。”这里讲了茶的娇好。“茶”字,就是“人在草木间”,草木如诗,美人如幻。这是“茶”的自然之态,是“茶”本来的天人合一。
  说到“茶”,自然会想到陆羽。他一生嗜茶,精于茶道,写了世界上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故被誉为“茶仙”,尊为“茶圣”,祀为“茶神”。
  这是他学术的一个成就,但这只是一个方面;而我更欣赏他的另一个方面,那就是他鄙夷权贵,不重财富,酷爱自然。
  据传,唐代宗曾诏拜陆羽为太子文学,又徙太常寺太祝,但他都未就职。“太子文学”是什么官?“位正六品下,分知经籍,侍奉文章”。“太常寺太祝”又是什么官?“太常寺:卿一人,正三品”。面对这样的官他都不做,这是何等的坦荡与高远?
  而真正能够表明他心迹的是他的《六羡歌》,即:“不羡黄金罍,不羡白玉杯。不羡朝入省,不羡暮登台。千羡万羡西江水,曾向竟陵城下来。”这表明了陆羽的恬淡志趣和高风亮节,他不羡慕荣华富贵,念念不忘的是故乡的西江水,自由自在,无牵无挂。
  子曰:“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弃之,不去也。”作为经营者,追求合理的利润,无可厚非,但唯利是图就不对了。
  既然“茶神”陆羽都那么淡泊,作为茶人,又何必要坑蒙拐骗呢?这岂不羞辱了他?还是讲点“茶品”吧。
  
  篇三:饮茶品人生
  有一天在茶社喝茶,那个漂亮女服务生问我们:“先生,你平常好喝龙井、铁观音还是普洱。”
  朋友是个幽默的人,故意说:“那你介绍一下龙井‘聋’到什么程度?观音跟你铁不铁?普洱这只‘耳朵’是不是还能听得见?”
  服务生有些茫然,有些惊讶,又有些忍不住要笑,她还是强行抿住嘴巴没有笑出声来,眼神里却分明已经是笑意满盈。依旧表情甜美地说:“先生,龙井和铁观音是茶的名字。”
  我知道服务生没有明白朋友的意思,我赶紧笑着说:“我们是想让你介绍一下你现在茶社里茶叶的成色。这位先生自然知道你说的是茶的名字?”
  女服务生依旧微笑地看着我们这两个奇怪的客人,微笑着说:“我们茶社的龙井全是今年明前凤舌龙井……。。”
  朋友笑着说:“听说过乳峰龙井,倒没听说过凤舌龙井。”
  “凤舌龙井与乳峰龙井有相似之处,只是凤舌龙井的采摘要求是采茶的姑娘要全部用嘴唇采摘茶枝最上面最嫩的那些茶叶制得的。”服务生依旧微笑着给我们介绍。
  我跟朋友自然知道市面上没有什么凤舌龙井,只是茶社自己的一个噱头。我跟服务生说:“那就品尝一下你的凤舌吧。”
  朋友笑着说:“还有你这种流氓,当众调戏人家的服务生。”
  三个人都笑起来,女服务生笑着说:“两位先生稍等。马上过来给您泡茶。”
  朋友说:“服务生是个新人,之前来的时候没见过她。”
  很快,服务生端来茶具和茶叶。服务生用热水开始洗茶具然后温杯。手法看上去相当熟练。晶莹的茶具上开始袅袅的升腾起热气,服务生拿瓷质的镊子拿出一些茶叶放在冒着热气的茶壶中,盖好盖子,开始置茶。少许一股清香随着茶嘴的方向飘散而出。
  朋友吸了一口气,说:“气味浓郁,茶中上品。”
  服务生轻轻地笑着,说:“水温在90度冲泡后的茶叶香味浓郁,口味甘醇。”
  我问:“用的什么水?”
  “山泉水。水质甘冽。”随后,服务生打开壶盖,双手举杯在我们两个人面前。我不知何意,拿眼看了一下朋友。
  朋友凑上前去看了一眼壶底说:“状若花裂,一旗一枪。叶面嫩滑,不错。”
  我才明白朋友是在闻茶、观茶。
  服务生眼神中露出由衷得敬佩,意思是遇到了行家。估计小女生很庆幸自己没有拿劣质茶叶来糊弄我们。
  热水在茶壶中冲撞着翻腾起来,茶叶也如鱼儿般的随着水浪翻滚着。八分满,茶水随着热水的停滞,茶叶也静止的站立在水中待命的样子。服务生拿起茶壶再把茶水倒入加了滤网的已经温好的茶海中,茶香便从茶海中散发出来。服务生把滤网上散碎的茶末收拾起来,把茶海中的茶水倒进我面前的茶杯中,茶水在杯中打了个旋,热热的香气就升腾进了我的鼻子里。
  朋友端起茶杯看了一下晶莹的茶水,微微地在茶杯里吹了口气,闭上眼睛拿鼻子轻轻闻了一下,然后抿了一口,很享受的让茶水在嘴里转了一圈咽了下去。稍后,朋友又咽下了几口唾液。
  我偷偷瞄着朋友喝茶的样子,心里有点好笑。但是还是学着他的样子喝了一口茶。
  “茶香满口。”朋友有些感叹顺口说。
  “口水满口吧。”我轻声说。我心里想:“再好的茶水也不至于香的连口水也咽下去啊。”
  小女生笑出声来,我心里倒是高兴,心想:“你为你是行家,这会儿喝茶的样子还是被人笑话了吧!”
  “凤舌龙井,的确品尝到了少女口水的味道。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朋友公开开起了小女服务生的玩笑。
  小女生依旧微笑着替我们冲泡着茶叶,说:“三口不忍漱,老板您是喝茶的行家。咽下几口口水品尝回味口中茶的余香。喝茶贵在会品,而非一饮了之。看来您常喝茶。”
  听服务生说着,看她偷偷看我的样子,我知道她的话分明是在笑我刚才的言论,知道我不会品茶,而不是我的那句‘口水满口’引出来的幽默。
  这句话实则是在人家面露了怯,满身的血就冲上了脸膛,又红又热的难受。“这茶挺热的。”我掩饰着自己在小女生面前的尴尬。
  朋友看我的样子也笑起来。大家在玩笑说话的中间,茶已经冲了几个来回。小女生笑吟吟的问道:“两位成为朋友已经很多年了吧?”
  “你怎么知道?”我问道,“我们的确相识很多年了。”
  “交友就如这品茶,新结识时,意气相投,醇香满口,每一次见面都如第一口茶,三咽其味,常常品味朋友带来的新鲜与淳厚。但是茶叶泡的时间久了,茶的味道也就越来越淡,最后茶水归于平淡,终于成为一杯白开水。而这杯白开水对于生命来说,却是不可或缺。当你的这个朋友成为你生命中的不可或缺,而他对于你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味道。因为他的一切已经活在你的生命里。从此以后两个人或许很多年都不用联系都不会相见,但是每一次相见却彼此心意相通。这应该就是人常说‘君子之交淡如水’。因为你们两人饮茶期间交谈并不热烈,却能一起喝茶,互相帮助解释别人不明白的语言。我断定你们已经是相交已久的朋友。”
  朋友跟我听完小女生的话,都相视微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却都想着这么一个卖茶的小女生居然能讲出茶中悟出的人生,我有点自叹不如。
  
  篇四:一个人的时候泡一杯茶品
  一个人的时候泡上一杯茶,是一件极其享受的事情,看着卷缩的茶叶,慢慢地舒展开来,那些沉寂许久的生命仿佛间又复一活了,在水里继续它们宁静、细致的生活,在我悠悠的思绪里,也随着它的舒展而好起来。
  我是一个在茶园长大的孩子,记事起,我们院子的附近就都已是茶园了,山上是,山下也是,坡上是,坡下也是,从小小几片叶子的茶苗,到几十年“茶龄”巨伞似的老茶树是“应有尽有”。
  茶树是扦插育苗的,初夏时节,选当年生的茶枝,每三片叶子剪成一段,然后扦插在专门为育苗准备的黄土畦中,架起遮-阴-棚,再覆上黑纱网,次年茶苗便可以移栽或出一售了,然而种植茶树才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种茶不像种菜简单,待种茶的空地必须先整理平整,然后要像挖地基一样挖出一条长而深的沟,在沟中施入菜籽饼和稻草,重新填入土方可种植,种植完后,再覆盖上一层稻草,之后几个月的任务便是每天浇大量的水了。
  茶叶的采摘从每年清明前就开始了,采茶的姑娘们则是茶园最美的一道风景了,十七八岁的采茶姑娘,如那茶芽儿一般娇一嫩,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身背“大肚小口”的竹篓,头戴莆草编编织的帽子,燕子般地穿梭其间,点缀于绿色*的茶园,不时可以听见她们传来的欢声笑语,不知是又在谈到哪家的情郎了,
  采茶从开始用手指捻茶,到后来身背大箩筐,用大剪刀剪茶;从开始每人每天只能采一茶缸鲜茶,到后来的几箩筐,茶的品质就出来了,清明前的茶,谓之“明前茶”,闻来清香扑鼻,品则回味悠长,可算是茶中的极一品了。
  新鲜的茶叶一般都是上午采摘,下午就赶制成干茶了,最多也就是晚上加工,一般是不隔夜的,炒制师傅双手在炽一热的锅里灵活动翻转着茶叶,速度快而匀,制茶要经过杀青、定型、炒干等多项工序,根据等极的不同,茶可以制成条状的或是螺旋状,而茶的制作工艺直接就能体现它的等级,再而决定其价位。
  泡茶,讲究的人也兴茶道,然而,我却只会将茶放入杯中,再倒入开水而已,自小在茶乡长大的我,喜欢喝茶,喜欢绿茶的清爽,我不懂红茶的浓郁、花茶的芬芳,渴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喝,解渴,品茶则如同喝酒,要的是一个情景,一种氛围。在喧嚣都市觅得一片静地,与三五知已,品着一壶清茶,或静静地,透过玻璃杯凝望那绿色*的茅木萌芽,花香遍野;或细细地品味,从开始时的强烈浓郁,到醉人的香甜,直到最终归于平淡,无意间也许会想到我们的人生,我们的。
  泡上一杯,放上几曲老歌,我总是任思绪随着冉冉的香气四处弥漫,在这怀旧的氛围中慢慢升起,脑海里也不禁勾勒着自己以前的回忆。光-阴-似水,不经意间,时间就从指缝中缓缓淌过,就在这喧嚣的红尘之上,就在这渐平谈的日子里……逝去的日子如烟如雾,差一点就被微风吹散了,而家乡茶园留给我的,只有那永不褪色*的回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682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