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那些事的文章

时间:2017-11-24    阅读:43 次   

  
  篇一:那些人,那些事
  奶奶常说,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回忆自个儿的过去,想到以前的那些人、那些事。晚上,收拾东西,偶然见着了那本落满灰尘的留言簿,回想起那个属于自己的年代,一个人坐在床边,静静的摩挲···
  也许,就是因为那句“月满则亏”,高中我最得意的时候,也是我落寞的开端。不曾想却那段悲伤的日子,就像心里面的一块结了痂的疤,虽痊愈,但疤依旧在。那时的我们,就像SD所说的那样,“很怀念那时的日子,我们可以没心没肺的笑,无忧无虑的闹,生命在那个时候仿佛是飘起来的气球,欢快的飘啊飘,从没想过生命会有如此多的坎坷不平···”
  美好的光景总是不命长。
  一场高考下来,留下的只有我一人。从不曾想到我会败的如此“淋漓尽致”,连个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不甘于命运的抛弃,我只有奋力拼搏。记得李勇那时说过,人活在这世上,总有一样本事是你拿得出手的。既然高考不曾怜惜我这“苦命儿”,断了我的求学念头,我只好只身社会,力求不落人后。
  之后的种种离奇经历,又让我重拾求学的念头,因为我不信,也不甘心就这样被打倒,被抛弃。又一次高考,终于给了我些许安慰,不痛不痒的把我甩到了海南。
  或许勉强能算的上是天遂人愿,在别人看来,这已达到了目标或者要求了。可是,每当我回想起这一路来的代价,我觉得那是一笔沉重的债,周欣说,有些事适合当作回忆,不是两三天,而是一辈子。一场高考的奔波,让我丢了很多,忘了很多。
  曾有人对我说,孤独于我而言,会是一生的相伴,没有谁能照亮别人的心灵,只是彼此相处的时候,短暂的相知,温暖人生中的一小段时光,所以,劝我不要奢求有谁能和我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只是希望记得年少时,曾有过这么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
  聪明人,喜欢猜心,也许猜对了别人,却也失去了自己。傻人,喜欢给心,也许会被人骗,却未必能得到别人的。谁又说的清这其间的谁是谁非?
  我的世界,安静的等待着你···
  
  篇二:那些人,那些事
  兄弟生长于农村,以下诸位,大体上也都是乡下的孩子,也许不是一村,一乡,一镇,还毕竟是生于一县。更重要是大家有缘就读于同样的一所伟大的学校,“开化中学”。
  某次,携同几人,回校观光,在曾经的教室和宿舍旁矗立良久,心中颇多感慨,总仿佛见到了十几二十年后此地被拆掉的场景,如我印象中,在老家攀爬过的牛棚般事过境迁。那时,也许富态,也许落魄。
  我想猪是浪漫的,
  猪的浪漫在于,他愿意并且不惧于将自己的话告与人知,那样直白,那样坦荡。
  猪是实在是一个妙人,有他在,总不会觉得身边冷清,太多话语,颇多聒噪。况且,此人甚多是非,尤其是男男女女之间的纠葛,令旁人亦是纠结。妙的是,他从未有过恋爱,至今仍是单身;也许是,也许不是,谁知道呢!真不知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还是纠葛太多,“剪不断,理还乱”。后来,他远走陕西求学,据知情人透露,亦是止不住的招引狂蜂浪蝶,其乐融融。女人缘甚佳,令旁人羡慕。
  如今,常不能久聚,经常惦念。
  我想姜明是浪漫的,
  姜明的浪漫在于,每晚10点环在腰上的双手,一辆单车,一人骑,两人坐。
  姜明对于我而言,是神秘的,虽说我也稍稍知道一些他的秘闻烂事,并且总是在不经意时散布。我说我是一不小心,他们总是不信。
  我并不爱过问他人是非,仅仅对他,总是按捺不住心中那蠢蠢欲动的八卦念头。不过此人在未知时分与一女子坠入爱河,且于今年年初通报大家,此举令我觉得,甚好,且有所感慨,小子这回玩真的了。之后时间,此女子与我们混的亦是熟络,名燕,是个好女子。
  如今,二人甚是甜蜜,羡煞大便。(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我想大便是浪漫的,
  大便的浪漫在于,不粗犷也不细腻的外表下,着实有着一颗粗犷却细腻的心。
  大便此人,总归来说是一浪人,不是浪子的“浪”,而是发浪的“浪”。浪于言行,浪于气质,但并不浪于内心。但凡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此人痴情且长情。大便曾经和我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我的喜欢总来的莫名其妙,并且也走的离奇。但对大便而言,“喜欢”便是等同于“爱”,我的“喜欢”持续了一个礼拜,而他,“爱”了,便是四年。
  后来,大便在大二谈了次恋爱;后来,失了恋;后来,为了祭奠他这来之不易的失恋,我写了些句子;再后来,我把这些句子转赠了我自己;最后,我们都拨云见日,相安无事。
  我想芳姐是浪漫的,
  芳姐的浪漫在于,偶然的一句“晚安,明天见”,而我只一句“晚安”便带过。
  芳姐,是一个很重要的人,对我而言是,对所有人而言,也是。所以她比我们所有人都岁小,但我们都要称呼她“芳姐”。芳姐曾经也叫小妖,不过,我从未这么叫过。芳姐曾经很悲伤,因为她觉得大家分开了,从肉体的距离上和心理的距离上都是如此。于是,我只能安慰她说,“我们只是长大了,但我们仍然比很好还要好的朋友。”明明白白的,那些人,那些事,并不只是岁月里的一声叹息。
  现在,我依然如是说。
  如今,姜明的住所,坐落在我目光所及的三百米远处,大便的近些,是在另一头的两百米处,唯有猪,仍在我目光所不能到达的地方。
  我想我也是浪漫的,
  我的浪漫在于,我向往自己是一个浪漫的人,并且能与这些浪漫的人一起生活。
  接着呢,
  我想,生活总会继续,情节因人而异,
  也许哪天我在晒太阳的时候不慎从九楼坠下,做了个匀速的自由落体运动,
  也许死了,也许活着……
  
  篇三:那些人,那些事,已远离我们
  记得我们曾经发誓要记住在那里的一切,记住他的丑陋,记住对他的憎恶,记住我们永远也不要回去,可当我们离开了他,回到一个我们认为是属于我们的世界,一个美丽可爱的地方,那些曾经那么强烈的记忆却像细软的沙子在指间轻轻地滑落,那么自然,如此令我们快乐和自然。晓,你曾对我说过,你说,那些人,那些事,似乎已经离我们很远很远,越来越远,我们好像是泄干了所有原本打算要一吐为快的气力,不愿意去想,永远地不去想……
  我跟你的感受一样。不过我一直以来都不愿意背负仇恨的包裹,而是睁开我所有能睁开的眼睛,努力地挖掘,收揽身边的欢乐,用它们制成一种神奇的糖果,埋藏在心灵的一个阳光而舒服的角落,当需要的时候,便把他们好好地包装起来,送给自己或是周围我认为需要他们的人,以求自己或是他们能轻轻地抑或夸张地扬起唇角,钩勒出一个有彩虹色彩的弧线,眼睛满是银铃般动听的歌声,一种会让人越想探究就会陷得越深,却不会感到那种陷在烂泥里,努力想要拔出双脚而不如人愿的懊恼和痛苦,相反,是像徜徉在春日里那暖暖的阳光,身上的每根神经都像是被按摩过一样松散开来……烦恼和忧伤都消失了他们的踪影,即使那只是暂时。
  有时觉得自己贫穷得一无所有,除了那多少能给人带去一丝温暖和力量的笑容。我希望自己每天都很快乐,更希望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很快乐,比我更快乐,这样,当我感到累,累得无力扬起唇角的时候,我会从他们身上获取到能量,好让心之彩蝶翩翩起舞,带着大脑,整个身体旋转在一片愉悦的海洋。
  那些灿烂的笑容有一种对我似乎有一种天生的吸引力,以至于无论何时、何地,当我遇到他们的时候,我都会迷醉得一塌糊涂。每当这个时候,我多希望自己是一块海绵,或是宇宙中的黑洞,能把它们吸收,留住,或给我一个曾困住过齐天大圣的神圣袋子,好让我既能好好地珍藏,偶尔又可以放一点出来改善外面沉闷的空气……因为这种沉迷,我经常情不自禁停下我匆忙的脚步,甚至有一次是在马路上,只因为马路对面出现了抽空了我所有思维的笑容,幸而,有朋友拉住我跑了起来,要不然,后来我这样想,我准也会变成一只“美丽的蝴蝶”,只是可能没有人把我永远地安放在他诗歌的花园,用文字塑造我的永生。
  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很多也很少,可以快乐很难也很容易,我选择了最容易做到的事,最容易快乐的事,永远记得给自己,给他人一个灿烂的、温暖的微笑。也许没有人会记得你,没有人给你回报,可是你知道你很快乐,并使别人也得到过快乐,这就够了。
  晓,我记得我们在那个地方的时候,有一次受了很大的委屈,因为我们受到了无理的指责,尊严受到了践踏,我曾那么气愤地说,“我今晚要用笔记下他所有的罪恶,要不然,我害怕明天我醒来的时候,我总想着要挤出他的温柔来摧毁我仇恨的城墙”,我写了,但当第二天,他对我笑的时候,我还是“温顺”地服从了他所有的指令。你说我软弱,实际我是不想背负太多,既然可以以快乐,为何硬要弄到大家都不快乐呢?后来,当我们准备离开我们称之为“鬼地方”的时候,你不是一直在我面前细数他的好吗?那时我在笑,你以为我不相信你,其实我是在笑我们那脆弱得不堪一击的仇恨……
  如今,我们回到了我们认为应该属于我们的地方,我们都不自觉地吃下了一种叫“忘记”的药,它使我们残存的记忆变得那么美好,那么星光灿烂……
  那些人、那些事已慢慢远去,即使你曾经把不舍的眼泪,我曾经把离别的惆怅叹息留在那里。我们要记住微笑,笑的时候想起春日里懒洋洋的暖阳,等到了寒风凛冽的冬天,当我们神经质地拥抱时,会感到两颗心跳动的温暖!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065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