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秋的文章

时间:2017-11-11    阅读:30 次   

  
  篇一:冷秋
  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终于到了中秋。然而在此之前却依旧是艳阳高照,毫无秋的感觉。我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去了奶奶家。
  却没有料到第二天天气骤然变化。晚风来急、更兼细雨,轻衣无法抵御。在衣柜中随手拿了件外衣便穿上了。
  爷爷坐在门前,同往年一样。抽着2元一包的“哈德门”牌香烟。长年的劳累让他显的过于苍老。他用力的吸了一口后用右手拿下烟,吐出烟圈。同雪一样颜色的烟气伴着爷爷黝黑的皮肤。爷爷说:“天变冷了”。然后站起身来,转身去房间找了件厚厚的外套穿上。
  纵然离冬天还有一段时间,但是阴雨绵绵却让人感觉好似冬季。到处一片寂静,外面也看不到嬉戏的身影。或许小孩也一样待在家里懒的出来。
  我四处看了看便回到了房间,钻到被窝里,看着毫无新意的肥皂剧,我甚至猜的出来下一步会怎么发展。百无聊赖的时候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就容易睡着。隐隐约约中听到了奶奶的叫喊声,我醒了过来,躺在床上回了会神,迅速地爬了起来。
  叔叔婶婶都不在家,儿子放在家里交给爷爷带着。姑姑姑父也来了。姑姑的小儿子和叔叔的儿子年纪相仿,正玩的火热。奶奶折腾了一桌子的菜,在桌上热气腾腾的。但是在我看来不过如此。太奶奶从回家是就不见身影。听说是去了亲戚家了,弟弟还开玩笑说:“回娘家了”。
  我开了瓶啤酒,却没有喝完,喝到一半就感觉喝不下去了,我把碗里的那些倒给了爷爷,他一口饮尽后姑父又给他倒满了。断断续续的几句话后便一直沉默,大家都各吃各的。我扒了几口饭后便走了,我吃饭的时候感觉菜好也失去了温暖,或许都是因为天气的缘故吧。走到走廊的时候一阵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冷颤,裹紧衣服跑回了房间里。同学发来短信说:“唉,本来打算赏月的,看来是没有希望了”。是啊!一个个遗憾堆积起来堵塞了我的心。
  每天的生活就是如此重复着,好生无趣。偶尔想想,就算是春节也不过如此,除了春晚不断更换新的节目还有什么呢?或许老年人会在0点钟敲响的时刻感叹道:“如果当初……”!
  
  篇二:冷秋
  美丽而特别的秋天来了。空气是特别薄黄的颜色,大自然像曼妙的仙子在透明的水中晕染了黄色,并随意点染了金质的光彩。你只要一伸手便能触摸到水质透明空气,远处湖水倒映着树的影子,香的花儿在蓬蓬发出浓郁的气息,都跃然在眼前。过去岁月中,灿烂无比令人醉的夏季,抵不住岁月的沧桑,终是摇曳在枝头,化作花的魂儿,化作一股气随风而逝去。风里只有花,残留在枝头的一种回忆性的梦想,在发酵,也许在隔年的夏天依然有他们的繁华。
  秋天早晨,天空高远极了。大朵大朵的白云时而疾驰而去,时而层层叠叠堆满了天边。天际下是破败和丰收并存的景致。恍惚还在眼前,那夏天里,风吹过,枝叶攒动,卷起叶的浪潮一般浓郁的景色转瞬不见了,大片大片的油亮的绿掉了颜色,而那些田野里有着大蓬勃生长的藤蔓,此时却像是蜕变蚕蛹后留下的躯壳,成堆的瓜藤,附在土地上,窜成一条条麻绳粗的藤,爬满了田间。焦了黄的叶子,落得满地里都是,卷起了边角露出瓜下干燥的土地。一场衰败景象油然而生。人们还来不及处理田间稼穑的问题。这是由夏天的浓荫生化出来是盛到衰的转变,是繁华至极萌生出破败的景色。跟人世一样,有了落了架子的难堪。(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田野上,伶仃着有几只白鹭,瘦长的双脚踩在田间,水塘边,在衰败枯草间,他们忽然一跃而起,伸展了有力的臂膀,逡巡在自己的家园。白鹭和那田字格的农田破败的景象,在诗人眼中却是难得诗歌里词章曲赋,白鹭化成了断章句点的勾连。汉唐诗歌渲染的思乡,怀秋感怀,在秋天铺陈开来,淡漠的白云天,远处的黛色的山,霜起白茫茫的天,零星的鸟儿起落间,随意点染秋意般画卷中,是一副难得的景致。不妨吟诵一首秋天的诗歌,在不老的诗歌王国写下了隽永的篇章。
  清晨时分,微凉的秋意,月亮似乎还挂在天边,淡淡的云影般的颜色,是洗白的淡黄色。与云层搅和在一起。我着一件白色亚麻质的长袖衣衫,身上有一种淡味的蔷薇花香。我风卷残云般吃完饭就出门了,急巴巴在路口等着班车,时间一分一秒来计算,好不容易坐上六点的班车,就只等把你送上目的地。车不大,座位上稀稀落落坐着几个人,风直从窗口涌了进来,人好像轻飘飘浮在空气中,透明的凉意一下子拥上了心头,惬意的很。这期间道可以大把欣赏窗外的风景,奢侈的玩弄时间,偷的浮生半日闲。大而开阔的水泥路,车开得很快了,有时候他们像醉汉样横冲直撞。那些像小型甲壳虫似的小车,拖着一个大大的铁的屁股,吱吱呀呀在大车和人群中穿梭,狗爬式在涮弄着两边的人群。拥挤的路口处人群像蚂蚁般潮动着。或手中提着一揽子的菜,或者一手拉着一个半大的孩子急冲冲往目的地赶,他们都在计算着时间的行程,来不及有多思考的时间。许多新翻开的土地,土黄色的沙石随意地堆放着,还有许多被摧毁的房屋,破败的露出了里面杂乱的断砖,好像被人淘净了五丈六腑的动物的内脏,失去完整的心怀。一路行来,一路景,我们在时光中老去是容颜的,不老的是人对生活的心境和绵绵的感受力。
  
  篇三:又个冷秋
  一首曲子重复播放。
  随意散乱。又一个不眠夜。一个人。住七楼。高处不胜寒。
  发白的电脑显示屏发出刺眼的光。眼耀得生疼。随手抓住身边的布熊。没有温度。
  温度。是随手伸出有人抓住。温度。是天气转凉时有个人悄悄为我披上薄衾。温度。是生病时不用自己跑上跑下。我如此的冷。不停搓手,再亲手披一件儿时的棉袄。我的温度。是自给自足。
  搽伤口剩下的药酒。猛的灌下。酒入愁肠这刻。方知自己原来如此的孤独。烟。抽到头眩晕。酒喝到胃烧灼。在提醒我,再喝下去,你就去跳楼吧。所以。喝醉的结果就是碎了心爱的玻璃杯。早上醒来,满地玻璃。杯子也醉了。
  借酒精上涌。拨出一个个无音信的号码。是啊。寒冷的时刻,谁会温暖着别人的心。
  想起他。说要陪我过个暖冬的男人。秋至。我却率先逃开。因为。无法确定需要这个男人陪着过完以后每个冬。所以。我宁愿不要。我要找寻的,不过是一个眼底清澈的男子。以至于终是一人。最终。你离开我的无情。离开我曾说的那句“若我离去,后会无期”。
  不想。却又让我想起。哪。这个人的高明。只进知退。留与我一片静土。那。那片静土便与你有关。只是。我在找寻一个眼底清澈的男子。愿为他洗尽铅华,百般乖离。尚肯做那朵小花,低低的为情人开放,把头低到泥土里去。倒也能成就一些荡气回肠的爱情。可偏偏的要做一棵草,只愿清清爽爽的立于人旁,没有真正欣赏的目光,我不愿低了头去开花。没有暖风和阳光给我的温柔,我亦愿这样冷寂着。
  今秋如约而至。朔风渐起,可我还没足够的准备迎接它。
  单曲重放。马休的《布列瑟浓》。一遍一遍。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1352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