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凝望的文章

时间:2017-11-22    阅读:15 次   

  
  篇一:凝望
  周末傍晚到了宿舍,忽然记起了昨天房间里灯的走线短路,于是只好打开舍友的台灯,一边等着饭熟,一边打开了电脑。网页打开时不经意地就点了天元围棋,直到此时才依稀记起有好长时间没有去琢磨围棋了,快一个年头了吧;看着角斗场中的封杀,有好久没有去静静地体会了吧,时间不等人,岁月依旧,到头来不知道能留下多少点点迹痕了!
  外面此时的雨比从家来的时候要小了些许,或许正是天气的变化,让人感觉到了丝丝地冷意而变得清醒起来,让人更加地不敢去挑战那最高限的棋局,更何谈与人角斗了,于是看了几局最近的赛事,便索然悄悄地离开了。生活中的每一个往复中,往往伴随着好多事情,有时候清闲淡雅不失芬芳,有时候幽暗多影而得平淡之味;有时候畅然遐想不失涩香,有时候慨然几多而得人生三味。轻轻地闭上了眼睛,脑海中起久的声音随着时间一点点地变淡了,只剩下饭锅中蒸汽的滴滴声在四周飘荡。
  或许过了许久吧,睁开了眼睛,便看到了刚刚侍弄过的竹兰草,似竹而非竹,似草而非草,或许是期待她能开花吧,便给她赋予了兰的意蕴。说起竹兰草,倒是让我觉得很是惊奇,不需要太多的水分,不需要微小的阳光,只需要些微的照料,便成了绿然之色;记得当时不太懂得她的习性时,给她了许多阳光,结果换回了绿叶上的枯黄;给了她许多的水分,结果换回了根系的浊烂,到得最后只能无奈地放在书桌旁,只留了些点点关注。生活总是这样的,或许会像黄粱一梦般,变得不可捉摸;或许会像庄周梦蝶般,变得遥不可及。只有当偶尔觉得有些内疚时,便想着补偿一下,却总是一拖再拖,实在觉得必须给予的时候,便带给她了些泥土、沙子,又匆忙灌上水,但总是害怕适得其反。
  秋来几多落叶,落叶飘红而过。有时候有一种感觉,在银杏林中一个人倚着银杏树,静静地看着飘红的绿叶慢慢地随风洒落在地上,飘在空中,久远的意境便油然而生,最起码可以算是一幅不错的画卷吧!此时的脑海里远离了棋局的困扰和胆怯而变得孤寂疏淡,远离了往昔的喧嚣忙碌而感到不自己;轻轻地手抚摸着绿意依然的竹兰草,静静地痴傻,静静地凝望中。
  
  篇二:凝望彼岸
  曾几何时,坐在明窗净几的小房间里,翻阅着一本又一本厚重的陈年相册,回味着儿时那模糊的曾经,时光穿梭人已不似当年,相信今天看到的更多是茫然而不知所措的思绪,羽毛笔在宣纸上“沙沙”作响,寄托着远方的祈愿,没有人会留意自己匆忙脚步拖曳出的灰色空间,黑色风衣飘过,是对古老传说的无情勾勒,还是迎接下一个踽踽千年?
  印象中的江南三月,不似窗外的阴雨绵绵,而是草长莺飞的无尽暖意,也许不会有马达刺耳的轰鸣声和轮胎在转角时的痛苦呻吟声;上帝在后人留给我们的神话中摧毁了古巴比伦人们的精神和意志,殊不知,几千年后的今日,当我们在为自己构建起来的宏伟物质大厦而沾沾自喜时,达摩克利斯之剑却在所有人的头顶摇晃,仿佛是死神在下一刻降临的无情征兆,庞若中世纪的普遍惶恐,死神的舞蹈带领着无知的人走向那一片自掘的坟墓······(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千年韶光如梦一场,只是,在你在千年之后睁开双眼的那一刻,在你如水似波眼眸中跳动的,是谁的身影?轻轻挥动衣袖,抖落那不着痕迹的灰尘,你可曾注意到落在你肩头的那只孤独的蜻蜓?谈人生苦短,缠绕心头那千年的仇怨在记忆中的冷寂月夜风逝无痕;徘徊在深夜街头的寂寥身影在游荡,曾经的繁华橱窗,依旧映照着在历史那一刻定格的笑脸,无奈弹指间,一笑泯红尘。
  如大漠驼铃的“叮当”声久久不息地萦绕在耳边,是单纯的商业哲理,还是如同沙子般的金色人格?茫茫雪野,寻求着背靠背而眠的难得时光,抹去那些言不尽的哀愁,是精心伪装过后的窃窃自喜,还是淡淡飘过的昔日温柔?在你忘记今世的是是非非时,可知花容上书写的迷茫触动了躲在黑暗角落处那个孑孑身影。
  石英钟挥舞着两根引领人们走向极乐世界的指针,也许依旧是亘古不变的冷漠,不曾有过冰融雪释,回首处,才发现洒满了如同阳光般的遍地忧伤。
  
  篇三:许久凝望
  一个上午,图书馆靠落地窗的位置。
  外面的阳光,是一种不夸张也不刺眼的光。我要是站在太阳底下,恐怕会抬起头努力对视这温暖的光;伸出手,看着阳光从指缝中漏到自己这里来。我以为这样就能就能捕捉到那些和温暖有关的东西。小鸟几个一群从这几棵树飞到那几棵树。那速度就像一条呼啸而过的列车,一直在加速度着,只是不知道那是它们的归途还是启程?也许这一群鸟根本不在乎这些,只是在享受着自己本能的飞行,还有和伙伴们的欢声笑语,它们很幸福,风都在为他们歌唱了。
  几个人结伴小跑着经过,有节奏的脚步声也使鸟儿们试图去和着这节奏来用它们的旋律说明什么?可最后谁也没有说明白什么。很多东西是没有定律的节奏,我们又都不是音乐天才。
  喜欢在一段空闲的时间,在某个角落呆着。看一本书,看作者对那些文字的演绎。在不经意的一抬头间看看天空,看看不远处的盒子式的建筑。有时候能看见二桥,长江就从下面流过。记得在坐轮渡时,船流经江的中界位置时,那里有很多大的漩涡,有的明显就是一条沟了,而旁边的水比它们平静多了。说他们挤兑他好像说不过去,也许这个问题是有定律可循的,但远不是我这个肤浅的文科生想去探究的……
  学校旁边总有新的高楼在建,那高耸的机器总是自顾自地在那转来转去。不知道那一圈绿网里面建筑工人在干什么?或者在被人指挥着怎样去建一个客厅,怎样空出一个地方来装一扇大大的落地窗,怎样能有一个足够宽的阳台,对了还有一个透明的厨房。想到这里连自己都不禁傻笑起来,你看,有些梦就这样被自己吵醒了……
  在武汉曾看见过这样的天,在这座混沌的城市里实在少有。蓝的仿佛静止了。那样纯粹的颜色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洗涤?这些天天气都是阴霾着的,这才想起前天夜里下了场雨。我醒了,枕着右手,呆呆地看着,其实这漆黑的夜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只是惯性地想让耳朵和眼睛一起听这雨。幼稚地以为这场雨能换来一段寂静或者是一片晴朗也是值得的。我知道当我醒来,我会什么都不报期望的,也只是在这样的情境中。因为什么都是有差距的。
  一整块白冰从不同的地方被刺破了,而后从每个患处开始,这冰渐渐融化,一小块一小块形似不规则的圆浮在这蓝色里。小时候的作文里经常出现“一片湛蓝的天上,飘着几朵白云”这样的描述。而此时头顶上的组合却让我触目惊心。看那一条条裂缝,总觉得会从那里流下来点什么,可是下面的草坪上很多人依然享受地或仰或躺或坐,一个个温暖安静而又幸福的表情把我从这一片撕心裂肺里拉回来。看来是我想多了。
  这一切似乎我改变不了什么,总幻想着什么时候有一场一个人的旅行。只有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去遥远的西藏,不管干什么,能养活的了自己就好,或者去云南,走遍那里的山山水水,或者去海边,在离海近的地方有一个小窝,在下班后能去海边走走。而这些,我也许需要好久好久才能实现,我总是不能一下子抛开许多,所以我羡慕那些风风火火的人。
  骨子里的我还是那么固执而又自我,甚至可以用自私形容。所以也能接受别人的自我。甚至希望别人能为了自己的前途抛下些什么。所谓的等待也许就是能在这时间里平静地目送一段感情走向终点,时间越久也许最后遗留的伤痛就会越少一些,这并非是一场冒险,只是一点点的偏离,最后能以最平静的速度各自走开。
  不想追随谁,也不想有谁的追随。不理会那最感动的三个字到底是我爱你还是在一起。只想着自己能够任意的旅行,哪怕像一只候鸟,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归途还是启程??只知道这是一条路,我在走着……
  深一脚,浅一脚……
  不管怎样都该埋下头做事了。还有一大堆摆在眼前要去努力的未来。嗯,是的,它叫未来。
  写下这些,我想是我一个人凝望的太久了……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2006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