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居住的街道

时间:2017-12-11    阅读:25 次   

  
  篇一:风居住的街道
  冬日的午后,风轻轻的掠过的街道。那裸露的梧桐枝丫,阳光碎了一地的光影。我在=寻找,寻找一片宁静,它在风居住的街道。
  不知是谁说过,风中的歌声是最动听的,于是我站在那。穿过悠长古老的旧街。我在听,听风。可是我听见了落叶的哭声,荏苒岁月,汉霄苍茫间,四季轮回那落叶飘零着一季又一季的哀伤。
  其实我们都一样,欢笑着别人的故事,悲伤着自己的繁华。我抬头仰望天空,想想星空下那忽然失去的流星一瞬间就远离了我们几光年。我惊叹,青春多么短,惊鸿一掠不过如此。时间不曾为难谁停留,它没有理由为谁驻足。
  站在街道,内心不断溢出蹭蹭哀伤。到底是时间太快,还是我们走的太慢。是我们追着时间,还是时间在追逐我们。突然想起了徐志摩那就难猜的诗:“我想知道风是在往哪个方向吹。”风就是这样,但它也有归宿,这条旧街,风居住的街道。
  我踩在街道就青石板路上,阅读着陈旧的文字,领略故事中佳人的微笑。只是,那文字太苍白,太轻柔,无不藏匿着有些不太明显的哀伤,那些无奈,太苍白无力。
  起风了,街道两旁的光秃秃的枝干在风中瑟缩。时间它一点一点的漏走,我想挽留,虽然我懂得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或许我想挽留的,不只是时间,更多的是青春。可它就像是离散的风,我注定把握不住,我只是在它们匆匆掠过之际,遥遥观望,虚无缥缈之际,怎么触碰,却是自己。
  总是在暗暗难过,这街,这旧街,显得那么的古老深沉。黄昏它一滴一滴的散落下来。我回头,身后的旧街,没有尽头。时间还是那样转瞬即逝,我知道一切总会有尽头。
  起风了,在风居住的这条旧街道。
  
  篇二:风居住的街道
  记忆的沙漏还是在不断的流逝,哪怕有一天全漏完了、全飘散了,我也相信,有些事情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
  ——题记
  现在才发现,我的生活又变成原来的样子了,就像沙子中的脚印,总有一天会被微风抚平。心里虽然觉得纯净多了,烦恼也少了许多,可总感觉空荡荡的。(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在阳光明媚的下午,站在阳光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影子。想起以前踩影子的游戏,不禁傻笑了起来。闭上眼睛,享受微风拂过的感觉,泛起了记忆的涟漪,一圈一圈在心灵深处扩散,没有止境。也许什么都不想才是最好的,想起来才最烦恼。
  也许我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或许是渐渐遗忘了。看到有人写着想回到过去的话,我不禁就会笑起来。回去了又能怎样,事实已经注定,回去了,只是把痛苦再重演一次而已。泪已经遗落在了过去的某个角落,再也不可能回来了。树叶在风中呢喃,他好像在倾诉着什么,可惜我听不到。雨打湿了,风儿轻轻拂去,又能听的到那银铃般的声音了。
  不知为什么,对纯音乐我总是百听不厌,也许那时候我的思绪才能飞得更远吧。风儿拨动着心中那根弦,如果是断了的弦,能够再接得上吗?或许能够接上,可也不是原来的样子了,变了,就回不来了。
  在心凋谢的时候,一起去风居住的街道吧。
  
  篇三:风居住的街道
  生活中,有一些细节,微小得几乎让我们可以看不到,然而,往往唾手可得的幸福,是从这些细小平淡的生活中获得。人的一生,虽然很短暂,犹如夜空即逝的流星,不管在何种年龄,都需要朋友,我们需要一些朋友和我们共同度过某些特殊的时刻,因为在我们的生命里,会经常有着许多烦恼与低落的情绪。
  很喜欢听《风居住的街道》,这是3岁就开始练习弹奏古典音乐的女子矶村由纪子与日本著名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共同演奏的曲子。她将钢琴的深沉融入女性特有的细腻在二胡的泛音延留中,或沉寂,或作轻微的回应清澈,温暖,淡定。
  整首曲子,动与静,温婉与低沉交相错出,就像两个恋人,相互爱慕,相互惦记,却是一个江南,一个塞北。而坂下正夫的二胡亦有着优雅而舒缓的气质,那是一缕相思,一腔柔情,一抹淡淡弥漫着的忧伤。更是一种直抵人心的美丽。我想只有听要是听得懂这首曲子的人就是有缘人,因为只有有缘人才能相遇、相知,相爱,更被其中的故事感动着。
  《风居住的街道》是钢琴和二胡的对话。钢琴和二胡都忧郁,二者结在一起像在做一次心灵的交谈。钢琴与二胡时而高扬,时而低沉,相互映衬,一个倾诉,一个聆听又有淡淡悲伤怜惜的和鸣。突兀的变调,短促的顿音。揉杂了所有一言难尽的疼痛与无奈、清醒与怨恨。思绪徘徊,柔肠寸断,无限惆怅。音乐的魅力就在此,钢琴与二胡凄美交织又无法重合。把近在咫尺又远在天涯的人生悲切,演绎得淋漓尽致。曲中的二胡声按照旋律听,应是二胡与钢琴共舞,钢琴比于二胡,如同绅士淑女,二胡的诉许伤感,几许情深,钢琴的聆听,几份痴迷,几份怜惜,几份无奈,似一对相知又无法相守的恋人,仅一次不期而遇便注定一生解不开的缘。但纵然千百万次的回眸,也无法圆梦一段牵手的人生。岁月的伤感,人生的无奈,尽在惆怅的琴声里,缓缓流淌。从此,潮湿了聆听者的前尘往事,那纷至沓来的情愫,让思绪跌进了一片迷茫,不愿醒来,山水万重,烟雨千声,只能隔着岁月的风尘,遥遥地相望几许情深,几许惆怅,不思量,自难忘。
  风儿,轻轻拂过;云儿,轻轻掠过。千言万语却化为青烟一缕,袅袅升腾的是思念的愁绪。二胡忧伤的曲调娓娓诉说,钢琴悠扬的弹奏默默陪伴。于千千万万中凝固时空惊鸿一瞥,相遇的美丽背后却流淌着哀怨、寂寞、伤感、回旋、缠绕、多情……轻舞飞扬着含情脉脉的倾诉,相知相悦的爱慕飘荡在空中无处安放。风居住的街道,一次不期而遇,刹那间,前尘往事,纷至沓来,跌进了一片怅惘。在这个浮躁的城市中,难得寻找一片心灵的宁静。当风把记忆吹醒,回到那条宁静狭长的街道,有青石板记录埋藏的故事。你,曾来过我的世界……
  
  篇四:风居住的街道
  霜浓叶重,
  分明是你掠过的声音;
  白雪飘飞,
  正如我灿烂如花的容颜;
  寻遍每一个你曾居住的街道,
  追随你千年的诺言。
  ——————-题记
  城市的街道像一块画板,被涂抹的五彩纷呈。曾想,和你在此,诗意的栖居;曾经,你是我梦想中的天堂,给过我飞翔的翅膀,而今它却凋零了我幻想的羽衣,不能再饰我于平凡。
  城市的生活里,常常会有破碎的阳光涂抹着凌乱的背景;嘈杂的车水马龙,机器声仿佛街道里伸张的黑手在吞噬着城市的宁静;黑夜里有人在香烟的烟雾缭绕里吞吐爱情;霓虹在闪烁里嘲笑海枯石烂山盟海誓的诺言;城市的一隅,有人穿过夜的寂寞,融入夜的激情,把它盛在杯子里品味生活;也有人在沉闷的空气里保持清醒,在音乐的背景里展示久违的浪漫。
  常常在忙碌和繁琐里,穿梭在高楼林立之间,那条你走过的街道,有风吹过。
  你离开后的日子,我依旧重复着所有你在时的忙碌和繁琐,挥洒着汗水做着一场又一场耗神的促销活动,你不在身边,压力大的时候,喜欢上轻音乐,喜欢上矶村由纪子,这个3岁就开始练习弹奏古典音乐的女子,与著名二胡演奏家坂下正夫合作了一曲《风居住的街道》,以她独特的音乐领悟力和敏锐的乐感,将钢琴的深沉融入女性特有的细腻,在二胡的泛音延留中,或沉寂,或作轻微的回应,清澈,温暖,淡定。而坂下正夫的二胡,亦有着优雅而舒缓的气质,那是一缕相思,一腔柔情,一抹淡淡弥漫着的忧伤,更是一种直抵人心的美丽。
  钢琴和二胡的对话,钢琴和二胡都忧郁,二者结在一起,像在做一次心灵的交谈,此起彼伏,相互映衬,一个倾诉,一个聆听,又有淡淡悲伤怜惜的和鸣。突兀的变调,短促的顿音,揉杂了所有一言难尽的疼痛与无奈、清醒与怨恨,思绪徘徊,柔肠寸断,无限惆怅,多象曾经和你的过往,凄美交织又无法重合,近在咫尺,散落天涯。
  掀开心灵的盒子,折叠生活的印迹,筛去繁扰的枷锁,留下的是你的影子——如风的身影,曾经在脑海里千百万次幻想过的那个熟悉。
  也许,是不经意回眸的瞬间。也许,是太多语言的沉淀和堆积,演绎着一份无言的企盼。那是水与火的交融,那是火冰释冰的铿锵。
  走过的日子,总是喜欢用目光搜寻。走失的岁月,也总是喜欢用文字堆积。而默契则是心灵的相交,眼神的心领神会,是无语的最高境界。走进光阴的胡同,是那条幽深而狭长的街道,是生命的沉淀抑或是生活中关于生活的诉说?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576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