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了的文章

时间:2017-12-07    阅读:15 次   


  篇一:我们回不去了
  “我们回不去了”这是张爱玲小说《半生缘》的结尾,女主人公曼桢对男主人公世钧说的一句话。
  世事如烟,随着时间的改变,有很多的事情,再也回不到过去了。相应的,世界在变化,人也改变了,也许人之所以会改变,也并不是他们自己心甘情愿,试想,谁不渴望永远呢?谁不渴望永远一份真真实实天长地久的感情呢?但是,生活也不会因为你不想怎样,就不会让其发生,难道不是吗?
  虽然,曼桢的话很容易让人感伤,但是,这何尝不是现实呢?是时间让他们相遇,相识,相知,然而也是时间让他们分开,分别,分离。最后,同样是时间,让他们再次重逢,可是一切都晚了,这一刻的到来,也永远永远的迟了,他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了,因为,他们有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孩子了。最后,“有些话来不及对你说,就这样擦身而过”,曼桢也只能用《擦身而过》这首歌来表达自己内心的不甘与无奈。曼桢与世钧,也只能默默走开,向着相反的方向。
  现实中又有多少人相遇了,而最后也只是擦身而过呢?这样的结局又发生在多少人身上呢?他们是不幸的,可是,现实中,也许有些人比他们更不幸,他们相遇了,可是却由于没有及时感知到,最后,也只能独自落泪,独自飘零。
  缘分,是一个多么令人向往却又多么令人沮丧的词,如果不是它,两个人可能这一生都不会遇见,如果不是它,两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受内疚的煎熬。因为,相识是缘,但是你不珍惜,缘也就不得不离你而去了。人们都知道这些,可是,为什么我们却又总是一次次的错过呢,一次次的叹息呢?是我们不懂吗?不是的,我们都懂,知识,很多时候,也许,我们都自己认为自己身边的人,今生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有什么变化的了,久而久之,我们也就不自觉的忽视对方,最后,也只能让缘分又一次擦身而过。这不是缘分的错。
  很喜欢这样一句话;如果你已经遇到你今生所坚持的爱,这一生一世永不变的真缘,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缘,不经意的错过就成为了偶然,而经的起时间的考验就是一生一世的真缘。愿你好好的珍惜缘分吧。不要不经意的让缘分与你擦身而过。有缘千里来相会,缘牵一线,不要让偶然变为惘然。
  擦身而过,是一种何其的悲,何其的苦,但愿人世间,人们都不会再和自己心仪的人擦身而过,人人都能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缘分,用心待自己身边的人,相约到永久!
  
  篇二:再也回不去了
  夜,依旧漆黑,街边空灵般传来许嵩那略带忧伤的嗓音,一首断桥残雪,凄苦离寂,忧畅黯然,着实把我的心带到了那个写满伤痛的月季里去了。
  那夜和今夜一样,天无星子,冷风呼啸。只因为有你,我并不会感到冷。反而觉得清冷的冬日,像阳春三月般温暖。
  牵手和你夜中踏雪行走,更是一种惬意的悠闲。只是你的脸色并不是那么的好,心神不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当时把你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以为你是受不了冬日的刺骨的寒冷,把我的大衣披在你的肩上,对着你安慰的笑了笑。
  你没有接受我的大衣,把大衣脱了下来,归还了我。
  我当时有些讶异,你从来不会是这样的。以前的你总是那么的温顺、亲切,今夜却是如此的陌生,像是两个不认识的人一样客气的让人难以接受。(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终于是你最先开的口,你说,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虽然你给我带来了许多的快乐和幸福,但是我们是没有结局的,不如就此作罢。
  我当时听到就呆愣住了,望着眼前不到一米的你,突然感觉你我之间像是隔着千山万水般远。刚才还是暖意四溢的心像是坠入了冰窟般。我裹了裹大衣,却发现依旧是那么的寒意逼人。
  我想我是听错了,靠前牵住你的手,想再次证明你刚才所说的话只是你的无心之说,却不料被你无情的抛开。
  泪水在我眼眶中摇曳,我不想问你为什么,我知道问什么你都会有借口,隐忍着泪珠看着你走开。
  直到泪水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才发现这一切的一切像是一场梦般,可笑的是,我是个做梦人。梦醒了只剩下了我自己。
  呵呵,我苦笑了一下,却是那么的难受。
  当薄冷的风夹杂着雪拍打到我的脸上的时候,恍然隔世的我收回了迷离的眼神。望着漆黑的夜和城市里微弱的霓红灯闪,我才发现原来我只是个孤家寡人。
  江南夜色下的小桥屋檐,读不懂塞北的荒野。
  梅开时节因寂寞而缠绵,春归后又开始湮灭。
  独留我赏烟花飞满天,摇曳后秋随风飘远。
  忧伤的旋律伴随着我的心伤再次响起,簇拥着风雪,飞上满天。唯独把我留在了原点,只是我再也回不去了。
  
  篇三:回不去了
  我们少有工夫去追究是什么时候、为了什么,自己开始怀念蓝青粗布褂、红肚兜,并使成为都市新一季的时装。由于如今的老人很难与年青人搭伙,觉得数米计薪的日子并未过去太久,有稻香蒸腾的午梦,企盼新年新棉絮的一枕是那么的蜜甜和幸福。
  后来他们离开了故家,来城里生儿育女,心里总还是以为乡土离自己最近,曾经烙下的生活方式于自己来说是顶可亲的。但尽管如此,一大叠日子下来,对现儿孙辈这一波,似乎是贴近自然的返祖风潮现象,还是禁不住好一阵迷惑……
  本来,这流阴浮漾,生活的变化正一点点向人展开它无边疆界的可能。青年人在昌与明的物质中享受高科技带来的舒适和便捷,在随意拼切的鲜活刺激的网络世界中寻找难以预计的新的视野,如果要他们用心去回看过去并亲近乡土,实是有点儿犯难。他们至多关心自己正居住的城市,不为追山逐水,难得回一次乡村,不要说模拟一下那儿的生存,忍将厚棉粗布换下,范师哲的轻裘薄纱,然后为了挤进城市的时尚主流,过精致考究的生活,他们倒真的受累了。
  世网尘劳,苦恼萦心,白天套装勒着脖子,电脑传真机器,他人手机一响,急忙去查看自己的,老板、客户、事务一大堆。忙是烦,回家睡袍裹疲惫,家门之外,皆成陌路。闲也烦……
  城市是繁华而便捷的,特别当它长到一定的规模和程度,似乎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它又是一个虚浮而隔绝的空间。精致的衣饰并不能告诉你对方甚至自己正生活得精致。休闲的打扮自然也不证明此刻大家正神清气闲、优雅而从容。彼此隔着衣衫,隔着几重山海?看似有足够的自由,何尚随时随地扩散着现代意义上的孤单!以至在几乎拥有了一切,包括一切流行的时尚,每每会有一种总缺少什么的感觉:“下了眉头,又上心头。”
  我们才开始想起那些披着宽大粗棉粗麻的、过着为绝大多数人无法理解的寒俭的贤哲们的教训。不是说俭朴是一切生活的常态么?适度的缺少会生产一种美丽吗?简朴的生活真的是生命纯度的标志么?这样一问自己,真让人有些震撼了。
  由此回过头去细想祖辈、父辈和自己年青那会简单而热闹的生活,它不温不火悠缓的节奏,直觉得比自己外取多于内营的竞奔,似乎更值得肯定,更有回味。自己追求的目标何其明确,但过程的本位和价值遗失在哪里。你还记得起来吗?
  就这样带着不乏反省和对当下生存的腻烦——那些乡人的日常生活,连他们的衣服用品,质原貌朴的乡土风景,见习的浮荇和潦草河泥,水岩泉边不用一分钱买的清风明月,重新开始有了可堪思量的意义。诺瓦里斯说“哲学其实就是乡愁”,海德格尔“还乡成为亲近本源之所在”,“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读了不少书的他们懂得对乡土的怀念可能比泡咖啡馆读流行散文,更容易让人从气质上摆脱一个白领或炒股赢家的自得。虽然做起来很难,但至少部分地实现也是好的。譬如在雨天,不去网吧去郊外,不穿套装穿一回蜡染的布衫。不过悖谬令人遗憾,对乡土的深远归复还得归功于人们对它的远离。像吃多了出炉的热面包尤其期待酒越陈越香。
  至于人们不能自禁地回顾过去,其实是对未来有过度的瞩望,正如一个人渴求那属灵的生活,只因其对物有过度的贪求。就直接指向今天都市生活鄙俗的一面。这本来夹杂着一个裸露的绝大的课题,只因自己于此并脱离不了干系,就不好意思再谈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449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