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相见的文章

时间:2017-11-11    阅读:8 次   

  
  篇一:相见,不如怀念
  记得看张静初主演的那部《孔雀》,有一幕,看到直想落泪。
  她在街头偶遇数年未见的他,当时,他正带着儿子等在一家商店门口,嘴里咬着一个馒头。那副模样,已没有了当年的英姿。她走到他面前,问道:“你还爱着我吗?”他抬起头,诧异地看着她:“你贵姓,你认识我吗?”他,已记不得她了!一个女人从里面出来了,是他的妻子,他带着妻儿,从她身边走过,留下的,是多年未见早已陌生的背影。
  她回到地摊上,蹲下身,埋着头哭泣,在旁边忙着挑土豆的弟弟竟没有发觉。她哭成那样!我不知道她是因为伤心还是释然,又或许两者都有吧!我在想,那些付出过爱的真心,却始终未能得到爱的回报的人,是否都会一样想流泪!
  在生命中的一些岁月里,心甘情愿地爱上一个人,并且那个人也是对自己心存爱意的,只是后来,缘分太浅或是形势所迫,两个人分开了,从此各自为生。于是,在生命中的另一些岁月里,惦念着那个人,期望在日后的某个时间,两两相遇,并且,从他闪亮的眸子里读出一句:“我还爱着你!”
  可惜的是,结果常常不是如此。时间改变了一切,他身边已有了心爱的人,更可惜的是,你站在他面前,他已然不认识你了。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你的心该有多么痛!
  这样的故事,多少有些悲。或许爱还是有的,并且也在心里记得那份最初的美好。只是,你站在他面前,他真的已不认识你了。多么无可奈何!是时间改变了生活,生活让一些人和事没有了曾经的那份浪漫与感动。毕竟,不过都是平凡的饮食男女罢了!纵使爱不会变,生活总会变,一个人总有认不出另一个人的一天。
  那么,宁愿没有后来的相见,那样,在心里还留有一份怀念,在怀念里,是哭也好,痛也罢,彼此与爱都是美好的。
  纵使相见,亦回不到从前,倒不如怀念……
  
  篇二:相见何急
  她的电话及时而又兴奋:“最早的只有明天晚上七点的快车,后天早晨七点到。”
  “知道了,我明天晚上七点接你。”还没等到她说:“你接我…”他回答的清晰、准确、及时。
  和以往一样她不只是带着本能的焦渴和企盼,也不只是带着了生命本质的深深情感和为了几近古老的生命享受。我知道,她的这一行程,只是为了生命本质的延续。
  并不是沉不住气的耗费时光,也不是为了场景的张扬,她忘记了凡事都是时间的存在。她七点以前,已去过了好多次始发的车站,担心着火车会不会晚点,肯定着火车一定会正点,更多的是幻想着上帝会赐予火车提前始发的旨意。
  平常聪明的智慧,超过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的大脑,竟不懂了谨始慎行的算计,文静到从来没争过第一的她,让希望笑纳了沉稳的聪敏,今天她提前了几个小时,办完了安检,便等在了检票的入口。看着她所见过的最长的时钟秒针在慢慢的蠕动,就像是移动的时光为了不让她看出正在消失,人生中她第一次创造了第一。
  穿过漫长的长廊和月台,她只用了三步并作两步的瞬间,节省下和月台上送行队伍挥手作别的时间,还嫌车门太窄而误了上车的速度,连头也没空回一下,便径直的落定了坐席,仿佛是习惯了市内的公交人早上了车,列车也会提早启程。
  为了尽快完成睡一觉就到的一夜行程,她没空等到铁轨开始被抛向身后,她追求着困倦与失眠动起了干戈,她战胜了清醒进入了梦乡。(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她从悄悄的闭上眼睛,就不忍心去想东北的幅员有多么的辽阔,也没法去计算秋夜比夏至有多么漫长,她的梦把火车几次提速,把漫漫秋夜给无情的挥洒殆尽。把地理的距离变得近在咫尺。她侥幸着用一次深深的呼吸便可驶过萧瑟的长夜,从容的抵达她的目的。几次做也做不完的梦,认证着“自古好梦最易醒。”她醒来时夜还是夜,路还是路,只有车厢在把她带向前方。余下的时间还是黑的,即无声、无形又无色、无味。只是可爱的终点没有与她做对,是真的越来越近了。
  面对着午夜,她又抱怨,当年的日本人怎么能把铁路修得这么漫长?是她的梦醒得太早,把五次大提速后列车的时速又得到还原,是夜的漫长而把两座城市的距离给无情的拉长。她甚至想打开车窗伸出双手,竭力的揭开这黑夜的帷幔,揭开长夜掩藏着的遥远。她想天亮了我就下车,尽早脱离这坚固铁壳的束缚和漫长轨迹的制约。早点下车,一定会早点到达。
  像是为逃离一场灾难,还差了火车的两站,已没时间去核准还要近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她忘了去消磨女人必用的化妆时间,省略了收拾行囊的程序,连随身的Iphone5也无暇顾及便站到了离出站口最近的车门。
  列车准时的正点抵达,不足一千公里的一夜行程,被他们一直用了两个昼夜的兼程。
  为了相见的及时,她遗落了放在软卧席下的珍贵礼物。
  两双相拥的眼睛在说:“只要有你,我已不需要任何的一切。”
  
  篇三:今生过后,期盼天堂相见
  油菜花香正清明,母女上清半出城。路遇汗鹅排双对,窥见老人欲断魂。
  父亲走的时候是冬末,二十六年前腊月的倒数第二天,天寒地冻,寒风呼啸,季节播放着一季末后的尾曲,一段一段催人泪下,刺骨的寒风就这样残酷的带走了年仅四十几岁的父亲,并且走得那么匆忙。而今,却是春暖花开,锦缎如霞。让人无不遐想欲与亲人分享眼前美景。“爸爸,春天来了,春天真的来了,悄悄的来到了你的坟前,您感觉到了吗?您最熟悉的豆鼓花开了,您闻到了吗?”
  历经二十多个轮回,仿佛过了好多个世纪,恍如隔世,好多人、好多事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您曾经梦想的家乡能通高速,儿女们能成家立业住上高楼、、、、、、这都如你所愿。可同时母亲的黑发却添了不少银丝,脸上也刻下了这二十几载风风雨雨里奔波的痕迹。
  陪同母亲走在四月的风景里,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父亲黄土厚厚,绿树成荫的家园。
  想起父亲走时的情景,我的心还会隐隐作痛,那些被重新忆起的记忆又浮了上来,在春风里被吹得犹如花瓣,让我乱了步伐。母亲的伤心欲绝,一次次晕死又复活,二姐的哭天喊地,哥哥的无声落泪。如同发生在昨天,幕幕在历。这二十多个轮回里,每一季都有不同程度的思恋,每一次都想要给自己彻底的洗礼,时间是变淡了,可那刻骨的画面却一点儿也没有褪色。
  往事旧人,何苦这般撕博纠缠,含断今生与来世,说好今生不再相见与怀恋,不能怀恋,不能相见,可为什么周转这么多圈,转过身,仍就止不住泪流满面,再看看年迈的母亲,突感寂寞孤独,魂断惆怅,眼前仍是老父音容?
  人世间生生死死,聚散别离,如同花开花谢,纵有许多叫人无可奈何,而父亲的容颜会永随我们天涯海角,沉甸甸搁我心间。我知道不是任何事情都用遗失的时间就可以消除的,特别是对于重情重义执着坚持的母亲。
  春已来了,父亲,你的春天走了吗?为何满地豆鼓花香,洒满您的家园,你却未曾闻到?然而,春天又何曾为您驻足?它在那么遥远的地方,永生永世都不可能再为您回来了。而春歌的旋律淡淡的唱不出山水,只听见空气中有种静静的哀伤,存积着一个不为人知的愿望,一种疏离,一抹苍凉,矜持地回避着世间一个又一个的疑问。而我挽着慈母,只能泪洒天堂,即便靠近父亲手扶墓碑,也还是咫尺天涯,阴阳相隔。
  父亲走的时候,我,如同梦虫,不懂伤悲,只见母哀,尽管不舍他走得匆忙,稚认为是去远方走走,然而却永远也不见回来。而我,依旧跟随母亲快乐的成长,后来的日子里,我常常会在深夜瞅见慈母发呆,也因此我学会了思考和祈盼。我知道母亲在我们几双儿女的面前始终极力的克制,我又何曾不懂她内心的那种痛和孤寂,也相信依然在世事沧桑的轮回里一直延续,但我却不能像木兰从军那样替父给她温情,仅能做的只是尽量从匆匆忙忙的有限空间里分一小块给予安慰。
  今日,在这个春天的下午,我带着儿女们,陪同慈母,又一次踏上归乡的路,在古屋的后山,仰望苍翠的几棵松树,对着已满是油菜花香的田野,对着父亲的家园,任凭春风吹乱我的长发,依附高龄慈母,我不得不强装笑脸,我用尽力气只能默默的喊着父亲,一声、两声,声嘶力竭,偷偷泪流满面。跪拜父亲“门前”我由衷的祈祷,祈求父亲在天之灵永保家人平安,永保慈母健康长寿。
  过去的过去了,消失的已消失了,生命有它自己的归宿,而,我们在人世能做到却很有限。繁华已过,年岁已老,只剩下时光,而我,特别是母亲,也会慢慢消失在时光深处,最终同样会走向天堂。父亲,人生的加减剩除,爱恨情愁,天堂里我们细细怀想,慢慢思量。还有你欠我这么多年的父爱,也并一一补上吧!
  父亲,这一世,能有幸成为您的女儿,而来世呢?来生或许我们各自星散,天各一方,互不认识,再不聚首,但走过的今生,却让我如此温暖,让我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父爱如山,一次次沁透心底的亲情和深情。
  今日,我,唯有祈盼,在天堂,我们能共享春天,今生过后,我,唯有期盼,在天堂,我们能再度相见。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1352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