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春天有点冷的文章

时间:2017-12-07    阅读:18 次   

  
  篇一:这个春天有点冷
  走出屋子的时候,才发现下雪了,是不是连老天都知道我在想着你,念着你,所以下起了雪。
  我随手拿出手机给你发了一个消息“如果想你了怎么办?”却没有期待你会回点什么/雪越来越大,;落在我的身上,落在我的脸上都没有融化,那是不是我未竟的眼泪,不肯落下,不肯离去。亦或是我想你的一颗心,懵懵懂懂,无法言语,有时候想你真的是难以说出口的一种痛,一种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悲哀,闭上眼睛静静地体会雪落在脸上的感觉,就好像你的手抚摸我的脸颊,就好像你的唇亲吻着我的脸颊,即使我知道这是我一辈子,一辈子的渴望,一辈子,一辈子都无法圆满的奢求。
  本来想坐车走,随后又放弃了这个决定,我打算还是徒步走回家,利用这点时间来想你,也叫雪花在脸上多停留一点时间,也让自己感觉在静默中与你缠绵,与你引颈相交。在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是在等着你,不管在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无论你走的多么远,你总是知道,总会有这么一个人一直在等你,在你回头的瞬间总会看到一个身影,一个默默而挺拔的身影在路口等你。而我多么希望等我的那个人就是你。
  我回头向后望去远远地或深或浅的地上留下了一串串脚印却没有你的,你知道吗?我多么希望我这一串脚印的旁边映着另一串脚印,而那个脚印是属于你的,亲爱的,我想你了,我想你了,在这个下着雪的寂静的夜晚,在这个春天,本应该是朝气勃勃的充满希望春天的夜晚,我想你了,想你让我疼了自己,想你让我忘了一切。眼泪就这么流了下来,在我的脸上刻下一道痕迹,它们和雪交融在了一切,而我知道,我们今生都无法真正的交融在一起,我们的爱情为什么这么悲哀,只是因为我是迟到的那个人就无法选择我今生的挚爱吗?就无法和你真正的在一起吗?就只能彼此这么悲哀的无奈的思念吗?
  不想问你,只能问我自己,不想叫你疼痛我也只能痛了我自己,爱一个难道有错吗?我只是默默的爱着你,我也只想默默的爱着你,我错了吗?不想在问我自己,不想问了,不想问了,心真的好疼,就这么爱着吧,爱你我甘愿心痛,只要能这么爱着你,只要在你的身边默默的爱着你,只要我的存在对于你来说是快乐的,我甘愿放弃一切就这么心痛的爱着你。
  
  篇二:这个春天有点冷
  今年的整个三月也许要在寒冷中度过了,每天呼呼地刮着的北风,让人着急,春天怎么还不来?但是周围植物的变化仿佛又在告诉我们,春天,好像也并没有来迟,难道没看到该开的花都竞相开放?该绿的叶都放心地绿着?一点也不惧寒冷!现在呆在室外,一边在料峭的寒风里瑟瑟发抖,一边还能留心周围的植被,还能找着春天的痕迹,已经不是一般的浓了。
  每每走到院外,都会为毓龙公园的东北角而驻足停留,情不自禁地隔街远眺园内的春色,一抹独特的春色。最外围是大片大片的竹枝,散乱而枯黄,里层是五六株绿杨柳树,枝头腾起道道的淡绿的薄烟,那样的绿很惹眼,绿淡到恰到好处,嫩到能在我们的目光里融化了。我想,这样的时光应该很短很短,因为很快随着枝叶的繁茂色泽便渐渐浓郁,会少了这份嫩气。再里层是一棵桃树,粉色的桃花开的妖艳,丰富了单调的色彩,在黄绿的间隙里隐约可见园内假山上的亭与树。和这片景致相对的,春意浓的不用多说了,青石板路边的迎春、红叶李开着满树满树的花,树下短暂的停留,花的芬芳足以让人不忍离去。可是,明明是阳春三月的天,春为我们呈现着丰富的色彩的同时,怎么也该温暖一下我们冰冷了一个冬季的肌肤吧?可天气和温度为什么会给人以错觉,仿佛还在冬余春始的那一段。愁容不展的天空和阴晦的天色,让人的心情也阴郁起来,不能不说这是一段错了位的春光,春天本该很温暖,如果可以不吝啬她的温度,我们会更真切地感受到春天。很明显,今年的夏天看样子要紧贴着冬天的屁股来了。我喜欢四季分明,就像爱憎分明,不喜欢不属一类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含糊其辞,弄得现在春不是春,冬又不是冬的。(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在这之前,其实我早已感受过了今年的春天,只是在千里以外的南方,春天或许还留在那里的山路上,留在深而杂乱的山坳里;留在烂漫的菜花地里。在驴行的路上,脱了外套和羊毛衫,逃避密探的追赶,紧张地在层层梯田里飞奔而上,面颊变得滚烫。沿着道道盘山公路疾走,走累了,停留在湖边,细润的风吹拂着面颊,阳光温热而不火辣,那分明才是春天。只是这样的春天只有2天,回到盐城的那夜,感觉又回到了冬天,直到现在冬天还霸占着春天的位置,赖着不走。看样子,所有的事都不可以重新来过,我们可以回味着冬,但忍受不了,在冬天快要退场的时候,而且春已经陆续粉墨登场,再一阵冷风又把世界吹入冬季。
  春天,特别是乡下的春天,一直折叠在记忆里。年少的时候住在乡村,偶尔的早起,让我对春的气息记忆犹新。黎明时分,天边刚泛鱼肚白,下床披件春秋衣就足以抵挡清晨的凉意,悄悄地打开门,趁邻居家鸭棚里的鸭子还没有全醒来的时候,好安静地感受春的味道。门前有大块的菜地,刚刚萌发的瓜秧茄秧上挂满了朝露,这样的时刻,连地里的杂草都觉得它青翠可爱,处处生机尽显。我还会到猪圈门前看看我亲手种的葡萄树又添了多少新枝,萌生了多少花苞?那根搭葡萄架的水泥柱是我和弟弟在父亲的指导下操弄出来的,虽然很粗糙,但深埋在地下,足够承受起整个架的重量。黎明时分的麦田是处胜景,薄雾浅浅,把目光投向远处,视野所及的范围,青嫩的麦苗仿佛就生长在雾霭里,再远的地方,夹着些乡村树,远方的村庄很依稀。漫步在田埂上,松软的泥土因为我的脚步而变得更加细碎,随意地抓一个颗粒,都可以轻松地将其捻成细尘。回味当年,仿佛还能嗅出的哪里的麦草香。等我跑完一圈回来的时候,天也差不多完全亮了,妈妈不知何时早已忙里忙外,而我会赶着一群半桩大的小鹅,重新踩一遍软软的田埂,带着它们去啃草……
  我喜欢春天的气息,却又不希望它永远驻留,那样就违背了大自然的规律,就像生活里的某些发生过的事,尽管很美,往往很少或者根本不能重头再来过一样,所以我一点儿也不喜欢现在的气候,我期望气温能快点升到该有的温度。要知道,我们的家庭烤肉计划已经搁浅好久好久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449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