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好时光的文章

时间:2017-11-22    阅读:11 次   

  
  篇一:好时光
  匆匆爬过的时光!在每个点点滴滴的记忆里,都有一段美丽的好时光。2011年10月15日,我进了一个叫好时光的KTV上班了,原本的我,只是天天满无目的的到处乱玩。上班纯属打发这段羞涩难堪的时光罢了!在这熟悉的地方,有着很多陌生的事情。生活就像平淡的白开水,没有滋味的日子。原本以为这世界上的山峰是多么的美丽,我可以登上最高峰,一览众山小,心里憧憬着美丽的似锦的未来。丢失了未来的人就是秋天里无头苍蝇一样多出乱飞。
  什么是美丽的?什么是好时光?这世界我们只是匆匆的过客,没有什么值得去留恋的和关心的。幻想的国度里,才有鹤发童颜般的旖旎景象。我这里认识了一个叫彪哥的同事,觉得生活有点滋味,不过是怪味的,也不是甜的,也不是香的,是说不好的怪怪的滋味,为何空虚的思想是最忠诚的兄弟?每每深夜的时候纠结的心在悸动,在咆哮,在守望,期盼着什么,好像是遗憾的弥补。每个人都有梦,梦里的世界是自己的,也是最单纯的,也是最真的。擦去眼角的泪痕,漠视这肮脏的世道,思绪会飞到何处净土呢?我笑众人太麻木,众人笑我太执着。这世界没有至真至爱的纯洁,现实把我伪装成了一个放荡不羁的败家子,玩世不恭的性格淋漓尽致的被我展现了。童年的时候就喜欢“海阔任鱼跃,天空任鸟飞”般的自由。多想流浪,流浪可以去很多地方,想去那里辽阔的蒙古草原,感受天地是有多么宽阔。广袤无垠的滋味是何等的豪迈啊!儿时便知道这世界上有个叫香格里拉的地方,妄想着自己有一天,能得到传说中的净土。
  这是篇没有写完的文章,今夜彻底的离开了好时光才发现还有这篇措辞不和适宜的文章留在电脑里,索性写下去吧。前几日有个同事叫张贝贝的,在空间里写了篇日志很真挚,体现了朋友兄弟间的感情。随着寂寞的时光,带走的是尘埃慢慢的落定。任何的努力和感情都会有个局或是有和结果吧?在好时光认识了很多朋友和同事:李彪,张贝贝,戴强,周经理,王旭,耿磊,梅雪莲,郭苗,唐宝荣,尹振,浩南等等一批处的有感情的挚友。也许我是个忧郁的人,偶尔使得朋友觉得我不能开怀的相处。或许用心就可以了吧?
  再过些日子就是春节了,其实我很讨厌这无聊的节日客套的礼节,世俗的礼尚往来。在这虚假的社会中唯有人民币是自己最好的兄弟,你出事了他是你身边唯一能帮得上忙的朋友,也会给你带来很多真正的好时光。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自己的光辉岁月,在这里我愿在时光里认识的同事,拥有更多的人民币和把最光辉的日子持续的更长久!
  麻木了太久,相信冬天过了就会有新的气象,新年新气象祝愿认识我的人都会再春节后发横财抱美女。
  
  篇二:劳动的好时光
  一直记得海子的一句诗:那是我们劳动的好时光/朋友们都来自采石场。诗人说的是创造时的那种愉悦。只是,日常所见,劳动的好时光到底在哪儿?
  英国小城巴斯,因两千年前古罗马时期的温泉浴场得名,是座漂亮的蜂蜜色*石头城。整座城市建筑在丘陵上,起伏有致,适合漫步。商业街上,有个小小的鲜花集市,各种各样的花种类繁多,别具匠心地摆成一圈,自然生成某种美感。早晨九点出摊,下午五点收摊,正是中国古代所说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刚好在这两个时间,我都经过了这个鲜花集市,于是有了个发现——这个集市上所有鲜花的运输和包装售卖都只由一个人完成,劳动量其实相当大,但那卖花的男人气定神闲,衣也不脏,汗也不出,轻轻松松便将那许多鲜花一一搞定。他开来的厢式货车后面装了个自动升降台,只需把所有花盆移到上面便可自动搬入车厢内。人不费力,自然可以享受劳动的尊严。(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可是,我几乎从来没在国内的货车后面见过此种升降台。我们的搬家公司,似乎全是出苦力的那种路数。即使是抬钢琴这种大家伙,也是顶多四个人,每人颈勒麻绳,青筋暴露,嗨嗨唷唷一路挪移过去。至于把钢琴搬上车厢的那种辛苦,真让人看都不忍心看。为什么不弄个自动升降台呢?为什么不弄个铲车呢?有人说我这种想法幼稚,中国人那么多,都用机器了,人挣什么钱去?
  几年前在西部某省一座山上,我看到漫山遍野都是在挖土挑土的农民,漫山遍野都插着大大小小的红旗。热火朝天的劳动现场,还专门设了广播站,喇叭里放的是类似“东风吹战鼓擂”之类的宣传口号。问他们在干什么,说这是在“退耕还林”,其实就是把这里的土挖出来再送到那里去。问领导这类简单劳动何不用挖掘机,领导很诧异地说:“那么快把活干完了接下来干啥去?”
  你瞧,都把人当成无生命的麻包般毫无尊严地使用,劳动哪里还有好时光可言?也难怪我们的小学老师从来都把劳动当作一种惩罚,因为劳动在我们这里是丑的,是累的,是不体面的,是有高下之分的,是有“治人”还是“治于人”区别的。所以,已逝作家王小波曾经写过自己在云南插队的生活,每天就是挖粪挑粪,把一个个小粪堆变成一个个大粪堆,然后再把这个大粪堆逐渐变小,再把这些小粪分送到田里去。他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这种让粪不断变形的劳动到底有什么意义。
  在英国诺丁汉,看到英国人要维修一座老房子。那幢房子并不大,可他们劳动的阵势很大——轰轰轰轰开来四辆卡车,放下四个小型集装箱,两箱子各式各样的工具,一看就相当专业。另外两个箱子里是什么?你想破头也不会想出来。一个是移动咖啡室,一个是移动卫生间。咖啡室里时时有现磨热咖啡,卫生间里时时有手纸供一应。这分别负责人类一进一出的两种移动设备立时让我心生惭愧与不满:这样的劳动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吧,这也太不把劳动当成苦差事了吧。此外,这些英国工人朝九晚五,绝不加班,绝不放弃休假,凭什么他们就可以这么体面地劳动呢?
  英国博物馆很多,曼彻斯特有一座著名的科学与工业博物馆,分为主馆、动力馆和航空馆三处。博物馆以工业革命历史为主题,介绍了曼城的历史、能源、纺织、交通、通信、航空等产业,展示了近代工业文明的种种神奇之功。其实,我觉得这座博物馆是对人类劳动的最好致敬。包括蒸汽机在内,这里所展出的所有机器其实都只为让人过上更体面的生活,让人获得一种更有尊严的劳动方式。
  而所有这些让劳动更有尊严的努力背后,其实是潜藏了对个人生命价值的那种尊重。在这种尊重里,每个个体生命都是高贵体面的,都是理当过美好生活的,都是不能白白消耗的,都是注定要享受现代文明成果的。否则,人为什么要活着?劳动又有什么意义?
  我在英国听来的这个小故事或者可以作个注脚——苏格兰西洛锡安区有个叫布里奇的小火车站。多年来,在这个小站上下车的旅客几乎只有一个人——沃诺克。苏格兰铁路公司算了一下成本问题:沃诺克每年付给铁路公司车费大约650镑,但铁路公司维持小站的费用却是34000镑。铁路公司很想关闭这个小站,沃诺克为此写信进行抗议。经过数年犹豫与争论,苏格兰铁路公司终于决定保留这个小火车站。
  你看,就是这样,哪怕犹豫,哪怕争论,他们还是做出了艰难的决定。只是因为,那个小火车站牵扯着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们尊重有关一个人的生命价值。
  
  篇三:冬日的美好时光

  如今已是冬日,我所居住的这座城市依然似深秋的天气,早晚会感到一些寒冷,但白日里阳光明媚的正午却如同暖暖春日。一天中的几个时点都被我所喜欢。
  清晨七点多,当我洗漱完毕,收拾停当拎着包准备上班时,所在的小区院子内一片静谧与清冽,天空一看便知是晴朗的,瓦蓝而清澈的天空透露出冬日特有的冷艳光彩,阳光已从身后的东南方向斜照过来,一些楼上已照到略显温暖的阳光,阳台上的花草绿意依旧惹人眼。偶尔有风吹来会感觉些许寒冷。但在这样的清冽的冬日晨光中行走是心灵无比振奋与清醒的时刻。这时院内景色因了有阳光的照临而显得生机勃勃,令人精神抖擞,边走边看着那些楼宇之间露出的蓝空及阳光照耀到楼房上散发出那种玉宇生辉的光泽,会感到景色壮美,有种游览名胜的闲情雅兴,我感到幸福降临心间。
  到了正午,阳光从头顶偏南的方向照向我,我迎面走在阳光下,任凭这冬日里暖阳的普照。浑身布满亮光及温暖的烘烤,我猜想自己面部的每一缕皮肤的褶皱都在光下被仔细看清,但是那种难得的素面光彩依然会让人倾心。同时略显干枯的头发也会因了阳光的恩惠光照而变得油光水滑,如同丝质般柔顺而润泽,这些都是光的杰作,我爱阳光,那些温暖而可爱的阳光。我在阳光中恋恋不舍的一遍遍迎着光行走,以便细细的感受阳光温暖的抚摸,这样的冬日暖阳使人舒服而又惬意,我很喜爱家乡的那句方言所谓“晒暖暖”这个词。暖已从心中升腾。
  傍晚时分,也是我离开办公室走在夜空下的时间,从地铁口走出,是一片极为开阔的地方,我可以抬头看到大片毫无遮拦的天空,街灯初上,夜空是深蓝色中透着微微的红色,银月初现,好似一张圆圆的白纱显露出些许皎洁,更多的光还是隐藏在天空之中,我一路仰头走去,细细的看着这片夜空,到了站台边,有几棵仍然开放着深紫花蕾的洋紫荆树,将月亮又托在了树枝花朵间,又是很唯美的一景,就似我过去几年曾经多次看到的月夜下的开花的树一般,相依相生的美丽着,我一直静静的观赏,直至合适的公车搭载我回家,否则,我就一直在那里守候,像在愉悦地等待一个心仪已久的人儿一般,我绝不会着急,因为我知道,这道丽景太珍贵,我需不失时机地安心品味、体察,待到公车无意而至,我将头也不回的决然离去,所以看这片景时须份外珍惜,爱在当下。
  在城中有这样的美好时光穿插在我的生活之中,亦算是十分幸福的人。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007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