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恋歌的文章

时间:2017-12-13    阅读:12 次   



  篇一:矿山恋歌
  朋友,你到过矿山吗?提到矿山,大家都会想起一句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我从十岁起在矿山长大,深知这是对矿山的真实写照。但是,因为那里有我的家,有我的爸爸、妈妈,所以我深深地爱着它。它地处海拨2500米的大山之中,气温低且空气潮湿,常年有大雾,冬季还会结冰。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冬季矿山的早晨是与众不同的。记得我读小学时,学校正对着一个大山坳,早上八点多钟,正是早自习结束后,我会走到学校门口,眺望远方:此时太阳还未升起来,山坳间总是有很厚很厚的白雾,隐隐中透出淡红色,象小姑娘红红的脸颊,太阳再慢慢升,它给白雾镶上一圈金边,接着金边范围扩大,白雾变成淡橙色,一瞬间,淡橙色的雾翻滚起来,仿佛沸腾了,象奔腾的黄河水,象厮杀的古战场,象奇妙的天上人间!刹时,太阳冲透雾层跳上山头,刚才还在变象万千的雾层消失得无影无踪,仔细寻觅,只有在半山腰还存着白飘带似的一丝丝一缕缕。每每这个时候,总让沉醉在美景中的我回不过神来,总疑心刚才的一幕是好梦一场。如果这时走到草地上,会看到草地上有一层透明的、薄薄的冰,冰下是压弯了腰的小草,小草在晶莹剔透的冰层覆盖下,绿得格外清新,轻轻用手指把冰层弄破,抬起一块对着太阳看,会看到折射的七彩光,而薄冰却化了,水顺着手指止不住的往下滴,不一会儿,只剩下脚下一淌水。
  因为“地无三尺平”,所以矿山上的居民住房大多依山而建,从山脚盖到山腰,有的打开后窗就是大山,轻轻一跃,就跳到大自然的怀抱中。而附近的村民大多饲养马匹,用来驮在山上栽种的作物。每到周末,是赶集的日子,村民们把自己种植的东西驮在马背上,运到矿山的集市上交易。这里的交易也很简单,不用称,只讲“一个多少钱或一捆多少钱”。彼时,问价声、汗臭味、吐沫子……充斥着整个市场,矿工们通常也不和村民们讨价,买了自己中意的东西掏钱离去。近午饭时分,家家户户炊烟升起,做了买卖的村民并不急着回家,依着松树或电杆,认真数着手中的钞票,偶尔眯眼看看空中的太阳,等身边马儿填饱肚子,才起身拉着马儿一步步走向回村的路。马儿脖上的铜铃随着马儿走的节拍悠悠作响,传得很远,只有地上马儿只剩的一、两根草诉说着刚才热闹的一幕。
  矿山人善良,矿山人朴实,矿山人只讲奉献,不计回报,几十年如一日地守着大山,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韶华。虽然我已经离开矿山很多年了,但我仍然深深怀念矿山的一草一木,一人一景。我永远也忘不了在那里——在大山深处,有一群可敬可爱的矿山人。
  
  篇二:冬日·恋歌
  冬的脚步,是谁的心跳,一溜烟的小跑,踢踢踏踏。
  时间一定是爱打闹的小狗,一撒欢的乱窜。你牵着它去溜达,却总搞不清楚,究竟是它遛你,还是你遛它。遛着溜着,岁月便爬上了你的脸颊,路过了青草香,醉吻了花瓣雨,走在尘世繁华,看这人海茫茫,说不定,转角就遇见了爱情。
  是啊,爱情来了。哦,悄无声息的。爱情,她一定是一只黏人的小猫,步伐轻盈,让你察觉不出一丝踪迹,却就那么真实的呈现在你眼前,猝不及防。你望着她那让人疼惜的盈盈目光,不禁又爱又怜,心里像是一只蝴蝶翩飞,没有风,没有声音,只有你自己能感觉到那柔软的翅膀一阵又一阵的扑棱,那是一曲梦幻的迷笛,奏响在内心的旷野里,悠扬绵长,久久回荡。
  屏住呼吸,我小心翼翼的聆听爱的心跳,生怕眨眼就不见,你的温暖。
  虽然是冬天,太阳在湛蓝的天空里闪耀,粼粼的光像是彰显生命的活力。是谁把冬日的暖阳做成了温暖的床,让我沉沉入睡,不愿醒来。
  习惯性的抬起右手遮挡在额头,我仰望着这冬天里的一抹蓝,阳光透过指缝,穿透我的眼眸,那蓝显得愈发可爱,暖暖的让人不由自主的沉醉,如你温柔细腻的爱,包裹住我的身体。
  眯着眼睛,我努力嗅着幸福的味道。嗯,是棉花糖的味道吗?不,是糖葫芦的滋味,酸酸甜甜。想起你在大马路边意犹未尽吃着糖葫芦的样子,扑哧,我便笑了。虽然只能对着空气,描绘想念的模样,此刻的你是否能感觉到我爱你的温度?
  冬天的步伐,虽然总是踟蹰,青鸟频探看,却总能衔回几枝翠竹印刻满相思,绽放的明媚,如大理的竹柳,即便是深冬,也满目生机。那些饱蘸情感的甜蜜,散发出温柔的墨香,熏暖我整个心房。
  想用阳光的温暖做辱被,让月色的柔美做凉席,那轻轻的摇摆的风儿是我们爱的摇篮,和着低低的万物合奏曲,亲爱的,入梦乡。
  黑夜晒下星光,指引旅者的方向,眼泪剔透了闪亮,哦,是恋意在心中的鸣响。
  谁用寂寞点燃了夜?烧成了白昼,和一地的思念。
  总是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电脑面前,静静的屏息,小心的守候,生怕错过你,哪怕一秒的误差。你总说我是小笨蛋,你早已等候多时了,其实,我何尝不是。你不知道,每一次等到你的兴奋,每一次守候的漫长。习惯了这样的依恋着你,喜欢缠着你每天给我讲完故事,才愿意说晚安。
  你总说,自己是不是很没用,总是这么依赖暖儿。可是大傻蛋,明明是我离不开。
  我知道,我知道,幸福总是很短暂,甜蜜之后是无尽的苦涩,然而为什么时间总是那么快,命运总爱多作弄?旷野的行旅者,你终将继续上路。我竭力掩饰自己的落寞,看着那串粉水晶的手链突然断落,你说那是代表你即将的离开,我突然就哭了。
  吹不散眉弯,几多愁,丰盈了相思,瘦了月,如银洒白头。
  究竟会不会有那么一场雪,迎接我,和我们?雪地上,一步一个脚印,真想前面的人是你,大大的身躯,遮住我小小的身影,我在你背后,踩着你的脚步,和你一起,路过白天,行吟月夜。你转过身,我正好跌入你怀里。
  想象总是很美丽,现实总是很残忍。你一定是杰克船长,盗走了我的心,却终将远离我的视线,航行在未知的海域。
  也许这就是宿命,一如白天永远不懂夜的黑,我永远无法理解,说爱我的人,总是无法给我承诺,总是选择离去。原来无法掌控的不是自己,而是被命运带来又带走的人。(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默默倒数你出国的日子,心却一点一点的沉落下去。我无法再掩饰自己内心的不舍和难过,虽然我明白你的苦衷,虽然我理解你的选择,虽然我知道你也不得已。
  或许需要时间,慢慢懂得。爱,不是一个时间的名词。说爱我,太潦草。还需要时间,慢慢证明。
  谁将相思拧成绳,情结百转亦缠绵,牵着你,挂着我。
  但把眷念研成愁,墨染一双罥烟眉,你在左,我在右。
  想念是一首歌,高低起伏婉转动人,前奏低缓,高潮热烈,尾声深沉。整个空旷里,回荡的都是我的寂寞。
  看着电脑,脑子空白。呆呆的,什么也不想做。在你忙碌着准备出国的日子里,我痴痴的回想你我之间的小甜蜜,一遍又一遍的细数那些可爱的美好。努力想要抓住什么,却也知道徒然无力。谁能告诉我,爱要怎样才能完整,究竟是怎样的魔法才可以将幸福诱惑进我的双肩?想起吕克·贝松的《Thebigblue》,乔安娜最后的对白,“去吧去吧,我的爱”,终于明白,你属于旷野。
  那么,去吧,去吧,我的爱。
  不想牵绊你,因为我希望你过的比我自由而幸福。你要知道不管你爱与不爱,或是走来,或是走远,我心里有爱,你就在心间,不管我们是否在一起,我心自暖。
  我想你一定明白,不管爱的人,去了哪,是否还爱着,只要我们心里有爱,爱的人,就从未走远。但愿时间的沉淀,能在你的记忆里,留下对我的思念。
  此刻,我已无法为你做更多的事,那么就让我为你点燃一盏心灯,照亮回家的门,让你不管去哪,心里都有个家。
  请记得,我一直在。
  
  篇三:秋的恋歌
  十几年前我就喜欢男中音歌唱家——杨洪基演唱的《秋的恋歌》这首歌,它是那么深沉、那么激情、那么令人陶醉。我口中唱,心里想,一遍又一遍呦,心语铿锵,热泪流淌。你听听吧,听我给你唱:“我们有过春的播种,我们有过夏的耕耘,相互依恋,相互依恋,迎来了秋的辉煌。我们走过泥泞的小道,越过崎岖的山岗,沐浴灿烂的阳光,也经受风雨的冲荡。啊!秋是美丽的季节,秋是收获的时光。我们享受秋的欢乐,独领秋的金黄。逝去的年华,染上了两鬓白霜。我们无怨无悔,向那理想的彼岸远航。。我们不能把秋留住,也不为秋的离去而悲伤。捧着秋的硕果,我们是多彩的夕阳啊!啊!我们是多彩的夕阳!”
  春失去了温柔,夏带来了燥热,秋又送来了凉爽,季节就是这么变换着,把日子推移。光阴留下了年轮,带走了容颜,留下了记忆,带走了依恋,只有浓浓的情感,还滞留在心间。广阔天地的飒爽英姿,边防线上的爬冰卧雪,戈壁滩上的风餐露宿,莘莘学子的寒窗苦读。那激情燃烧的岁月啊,有我们青春的火热与拼搏,有我们不倦地追求与探索。如今,梳拢着被岁月染白的青丝,细数着被年轮堆叠起的皱纹,我没有哀叹,没有悲伤!我不去听那南归雁的哀鸣,也无意追问那落叶为什么枯黄,我只爱看那多彩的夕阳。苏轼有诗曰:“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一年好景君须记,最是橙黄橘绿时。”我吟咏着、品味着。辽化老年艺术团有我的歌声,书画班里有我的涂鸦;太极圈里有我的英姿,社区老科协有我的身影;散文协会有我的老师,夕阳红网上有我的良友;重阳诗社放飞的诗情,《金秋》周刊登载我的文章。唱啊!乐啊!玩啊!学啊!当年的棒小伙,今日的老顽童……
  当秋色弥漫了天地之间,秋,就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线,我把我的歌声和着秋韵一起沉醉!唱着《秋的恋歌》,采风写意,吟诗作赋。古代有许多的文人墨客都写过悲秋、怨秋的诗句。李白的:“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不知明镜里,何处得秋霜。”陆游的:“叹老小筑依林薮,残年迫耄期。衣宽方觉瘦,步蹇始悲衰。”清·宋琬的:“山色浅深随夕照,江流日夜变秋声。”清·赵翼《野步》的:“最是秋风管闲事,红他枫叶白人头。”秋是美丽的季节,古人们的秋愁也好,秋怨也罢,都是境由心生,都是情的诉说。桑榆晚景里,我们迎来了秋的辉煌,只有我们才享受秋的欢乐,才独领秋的金黄。《秋的恋歌》给人以启迪,给人以坚强,给人以激情,给人以力量。你唱着它,秋风会送去满眼的思念,秋阳会融化心底的悲凉,秋雨会把你身上的污垢涤荡。在这秋的季节,你不会再伤感,不会再忧愁,只要你心中还有爱,还有梦,还有情,你的眼前就会闪亮:红的是枫,绿的是松,靓的是菊,美的是夕阳。你就会在秋风、秋雨里,秋韵、秋阳中,寻到欢乐,你就会结识许多新朋友,学到很多新知识,你就会高唱着《秋的恋歌》无怨无悔地向着那理想的彼岸远航。
  
  篇四:纯纯恋歌
  初夏的夜,有月亮爬上来,透过窗子洒着淡淡的光。
  我肘着下颚,以一种痴迷的姿态倾听,那棵结红色果子的山楂树讲述的一段纯纯爱恋。
  1974年的初春,一个纯美的少女静秋走来了,带着自卑和羞涩,她走入了一个小山村,走在了那棵山楂树下,也走入了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恋中。
  最初的相遇、眼神的交流、羞涩的笑语,少男少女如花般的心事在春天的油菜花中静静绽开,一首纯美的爱恋之歌就此拉开了序曲。
  那些忐忑的心情,那些无心的话语,那些躲闪的目光,那些由爱而生的妒意早把一个少女的情结显露无遗,而一节短短的树枝却丈量了一个少年手心的温度。他们静然相爱,默然喜欢,他用一件大衣包裹着他的爱,说出了最美的誓言: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对你,他宁可死,也不会出尔反尔。一件泳衣,一篮果子,一份牵挂,一份用心,他无时无刻都在表达着他的深情厚谊,而一个凄冷的夜晚,一张小小的床,一个普通的脸盆又把他的爱升华了,他用如此厚实的爱把她的世界点亮,又一起燃烧着他们的梦想,他们一起守望着这份爱,守望着那棵山楂树结出红色果子。
  只是生命充满了太多的变数,他要离开了,但他对她的爱从没停过,即使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他还在念着她: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
  他最后流下的那滴晶莹的泪,和着山楂树上摇曳的白色花瓣,完美的诠释了他一生的爱。
  听着静秋声嘶力竭的呼唤,看着少年两滴红色的泪,有东西哽在了我的胸口,但泪始终没有落下来。很多年了,总会有东西哽在胸口,但始终没有泪落下来。
  其实很多年了,总会有一些东西在拨动我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在一些静夜我总会听到一些优美动听的音符,就像今夜,这首纯美的歌又在拨动我的那根弦,那些羞涩,那些不安,那方似曾相识的手帕都曾真实的出现在我年少的时光里,还有那颗糖果,就像我渴望爱情的心一样渴望过它。
  只是很多年过去了,五颜六色的、各种口味的糖果摆在了我面前,我也有能力得到它们的时候,我的爱情却未曾真正的来到过,我的心仍如当初一样的在渴望,只是多出了一些苍凉。
  在这个物欲泛滥的年代,还有多少人在坚守着自己的精神家园呢?一个诗人说过,在一个物质浪漫的时代怀念精神浪漫,就不仅仅是怀念,更是一种坚持和追求。而现在,我只有在城市的一隅,像他守望诗歌一样,守望着我的糖果爱情。
  在那个贫乏的年代,在我们最初的悸动中,谁又能说这样的纯纯恋歌从未存在过呢?
  只是,我们再也回不去了!!!
  
  篇五:夏日恋歌
  你是我身上的一块瘀青,一碰就会痛。思念是我的发,慢慢的延长,遮住我的眼,凌乱我的心。
  你是深夜湖底的月,清澈里的透明,却只是沉默时的无奈。你是黑暗凄景中的微雨,水灵如泪一般,何时是止期?
  鳞格窗,窗前叶,叶上霜,霜上萤虫,微微闪动。清风兴,萤又舞起,入轩窗,把梦照亮。绮梦里,伊人醉,离人泪,风萧萧,雨飘摇,无声色,不胜伤。月儿又缺了,将伴你去哪片云彩。
  山前海,海边沙,沙上螺,螺中微风,轻轻呼吸。大风起,海浪又掀,入眼中,把心呼醒。寻梦中,金晖下,肝肠断,风凄凄,景凄凉,无情感,不胜愁。夕阳又下了,将陪你回哪段时光。
  ——2008。初夏
  那年,亦是初夏,而我也奋战在高考的前线上,可是那时心中的恋曲,不禁自己轻轻的唱出了声音,在黑夜里慢慢的回荡,回荡到天上的月亮,我的梦里,她的梦里。现在回味起来,就像是喝了一口沁凉的山泉水,淡淡的甜,转瞬,又消失不见,就像,那份青涩与懵懂。可,终究都不会忘记。
  再也写不出“深夜湖底的月”,再也回不到从前。
  如今恋,一丝眷恋,渐变为一缕留恋,已不是那水晶般的爱恋。而水晶,依旧剔透着各自的记忆,各自的心。现在,心里装着各自的爱,爱刻着彼此另一半的名字,彼此的眼眸也比以前更深情。结局,怎可说不完美。
  那时,不愿去想那么多,多年以后。亦如现在,不会去忆那么多,多年以前。
  因为经历,所以懂得,因为懂得,所以珍惜。珍惜所拥有的,你拥有的所有,都会是幸福。即使是简单的道理,若是不经过一番揪心,泪水的洗礼,怎会让人彻悟,并铭记呢。
  想起一首歌,叫童话;想起一种花,叫无果花。掬一杯清水,看着水影里的自己的眼睛,喝下蕴藏的深邃。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649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