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早市的文章

时间:2017-11-22    阅读:7 次   

  
  篇一:早市
  说是早市,其实零点刚过,就陆续有小货车开来,而且买卖双方似乎早就联络好了,彼此的车几乎前后脚,并且根本不进市场内,就在宽敞的公路上借着昏暗的灯光有条不紊的卸货装货,麻利的数钱,几吨或十几吨的物品也许不消一个时辰就搞定,双方又会都疾驰而去。晚到的可能都难插进车与车的空档,以至于在路当央完成交易。诺大的一条公路约定俗成的分成牛羊,鸡鸭,海鲜鱼丸,糕点面包,猪制品,酱货等不同区域,许多包装箱都是破旧的,似乎都是冷库积压很久或是超市过期撤柜或是一些养殖厂的病死禽类,而一些崭新的包装物则大多是一些地下黑作坊的产品。因为它们似乎都心知肚明,开箱多是过数根本不过问检疫证类的话题,那怕那编织袋流出的血水以发出恶臭或塑料筐里的肉品以然变色,而且许多车都不带车牌,买卖双方的话都极少。可据说这个城市许多的小饭馆,火锅店,马路沙锅都是这里的老主顾,而那些火腿面包糕点也多被许多农贸市场小摊贩买去,至于那些牛羊猪的下水类更是市场上操着异乡口音的小贩热气腾腾的锅中物,穷人命贱只要能饱口欲,许多囊中羞涩的人真是什么都敢吃的,中国之所以伪劣食品屡禁不止,就是因为它有巨大的市场巨大的利润。天亮了,这里就一切恢复了常态,在纷纷涌入市场摆摊的小商贩中,间或可以看到一两个穿着制服带着徽章的市场管理人员上班来,他们似乎对这每天子夜都发生的情景浑然不知。
  走过市场的牌楼是一个宽阔的广场,当中一条甬道,左边是花鸟鱼虫区,小贩们不但将三排亭子间占满而且还把市场后面的一大片空地都挤的水泄不通。而甬道右边的古玩玉器市场更是摩肩接踵,一条条曲径小路也是人满为患,周末小贩甚至会漫延至临近的楼群里巷中,因为最近本市有好几个旧物市场相继被取涤,人们多蜂涌至此,据说光管理费能收入上万哩!由于名气愈来愈盛,甚至北京河北省的文物贩子都把这当成淘宝地。
  甬道是建在一条地势较高的古运河畔的大堤上,两旁上百年的古槐古柳浓荫密布,最近几年政府有关方又不惜巨资修建了运河带状公园,因此这里成为小贩们的敛财之地也很自然。顺着甬道前行右边相继是旧物,电气,日用品,调料,和蔬菜瓜果市场,绵延有近千米。而左面由于靠近运河视野宽阔便于观察,则成为买卖中西成药,非机动车交易,黄色光盘,性保健品,非法行医,假烟,假酒,假古董以及五花八们的江湖骗子们的风水宝地,因为这些行当大都是违法的,这些人也就作贼心虚,因此它们都交叉布摊,各路口都有眼线及各自的通信网络,往往相关的工商,稽私,公安,医政执法来时,会第一时间撤离。买卖中西成药的有好几十位,遇到管理松时会摆满老大一块河滨广场,颇为壮观。买卖自行车大多是本市人,据说它们都有固定的取车处,一辆七八成新的车也就三四十元,给七八十准卖,一辆崭新的电动车价钱也就相当市场价的三分之一,多的一天能卖五六辆,那车肯定都是被盗车。刚开始他们都把车放在一起供路人挑,后被公安连着抄扣了好几回就都变换方改成推一辆卖一辆了,有的甚至就把存放赃车的汽车停在附近,随卖随取。
  置于那些非法行医的大都颇有唬人的噱头,或是某军队的新药推广或是某名医的百年秘方,在加上他们巧舌如簧,使那些有疑难杂症久治难愈,或惧怕医院的高额医疗费而祈望花点钱就能治好病的狡幸心理的人们屡屡中招,再加上一些医托的煞有介事,真有一天挣好几千的。当然也有把人治进了医院怕遭报负消失的,但毕竟人流量巨大,总会有新的骗子补充空缺,而花了几千甚至上万依然治不好病的也只能自认倒霉。卖黄色光盘的则都是些患上绝症或身有残疾的人,因为健全人干这行会被判刑的,但他们都是谎子,每个卖黄盘的后面都有专门望风的,送货的,收钱的,仅管那些光盘封面都不堪入目,但来来往往的人群都习以为常。有的卖盘人甚至和一些公安称兄道弟,遇有大的公安行动,它们甚至头天就知道,转天根本不来。不过近来风声特紧警察跟走马灯似的,让这些一天挣几百甚至过千的人们郁闷的很,听说进去了好几位哩!
  卖假烟的不多但都颇牛,似乎都很有背景,有的摆个行军床卖,有的甚至支上大帐篷无所顾及,先前也都曾被颇有声势的工商公安的联合行动数次抄没,但随后却依旧成车成车的假烟拉来,声势不减反兴,座驾也由夏利改成“广本”,令人匪夷所思?一个老板曾说工商罚二十万那不是毛毛雨吗?附近许多的烟贩竟都来这上货,而“三五”三十元。“红云”二十元的价位也让那些囊中羞涩却又好面子的男人们趋之若鹜。也有人说这些烟实际上是一些执法部门的辑私烟,通过他们变钱而己,要不烧了怪可惜的。还有那卖假酒的,几乎所有的名酒都有,而且有的不管是箱子还是瓶子都颇有年份了,常有一些开豪华车或很有老板相的人来整箱整箱的买,不知这些酒是流入大饭店的酒桌还是那些新贵的家中,总之生意好的很。
  再有就是那隔几十米就有一份的性保健品摊子,几年前还犹抱琵琶半遮面似得在桌上放几种性药而已,最近两年摊子一个比一个大,性用品一个比一个张扬,封面一个比一个露骨淫秽,可每天都生意火爆,挣几百元根玩似的。这些中年妇女有的甚至直接给那些寻刺激的单身汉,找发泄的农民工找小姐,她们有一些卖淫者的电话,有时某个买药的男人有需求,也许十几分钟就有打扮冶艳的应召女过来。还有那名目繁多,使人防不胜防的各类骗术,骗子团伙,我知道一个足有二三十人的最大团伙,每次都开好几辆车来,卖的是用树脂做的仿紫檀太师椅,或用钢筋水泥作胎外面刷铜水的鹿,象,祺麟等吉祥物。前者是花三千元买的,在他们的忽悠下,有的能卖一万多;后者三四百趸来也能卖一两千。只要是有人对之感兴趣,就有一农村妇女或落魄男人似地讲父母绝症不得不买祖传宝物一类的话,而另外那些人则以文人。商人。粗莽者,甚至老干部。女教师等各色人物轮番上阵,一个老者在一旁掌控全局,先说什么后说什么,到什么火候了会指示相应的人靠前再说什么,有时甚至用激将法或假打架惹你发怒,随后有挑事的就必有来息事宁人的,总之围你身边的人全是它们一伙的,裹挟着你并影响着你的思维到你觉得拣了便宜掏钱为止。总之所有骗人者都是在一个特定环境里设一个局,使一些好事者,贪图小恩小惠的中老年人在不知觉中坠入其中,因为一个人在社会领域里知识面都是有限的,在许多方面几乎都是空白,可人最要命的是都以为自己聪明过人,当意识到上当钱以然没了。
  运河大堤被拦腰节断,前面是一十车道的快速路,因不远处的运河大桥尚未完工,眼前的快速路俨然成了一硕大的市场,近来这个早市之所以赫赫有名,某种程度也缘于此。远远望去密密麻麻五颜六色的遮阳伞铺天盖地,附近农村的小贩好像把一个个小超市都搬来了;卖家电的甚至将几十台电视一字排开,专门在路边用一发电机供电;有个小贩卖日用品,光他自己就摆了十二顶帐篷;食品厂的甚至把烤箱弄来,现做现卖;不久前又来一群穿藏服,卖藏族首饰藏药甚至藏刀的藏民;甚至有一家卖几万元一艘的皮划艇的也隔三差五拉来好几艘,引得好多人驻足围观;而卖观赏石和卖瓷器的南方老客似乎组团来的,一水的蓝帐篷几十顶连成片,蔚为大观;敢上周六周日这里更是人山人海,许多远道而来甚至一家一伙的人留恋忘返兴致勃勃,我想北京的“潘家园”恐也不过如此。
  如今报纸刊物到处是莺歌燕舞,荧屏上时时都华团锦簇,而这里到真正成了凸显百姓生话的“原生态”,但这不受任何监管的“原生态”的确让人觉得如鲠在喉!
  
  篇二:城南早市

  城南早市肇源城共有三个早市,位于城南端的规模最大。因其地处城乡交界,与之相邻的解放、多种两个村又是蔬菜生产基地,故吸引了许多农民来此批发蔬菜。城里的小商小贩也看好了这里,于是又把城里吃的喝的、穿的戴的、用的玩的也都弄了来,打破了早市单一批发蔬菜的格局,进而逐渐形成了一市多营,日渐火爆的早市了。从城里去早市,要经过一座大石桥,人多的时候,大石桥的两侧也有人经营一些针头线脑的日用小百货,久而久之,大石桥也成了早市的一部分。
  早市每天两三点钟就有人来,为了占个好摊位,夏天时也有人在早市蹲点过夜的,但我从没见过,因我每次去早市人都是满了的,六点去六点满,五点去五点满,四点去四点还满。高峰时间是五至六点,这个时间成了一个泾渭分明的人流分界线,之前是人往里流,之后是人往外走。也有早走的,他们大多是给周边市县送菜的或是周边市县来购菜的“大卡车”们。大卡车一般是前一天晚上来,早市一开场便选购,够载了便赶紧起程,再到其它市县的集市上批发出去,他们也叫长途菜贩子。
  四面八方的农民挑着担子,赶着小马车,开着三轮、四轮车的满载而来,都是为了赶个早场。早场的叫卖声并不热烈,似乎谁都不愿意第一个打破清晨这祥和的静谧。讨价还价大多都不大声张,给什么价看菜质便是了。早场过后,城里人醒了,又拎着兜子,不紧不慢踱过大石桥,边逛早景边买一些鲜菜的;也有不少骑着自行车而来的,他们把成百上千辆自行车停到大石桥下的一空场处,便冲过大石桥径奔早市而去;也有倒二手菜的小菜贩子早早来此,把早市的菜买了,再到农贸市场上卖;更有精明的,从早市南买的菜,到早市北去买,一个早市散去,也能挣他二十、三十的。这些人往往都欲盖弥彰地叫喊“是自家园子的新鲜菜”。我也曾见过的,一位长相不错的姑娘,拿着一把讲究的小木凳坐着,眼前是十几斤新鲜的小黄瓜,小黄瓜绿的诱人,是腌咸菜的好料。那姑娘一张巧嘴“昨晚连夜摘得,一百多斤,就剩这几斤了,再不买就没有了。”于是一位妇人上前,把价钱一讲再讲,自己认为满意就全包了。那妇人定是多花了一些钱,图的就是个满意。(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接近上班时间,早市也就开始人流倒涌,拎着筐的生怕撞着别人,吃力地把筐提到胸前,一边往外挪一边吆喝“让一让,让一让”。骑摩托车的悔不该图个威风骑进来,现在任车后浓烟滚滚就是动弹不得。
  每每来早市都会有这样的感觉,呵!哪来的人呢?干什么来的呢?其实都是为生活而来。农民们把菜呀蛋呀,鸡呀肉呀的分成类别,划成等级,排好价钱摆在早市,任你挑随你选,等换了钱再在早市上挑选自己的所需。一位卖肉的大嫂一边剔骨一边说:“现在真好,什么都能换回钱,以前杀个猪大伙吃,现在杀个猪一个早市就能卖光,回去时买点孩子吃的老头用的多好,儿媳妇想吃凉粉,有刚做好的,要几张来几张,那叫方便”。说完,一刀下去正好二斤,你买了再走。
  早市让农民得到了实惠,也缓解了城里人的生活节奏。都是工薪阶层的小两口,早晨懒得做饭,到早市去,想吃啥来啥,干别的把钱包捂得挺紧,这个谱还是要讲的;看似西装革履的知识人,也会来早市,先到书摊转转,和摊主谈谈几本书的内容,如那本书写的真够刻骨,把个腐败分子能写到“让丛大傻子吐唾沫”,然后把书往摊上“啪”的一摔,背了手走人;偶而也能看到发式怪模的先生或着装大胆的小姐,手牵着西洋犬耀武扬威地从早市北端走到早市的南端,再从早市的南端走到早市的北端,那气势当然没人敢惹,因为那西洋犬总是昂着头,张着大嘴,将舌头伸出,一副要吃人的驾势,谁敢不让路?是狗仗人势还是人仗狗势,早市的人们是怎么也弄不懂的。
  早市还有一些“跑步”来的,那就是退了休的晨练的老人们,他们锻炼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到这漩涡里看看,欣赏一下人潮,感受一下人气,对感兴趣的瓜呀果呀的从不讲价,掏钱就买。老太太则会挑东捡西地讲究一番,让人知道她的品味,知道她的资历。
  肇源城南早市的名气一天比一天大,要卖要买的东西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又向四面八方分散而去。总感到今天的人比昨天的多。忽然有一天人们喊出“这桥太窄了,应该加宽一倍,不,应该加宽两倍”。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007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