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阳台的文章

时间:2017-11-27    阅读:22 次   

  
  篇一:阳台风景
  总喜欢将阳台整理,打扫得干干净净,种植些花草蔬菜,摆弄些精致。春天来了,随意撒下些花籽,蔬菜籽。夏天到了,一阳台的生机勃勃,绿意盎然,清风微拂花香扑鼻。什么时候,角落闲置着一大青瓷花盆,用石灰将其下水洞堵住,储满水,投入鹅卵石,植入水草,市场买来金鱼,做成鱼缸。然后放置在吊垂的绿萝藤的浓荫下。快活的鱼儿游来游去,时而浮上水面,时而沉入水底的石缝中,又时而隐入水草中。
  所以总喜欢坐在阳台的藤椅上,迎着清风,伴着花香,一本闲书,一杯清茶,一份心情。
  更喜欢静静地站在阳台上。伫立在晨风里,迎接第一抹朝阳;沐浴在午后的阳光中,看云卷云舒;在落日的余辉下,体味“夕阳无限好”的意境;在群星闪烁的夜晚,看月圆月缺。在阳台上让思绪放飞,感受着自然界的阳光、清风、花香,感受着四季轮回中的美丽与凄凉。
  阳台,是一方幸福与温馨的天地。
  我和女儿喜欢在阳台上玩耍,做游戏,背唐诗,讲故事。会随手浇浇花,丢几粒鱼食喂喂鱼,有时女儿把小桌搬到阳台上来做作业。在闷热的夏天,也会把饭移到阳台上来吃,往往这个时候,女儿会胃口大开。
  什么时候,阳台的花丛中飞来了一只螳螂,碧绿的身体,鼓鼓的眼睛,三角形的头,一对丝状的触角,前脚有一对大刀,悠闲地在花丛中的枝叶间溜来溜去,样子可爱极了。这真是给我们了一个意外惊喜。我忙制止了手拿玻璃瓶准备捕捉螳螂的女儿,让它留在花丛中自由活动,不要困住它。于是,此后的时间里,我们不停地跑向阳台,观察着螳螂的行踪—跑远了,跑近了,还是停留着一动不动。一只小小的昆虫竟引起了我们如此的牵挂与关心,它的确给我们带来了乐趣。
  一方阳台,一块心灵的栖息地。生活是平凡的,这种源于阳台的快乐,用不着颇费心机,只要善于去营造,就会给生活带来一份情趣,给平凡的日子带来几多温馨,几多亮丽。
  
  篇二:阳台
  阳台的灯灭了,寿命殆尽。晚饭回来,我同阿峰,建豪一同合作,于是,十五瓦的的丢进垃圾桶,六十瓦的高挂阳台屋顶,一片光明,顿时生辉,格外新鲜。
  习惯从来都是养成的。想家的时候你会干吗?我会做家务,很享受这种感觉,在心的世界里,宁静,温馨,可以幻想一切美好的东西,可以充实的过好生活的枝枝节节。
  我提来热水,澡是洗过的,该洗的衣服床单也已搞定。干点什么呢?闲即无聊,环顾阳台,这窗帘有些碍眼。虽是整齐的顺在墙角,却能明显的看到“印花朵子”像是小孩子尿过的床单。这怎么了得,我那能放过这影响诗意生活的“秽物”,扯下来,洗了!
  建校十几年了,这窗帘恐是有些年头没洗了,真是不便形容!
  阿峰过来洗他的那什么,我也有了聊天的对象。我诗意大发,曰:“生活啊!就是窗帘上的挂钩,你不去数数,永远都不知道有多少,也像这细尘,不去洗,不知道有多脏…。。”
  看来这深赋哲理的感慨是多余的,这小子只是个倾听者,偶尔还“得,得,得…。”的敷衍我这友好的说教。
  一只碗在阳台的角落,我话题回转,“什么是生活?生活是一副碗筷,有我的一份,就有你的一份(当然不是只旁边洗那什么的阿峰),生活是冬的棉,夏的单…。。”(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感慨还没发表完,这小子就发表了他的意见,“这是首好诗,呵呵,不过只适合在北方、、、、”
  争论相继发生,看来这小子对诗的研究还有待提高,走南闯北的实践活也得多干干,哈哈!
  这洗窗帘的水大概可以写毛笔字了,单是从外形上就看的出,看来真的委屈了这美丽大方典雅别致的窗帘。哎,难道生活,本就如张爱玲所说“人生是一件美丽的睡袍,里面长满了虱子”。想到这里,鸡皮疙瘩顿起。
  如果说这窗帘是个美女,那我该是给她化妆的化妆师了吧!季羡林老先生说过,化妆分三种境界,“一是往往脸上化”,就像捋顺的帘子,看着舒服;“二是规律生活,补充睡眠有精神”,就像制作精美的帘子,美的有来由;“三是读书学习,补充内涵,这是给生命的化妆”,看来我是一个给她“生命的化妆”的那个化妆师,不折不扣还她表里如一的美,干干静静,清新洒脱,如此真实,又如此飘柔,如果说以身相许是她唯一能做的,这美女会感动的以身相许吗?
  从心的世界里拉回,阳台还是阳台,我还是我,不是生命的化妆师。只是这窗子有些不同,起码和左右邻居的不同,它更洁净,更有生活的质量。还是闲的无聊的前些日子,我刚从被窝里爬起来,便鬼使神差似地拿起抹布把擦窗子,里里外外,态度认真绝不含糊。十几个小时后,校园传出悲剧的消息,一女子轻生跳楼。和我擦窗子有关吗?没有!我在享受生活,她在摆脱生活,这生活都和窗子有关,一个观察世界,一个向往另一个世界。
  阿峰的活还在继续,我打乱走火的想象,说一个实际的想法,“阿峰,擦擦玻璃,我准备写一篇百科全书式的文章,名字叫《阳台》,给你50字的上场机会、、、”
  阿峰全不理我这调侃式的建议,“得得,还是你干吧,这才显得你的伟大、、、”哈哈,其实,
  活是大家干了,便宜我是占了,因为我不知道他们做家务时有什么样的心理活动,要拿出来晒晒也只有我这一点点的晒资了。
  “还是把镜子擦擦吧!”
  女人多是爱化妆的,她们都有一种家具,叫梳妆台。镜子是必备的,儿女婚嫁,做父母的都不忘送衣架,脸盆和镜子。爱化妆的人,他必定爱生活,起码,有这个表达的意思。
  照着脏兮兮的镜子,谁的心情会好呢?难道只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吗?擦镜子,静静的,看着舒服。
  我的未来,有一个家庭,那个家里有一个她。梳妆的人是她,收拾梳妆台的人是我,她营造美,我表现美,她把美表露在眉宇间,我把美藏在她心底的话语间。
  夜里的窗口亮着灯,有一盏特亮,特亮……
  
  篇三:阳台
  说起我的阳台,那就得从去年三月底交房后开始谈起,当时的阳台和阳台外的景物真是呈现强烈的对比。
  阳台虽朝北,但可得宁静。可观赏到小区内四季如春的景色,有时不经意间从三楼位置还可看到红色的小鱼儿在莲花池塘中悠闲地游来游去。再看看东边,却见到面对正大门的四棵尤加利海枣树,据知情人士透露,这样一棵从加拿大空运来的海枣树市值就要二十多万人民币,多么昂贵多么高大的树种啊。
  站在只抹着水泥地的阳台上,我开始捉摸着怎样来美化她,让她四季分明?哦,她的美可不能逊色于室内的装修,也不能被外面的景物给吞没了;她应该不象室内的装修久了让人生腻;也不象外面的景物超越我的经济范围而高不可攀;她应有朝气,有生命力、有她独特的功能才是。
  开始装修的日子里,打零工的外乡人找上了忙里忙外的我。“嗨,老乡,愿不愿意把我阳台上这条水沟用泥土填满啊?”面对一脸诚恳的我,几个年青小伙望着阳台外那条悬空的水沟,茫然的神情一时无法估算出需要多少袋的泥土。其实,我心中早有目测过了,便抢先一步开口说:“要么五元一袋泥土,但必须要装八分满,要么五十元价格包给你们填平,怎样?”他们几个商量后决定采取我的第一个方案,心中暗自佩服他们:那就是聪明人不做亏本的买卖吧。于是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三个力大如牛的小伙子就把我的阳台搞定了。哈哈,“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刚刚十袋子,正好五十元啊。大家各自高兴,感觉谁也没占谁的便宜。我也万分感谢他们,心想:假如叫我一个人去背,天!真不敢去想,非得使出“愚公移山”的精神不可!
  阳台的地砖我特意选了帕萨斯的牌子,一种有点暗黄小花纹,另一种是米白中略带点绿的那种,两种颜色交叉铺着,感觉好美好优雅。西边凹处刚好利用大理石彻成的单式水槽,以便我随时可以洗刷刷。水槽旁边放上一台用了很久的小天鹅洗衣机,墙上装个简易式的蘑菇型壁灯,漆上和物业要求相符的墨绿色小护栏,一切是那么的简约那么的方便。
  四月的天气正值春意盎然的季节。没几天就有朋友送给我一颗小小的海芋,我把她种植在填满山泥土的阳台水沟上,并陆陆续续地添加了好几种有毅力且生命力顽强的花草。但最耀眼的却要数这颗海芋了。
  六月的某一天早晨,突然间发现那颗海芋的四周变魔术似的冒出来四颗同伴,我感到又惊又喜,更是细心呵护她们。每天都发觉她们在长高长大,渐渐地,叶子象老人夏日里摇着的蒲扇那么大了,绿油油茂盛至极。每每工作压力大时,我便踱到阳台,倚着小栏杆靠近海芋,心境就好了许多。有认识我的人看到阳台上的这颗大植物,都夸我栽培的好,呵,我好象在那时被夸成植物专家似的浑身轻飘飘。每当我运动回来,经过小桥流水般蜿蜒的木步道上时,却总要抬头仰望自己的那个阳台,的确让人养眼让人欣慰。
  秋季渐渐来临,海芋还是那么傲慢地散发着她的魅力。我为乍来渐寒的气候开始为这些植物们担心起来了。于是更加小心呵护她们,除了每天喷洒清水外,更是仔细地为海芋擦拭着她的每一朵肥硕的叶片,为的是能够在我的阳台上永远绽放美丽。
  严峻的寒冬不屑我对秋的留恋,它无情地降临到了这个阳台上。无遮拦的阳台,任凭寒冷的北风蹂躏着海芋,仿佛要把她从这个阳台连根拨掉。每当我下班回来,看着一片片破碎的叶子,便心碎的不想吃饭,心情坏到了极点。试过许多种的办法都无法挽救我的海芋,难道她真要在此时离我而去了吗?也许,她该经历些岁月的创伤对她本身来说是有好处的吧,我这样拼命地做补救措施会不会太愚笨了?
  整个冬季漫长又凄凉,海芋的枯萎也意味着阳台没了往日的生机。只见那‘不怕死’的仙人球可爱极了,一个个头上顶着五颜六色的圆球,活象东方明珠塔上的建筑物牢固又有实力。她们才不怕这样的气候呢,哦,看到她们我的心情多少得到了些许的安慰吧?为了能逃避冷空气,我几乎不打开阳台的大门,除非叫洗衣机帮忙洗衣服。
  脱掉了厚厚的冬衣,温暖的春天再次光顾到了这个阳台。
  三月的早晨,当我庸懒地倚在墨绿色的阳台上,想着前几天为这些花花草草劳动着的情景,心潮不免有些涌动起来。茶花早已怒放着她的珠红色的美,清新的绿叶和花瓣一起滴着露珠,那可是我刚为她们人工美化后的效果啊!哦,靠西边的这颗蝴蝶花,不知为什么,开的全是清一色白色的花朵,让人不免联想到梁山伯与祝英台爱情结局中双双化为翩翩起舞的白蝴蝶……
  还没等这些花仙子们卸妆休息,五月的微风温情地唤醒了居中阳台的海芋。仍旧是四颗一起,她们生长的迅度飞快,决不亚于去年的模样!她的旁边靠东是玫瑰色的月季正在孕育着花蕾,好奇的我伸手轻轻地捏了一下那个比较大的花蕾,感觉还有点硬。想不到第二天早晨,当我拉开门帘,第一眼便看到了被我捏过的花蕾竟变成了盛开的花朵!推开门我兴奋地跑出阳台,低头便去吻她,心里甜滋滋的象灌满了蜜。
  六月了,海芋也开始孕育着她的并不漂亮的花蕾了——虽然花期短也不好看。哦,她的花形象极了五六十年代时农家人用的水瓢呀。可我依然最宠她,只因她的叶子最美最大,让我可以为她一起骄傲并无奈地一起心碎。
  阳台——象我的人生舞台,更是伴随我走过春夏秋冬的良师益友。
  
  篇四:我家的阳台
  阳台最多有五六平米。阳台上摆放着常年青绿的一盆刺梅,枝干虬结,蜿蜒盘曲。每年刚入冬就开始在枝干的顶端开出淡粉淡黄的小小的花瓣。刺梅花期长,从花开时起,香气就和寒冷一起侵入心脾,能和雪花一起浪漫,能听到新年的鞭炮,看到元宵节的烟花,闻过春天的微风,享受了夏日的骄阳,直到入秋,才收敛心性,默默地储存能量,静静的等待再一次的花期。还有一盆吊兰,几簇翠竹,这些绿色始终装扮着阳台的风景,打量着时或有变的四季风雨。
  阳台最西边布置了一个橱柜,里面静静躺着四季更替的衣物。剩下不大的空间被我安置了一个沙发,每有闲暇,常喜欢坐在阳台上读书。窗外鸟鸣啾啾,风声飒飒,间或有孩子们的嬉闹声和邻居们的招呼声传来,却并不觉得纷扰,反而更能静心,更觉得自己的幸福————能够和人们和平相处,独守自己的宁静和安闲,难道说不是一种幸福?
  下雨的时候喜欢让自己窝在沙发里,倾听着雨落在阳台上的滴答声,感雨滴飞溅到屋檐时好像笛音的清脆,体味窗外的碧草绿树田野农田,在雨的滋润下欢歌,在雨中风中快意的招摇,还可以听到树木庄稼拔节生在的声响。此时,世界俱寂,唯有雨声和心灵融合,觉得自己已和雨融为一体,自空中轻灵的落下,随风而来,伸出细弱的手,轻轻的抚摸着行人的脸庞,亲吻着自然的风姿。听雨读书,与我,是一种奢侈。捧在手上的书卷也像雨滋润着万物一样滋润着我,无我,无他,忘我,忘他。
  傍晚坐在阳台是更惬意的事。捧书在手,偶尔抬眼,极目远眺,习惯看远天的云霞。云卷云舒,花开花谢,此时在阳台交融,完成心理历程里最为完美的一刻。淡泊的心境,是我一直要追求的境界,宁静的意趣,是我一直所喜欢的远达。原本以为难以企及的一份希冀,原以为难以收获的灵性,终于,在极狭小的阳台,豁然,及至安然。
  夜晚,有月或无月都不要紧,夜的静谧一样紧紧的牵着你的心。遐想,就在夜色里展开,思念,也在夜色里铺展,让那些思绪随着夜的风,飘远,逸散,空气中都会弥漫着爱的味道。开灯或不开灯都好,喧嚣沉寂后的静美一样或左或右的陪伴着你。在夜色里和你遥遥相望,夜风捎来你的问候,甚至,可以看到你看我的眼睛,沉静,坦诚,熠熠生辉。对面高楼的霓虹灯永远都在安静的闪,似乎在告诉我不必惧怕夜的黑,告诉我深夜里也有温柔的光芒,暗夜里也有灯光陪伴我沉稳的安眠。它坚定的身姿在说:只要心里的那盏灯不灭,就没有风雨能够将它熄灭。
  老公喜欢在阳台上刮胡子。每天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站在阳台上,让自己沐浴在晨光之下,打开窗户,吹着凉爽的晨风沙沙的刮胡子。毫不矫情,毫不掩饰,爽朗而又自然。这一天的生活就在阳台上拉开帷幕,心情犹如阳光般闪烁着金光。
  女儿则喜欢在阳台上练毛笔字。站着,端着肘,一笔一划极具认真。做爸爸的就在身后轻声指点:这一笔再提一点,这一点很好,继续……,小女儿端庄的脸上便露出阳光般灿烂的笑。现在,她又喜欢上了架子鼓,无奈只好把我钟爱的沙发移出来,为她安置了架子鼓。听着她在阳台上叮叮咚咚的乱敲一阵,开心地把自己所学的歌曲全部倾倒出来,甚至自己编着歌词快乐着,温暖就在心底一丝一丝的泛滥。动与静,张与驰,力与柔,一点一点在阳台上展现。
  舞台和阳台,都是展示自己的空间。我在阳台上沉思人生的负重,在舞台上漫步生活的艰辛和美好,更在舞台上跋涉,苔痕丝滑,亦要闯过一个个沟坎,经历一次次挫折,又在阳台上感悟跌跤时的不屈和成功时的自足。舞台上我是骄傲的独舞岚者,阳台上,我又是自谦自爱自重自负的一个。物质和精神,社会和个体,就这样彼此交融,构成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主体。
  生活的舞台,要比阳台大得多。阳台虽小,却展现了我全部的生活和姿态。我在阳台上诠释着舞台上的人生,在舞台上重复着阳台上的心境,在阳台上演绎着舞台上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在舞台上舞蹈着阳台上的思虑和感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141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