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失落的文章

时间:2017-11-10    阅读:20 次   

  
  篇一:失落与传承
  诵一首古诗,赏一幅古画,看一台戏剧,品一壶香茗,携一份传承走在中华文化的两旁,将失落已久的中华文化点缀的满是花香。
  在娱乐至上的年代,我们要明白每个国家与民族都应该有值得扞卫的民族文化,那是一个民族的根基,灵魂,甚至是信仰。就像古罗马人以角斗场精神为荣,埃及人保护自己的金字塔,英国人永葆一种绅士风度一样。如果要维持一个正常、健康、积极、向上的文化氛围,我们就不应该让中华文化再失落下去,而是去尊重它,爱护它,传承它。
  对中国古代文化的传承,其实可以从认真对待每一个传统节日开始。春节中,我们走亲访友,传递祝福;清明时,我们扫墓祭奠,缅怀先人;端午节,我们吃粽子,赛龙舟,怀念屈原;中秋里,我们家人团聚,庆祝丰收。
  文学着作,作为中华美的织锦同样需要我们传承。从结绳到竹简再到纸张,文学从先秦开始到现在一直繁荣发展。我们要在忙碌之余,手捧一本书籍,去体会诸子百家的思想争鸣,去诵读内容丰富,朗朗上口的古典诗歌,去欣赏那情深意切,或婉转或豪放的词曲。这些文字折射出古代文人的喜怒哀乐,更折射出当时社会的人情冷暖,它们是中华文化的珍品,值得我们去传承。
  其实,中华五千年文化博大精深,需要我们传承的还有很多。以文化人,以人传承。当然,传承文化不可以生硬地推广,它应像泡温泉一样:浸润人的是暖意,体现出的是温情。
  的确,世间万物自其变者而观之,则曾不能以一瞬,但是中华优秀文化不会因斗转星移而磨损其棱角,不会因晨钟暮鼓而侵蚀其颜色,它会如淘尽黄沙后的真金,历久弥新,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
  点起一支烛光,温一壶绿茶,在轻盈的茶叶上下翻飞时,忘却世俗的繁华,静下心来,去体会,去欣赏,去传承。
  
  篇二:失落的山村
  在灵台县南部的新开乡,有一个村子叫高岭塬村,在没去这村之前,光听名字,在我的想象中,即就是再小,它一定是一条塬,但当我去了之后,才发现,它是一个地地道道没有塬却起了个塬的名字的村子。
  从新开乡往南,过了姚家湾村,硬化路便到了尽头,要去村子里,只能等天放晴后三五日才可,否则,泥泞的路、陡峭的坡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不信么,起初,当新开乡工作的一位朋友给我说的时候我以为她在故弄玄虚,我也不信,但当我真正走上这条路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朋友并没骗我。
  新一轮城乡住户一体化调查网点更换,国家抽中的样本中就偏偏有这个村子。这不,领导让下去把村上的情况摸清楚,于是我们便驱车前往。由于上一天刚下过雨,车走到水泥路尽头,再往前走便是土路了。刚上土路,车便扭起了屁股,由于都没去过,不知道路况,看到前面有坡,便让司机停下来,我们几个人步行着去探路。脚钻进了松软泥土里,稀泥裹上了脚面,我们深一脚浅一脚的打着趔趄踉踉跄跄往前走,过了那段较平缓的坡,再往前走,不由惊出了一身冷汗,前面的坡度很立,路也较窄,旁边便是深沟,如果司机师傅再勉强往前开一点点,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正思量着,旁边的同事扑通一跤,起来时已是泥巴遍体。原本到村子里去的希望看来今天是没有了。于是,我们小心翼翼的招呼着把车倒回了水泥路。
  过了几日,天放晴了,再打电话问题村上的书记,他说这下车可以走了。于是我们再次赶往高岭塬。
  车在立而弯急的山路上缓慢而下,由于坡太陡了,司机师傅还有为是刹车出了问题,待一处较平缓的地方停下车来一检查,发现一切正常,才放下心来,继续赶路。
  “看,从这儿往左拐,转过去就是牛僧孺墓“!和我们同往、目前已经搬到乡政府那个村子的该村村文书指着路转弯处说。
  牛僧孺是晚唐的一名宰相,史上的“牛李之争“中的“牛“说的就是这位宰相大人,这里是他的家乡,死后就安葬在这里。过了那个转弯,只见靠着山脚,有一个大土堆,上面长满了杂草,旁边还有几棵长得十分秀气的杨树,墓堆前面的空地上栽满了松柏,显得十分萧瑟。墓堆旁边不远处,有一户人家,刚收获的金黄的玉米挂在木杆上,一只大红公鸡领着几只母鸡,在门前咕咕觅食。没想到这位曾经的政界贵胄、文坛的名士,曾经和白居易、刘禹锡吟诗作文,曾经叱咤风云的一朝宰相,死后竟然也和一个普通的百姓一样,只剩下一堆被杂草包裹的黄土。
  “古之达人,皆有所嗜。玄晏先生嗜书,嵇中散嗜琴,靖节先生嗜酒,今丞相奇章公嗜石。石无文无声,无臭无味,与三物不同,而公嗜之,何也?众皆怪之,我独知之。……”如今,白居易为这位宰相所作的这篇《太湖石记》还在,而他却早已化作一堆故乡的黄土。
  我们继续下坡。此时已是深秋时节,落光了叶子的酸枣树上挑着几颗红红的酸枣在风中摇曳,看远处,山上的树叶大半已经枯黄了,黄绿相间的树层层叠叠点缀在崇山峻岭之间。(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下了坡,沿着小河的岸边,七拐八弯的往前走。旁边一小块一小块地高一台、低一台,杂乱无章地摆布着。过了一个水沟,上了一段坡,高岭塬村部终于到了。我们和村上的左书记郭主任打过招呼,他们便领着我们去社里了解情况。一边走,左书记一边给我们介绍:我们这个村子里以前有百十户人家,这几年由于地处偏僻,交通十分不便,年轻人找媳妇困难,一部分人外出打工再没回来,一部分人把户迁到乡政府所在的村了,只在收种时才回来,现在全村剩下四五十个住户了,而且还在不断减少。村部所在的这个社叫白峪社,再往前走就是黑坡湾社、缺坪社。黑坡湾社的住户就在村部对面的半山腰里,坡顶有棵长得十分茂盛的榆树,其它树木的叶子已经枯黄了,但那榆树的叶子还很翠绿,十分显眼。
  我们沿着乡间小路,一边了解着村子里的情况,一边往前走。山路不是上就是下,没有一点平缓的地方,真搞不懂当初人们是怎么起名字的,直接叫高岭村不更恰当?
  山间有清澈见底的小河,小河汨汨的流淌着,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粼粼波光,旁边的地里,收完玉米后留下的玉米杆早已被风干了,风一吹唰拉唰拉地响。山沟里一群羊在悠闲的啃草,还有一段粗犷的山歌从里面飘出来。
  人们的住房就那样零零散散的分布着,像这里的山一样随意而又自然,没有任何约束。家家基本上都是土木结构的房子,院子里堆满了玉米棒,院边拴着的牛迷着眼睛打盹。有将近一半的户大门紧闭,从门缝望去,院子里杂草丛生,房门紧锁,显然久未人住,主人早已远走他乡了,留下这座被丢弃的空宅茫然的固守着故土。蜿蜒曲折的乡间小路依着山势绕来缠去,旁边开满了白刷刷的野棉花,蒿草长得有一人多高。
  看着人们的穿着打扮和言谈举止,让人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八九十年代,人们保持了过去庄稼汉的那些朴实美,这里仿佛是世外桃园,真是休闲养生的好去处。
  送走我们时,书记无不担心的说,照目前的情况,再过几年,不知道这里还能剩下几户人家。
  望着身后这个茫然、失落、萧条的小村子,我在想,这个村子只是农村千千万万个村子其中的一个。人口城镇化步伐的加快,一方面是城镇人口急剧膨胀,另一方面是农村人口大量缩减,一方面是城市学校人满为患,另一方面是农村学校生源断档,一方面是城市房价高若珠峰,另一方面是农村住宅空置闲放……。若干年后,在这个小村子里,是否还能看到炊烟袅袅、牛羊遍山、庄稼丰茂的山村美景?
  
  篇三:失落在那里
  看书,看那些不是文字精品的书,看那些纯洁的内在本质,生命的真实,岁月的真实,人格的完善,没有浪漫的情节······。
  每个人都要经过自己的青春年华,在那个玫瑰色的憧憬里,好多人的那一天都从哭开始。剩下的财富只有抚摸的心了·····。记得小时候76年吧,随妈妈去院外的自由菜场购物,一个卖菜的大妈说到:要是我当了国家主席也到你们院的“国营食堂”花3毛8分钱吃一碗红烧肉,自嘲着又说好久没吃肉了,牙都锈了。
  当我极力的想要忘却的时候,才发现过去的是永远忘不去的,是早已刻骨铭心了。在海边的小梅沙我捧起海水,这又苦又涩的海水徐徐的从指缝溜走,能否留下颗珍珠呢。
  当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家乡,把青春的开始留在了那就匆匆的离开了那里,在那个不属于自己的园子里迷了路。只搬弄一些平庸的人能消受得了的平庸的真理,你就永远也踏不进真正的人生。
  岁月悠悠朦朦的在某个时刻会把人生足迹里的心灵积蓄翻阅出来,让你痴痴的品味着当年的苦,涩,甜·····。
  那些美好的和难以忘记的日子。
  那年我16岁,一人回到了生我父亲养我父亲的家乡,那是我第一次一个人走出院门,不知道要去的地方,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呆呆的保持着一个姿势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也不知为什么流了一路的泪。一辈子的泪都在那次流干了,可今天提笔的时候泪竟然刷刷的流了下来,那些不能忘却的是没有亲人的手是多么的冷。
  新的同桌是打羽毛球的旭军,前面是文静的华平,右前方的是像仙女一样的海丽,还有像哥哥一样待我的陈峰,最调皮的是宏波和海滨,还有那下河塔的(二胡),乌拉,这是我给他起的外号。这几个是我最好的朋友同学,我吃过他们炒的粉干,要我别忘了放香菜。
  我不知道他们的青春在我离开后是怎样的,可他们的影子就像瓯江的水时时在我的脑子里流淌着,从不曾遗忘。那时我也迷醉过,在那月亮上山之前的翡翠山色。家乡的女子总是很美的,像荷叶上晶莹的露珠。
  最后的车站,站里微薄的寒灯洒下最后的温暖,我看见海丽的泪珠一颗颗的滑落在她洁白的脸上。我的心紧紧的收缩着,搜寻着把那时埋葬的水晶挖掘出来,珍藏在心底,永远的。
  车在山里弯了一弯又一弯,我就这样没有一句话的离开了我亲情的土地,看着窗外的山雾里有炊烟冒起,冒着我的心一片一片的伤哩,用手不停地擦着窗上的雾气,当能看清窗外的乡土时自己的眼睛却模糊了。
  和来的时候一样还是呆呆地一个姿势坐着。
  到了杭府,楼外楼的菜在桌上甚是好看,可我一点胃口也没有,偶一回头对服务员说到:来份炒粉干,多加香菜。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和陌生人说的话。
  
  篇四:失落的和谐
  整整十几年了。
  时间慢慢从我的背上走过。
  我是和她一同长大的,由十一岁骑着高楼栏杆、背《腾王阁赋》,对讲还珠楼主的武侠小说开始,我知道她是个多具虚荣心和表现欲的女孩。
  小学的时候,上学是一块儿的,而每次她总是能带上好吃的——九九陈皮、红薯干、泡泡糖。。。。。她吹“泡泡”的时候,可是特大,无论如何我是不懂这玩意的。一切都是从那时开始,而且是那样的美好,她给我留下的记忆和影响是难以磨灭的,几乎在我还没有理解“友爱”这两个字的时候。她就在我身上倾注了一种超乎生命的暖流,以后的生活该怎么样说呢?以后的生活便是一个奇迹。
  上了初一,还是跟她同一个班,流水依旧,风和日丽依旧。可是就在第一个学期期未,她不小心把我眼镜给砸了,右镜片粉身碎骨。当时我灵魂出窍,扬起手就是一巴掌,结果她抱着头哭着就跑回家了。第二天,她给我送来了一个镜片,说是她爸给买的,我当时气还不过来,一把抓过来就走了。
  后来,我们一同考上南宁读书了。
  后来,再后来,她全家搬到遥远的贵州去了。
  情未了,缘犹在。
  “为何看不见,渐渐的长大”。一别多年了,然而记忆不死,这使我时常想起她,她是一会优秀而有良好教养的女孩。与我一样都喜欢文学,我知道我必须放弃,放弃与她所有的一切想象,然而她却走不出我的梦境。我当初很傻,本是为了狠狠地奚落她一顿,可是我为何偏偏这样对待她呢?我内心充满数不清的自责,内心总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
  每个人在他的一生中都有许多的痛苦和辛酸,有许多的寂寞与孤独,在这无形的网中,许多人学会了抽烟和喝酒,人为什么总要选择这样一种方式呢?酒入柔肠,相思入骨。世上也许有许多人都想逃避自己,但没有一个人能逃得了,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不知不觉就在这相互的伤害之中,我慢慢学会了抽烟和喝酒——学会了麻醉自己,学会了如何去爱一个人:爱一个人首先要爱她的缺点。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十几年了,弹指之间,由须臾变成了历史。这其中,跑了许多的家眼镜店,换了许多镜片,但毕竟不和谐!
  后记:一个人的一生中,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学会走路,第一次学会骑单车,第一次偷父亲的钱。。。而她,是我生命中的第一次。她也是个为文学而生的女孩,她爱写诗。后来,因为父亲的工作关系,随父亲到了贵州。那时我们即将都面临毕业,她的前途会怎样?而我也要面临抉择,我的未来又在哪里?命运的拔弄,我们身不由已的离离合合,这样一交错,睽别十几年,回忆起初见她的情景,想及命运的问题,真是个迷!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31263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