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婉的红晕的文章

时间:2017-10-20    阅读:9 次   

  
  篇一:温婉的红晕
  向晚的霞晖轻轻地斜入窗棂,绽开满室的红光,俨然是新娘般的桃红,柔柔地启发我想象的灵智。可是,夜幕渐渐地笼上黑色的面纱,似巫婆的咒语,用黑色的头盖严实地包裹新娘的如花如梦的温婉红晕。温惋的红晕,哎,在今夜,在这中秋之夜,在等待明月升华圆满玲珑的黑暗中,我点燃了红灯笼,一盏一盏又一盏,散发满室的红光,散发满心的红光,滑腻的一缕缕红色的光波,在室内流转,在心中流转。于是,沐浴着温婉的红晕,静定于窗前,等待着期盼着渴慕着光明圆韵的婵娟。
  忘记了一生的周折,浑然无知般的,懒惰的思维使我不懂得寻寻觅觅,却流连于梦的圆环,没有开头没有结尾没有障碍,一任逍遥的梦境自由自在。离奇的梦境有失却年代的深深庭院,青砖大瓦,飞檐雕梁,古朴斑驳,曲邃花幽,隐约在翠绿深处,院前是清澈的蜿蜒溪流,两岸柳树成阴,夜深寂静,聆听溪流和柳絮的摇曳是极圆滑的天籁。每当薄暮后,院内点燃无数的红灯笼,随晚风摇晃,摇晃在庭院内,摇晃在朗朗书声或琴箫和鸣里,摇晃在青山绿水的天慕下,摇晃在我的梦中我的心里。温婉的红晕在梦中在心中,红灯笼,一盏一盏又一盏,冉冉升起。
  今夜,我点燃了室内的红灯笼;今夜,我燃起了心中的红灯笼!怀着温婉的红晕,沐着红晕的温婉,我等待期盼渴慕明月般的圆满,我走向飞升觉悟明月般的圆满。我默诵《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心无挂碍,心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明月似缱绻的诗魂漫自低回在云岩间,明月似温婉的新娘娇羞欣悦在红晕间。凌虚微步的圣灵娇娘,在我的心中凝成高洁的菁华,痴望着月影,落下我心湖的辉光明洁;光明圆韵的婵娟,在我心的花园绽放皎洁的光轮,“起舞弄清影,不似在人间”。
  月光宛若光明的羽蝶扇动微翅悠悠地飘进我的室内,灯笼的红晕因羽蝶光洁密集的亲吻而怒放万紫千红的芳菲。月光的清辉和灯笼的红晕交织挤压混融浑茫的变色,温婉柔弱地摩挲我的眼耳鼻舌身,我的灵魂我的玉宇,我婉柔的心湖起伏无量数的微浪银沟,一齐呢喃着无声的乐章,一齐弹奏着脉络的管弦。明月、灯笼灌注我生命的红灯笼,在我的宇宙冉冉升起。
  月从今夜圆,燃烧我心中的红灯笼,一盏一盏又一盏,爱的觉醒爱的圆满,芳香四溢。我的宇宙的红灯笼是温婉的红晕,荡漾着一圈圈一浪浪的光波,光波呢喃着“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
  
  篇二:温婉的红晕
  你驻足在竹林的梢头守望,那是我必经的归路。
  我是江南的秋风,不经意间轻拂竹影的纤腰。潇潇是竹叶的笙歌,笙歌有着惊魂的心籁;曳曳是秋风的形魂,形魂恍着籁音的光波。休说中秋月最圆,不禁凉风的轻佻,别是风情万种叶叶如袖袂飘舞的光影漫回微澜,微澜影上的你啊,泛起羞涩的媚晕,羞是你静谧的含苞欲放,媚是你婉约的素眸流光,恰似你温婉的红晕,又似我梦寐的灯笼红,今夜离魂共婵娟,依稀前世落银钿。
  “今生爱你,迟吗?”秋风轻抚竹叶的琴弦,弱弱颤音缕缕入微,颤乱的心在空灵的泓水洄溯漫波,溯游到极遥极幽的水湾,也是那样的温婉那样的颤悠。(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捧我的脸,烧吗?”晕了你眉黛的晚云,媚了你明眸的秋波,落一地的叶影斑斓,落一地的欣悦魂萦,还有你温婉的红晕,宛若那空中飘摇的红灯笼恍惚迷离。恍惚着今夜的秋月,迷离着今宵的秋风。
  恍惚是一种状态,“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是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最是那离魂的刹那,直入冥想的境地,聚合到那光芒的点晶,轻轻地飘缓缓地升,飘——散了,升——华了,去到那有无的离合,温润而婉恋,恍如水银的光晶,流非流,凝非凝,捉而不着,迫而不着;迷离是一种情怀,“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纵是含苞,纵是怒放,怎比得那离枝的瞬间,若离情却妩媚,生命之花一次次的绽放又一次次的殉情,花飞花谢花满天,葬花荷锄待花开,此情迷离总关月,华枝天心离轮回,你迷离着你的情怀泛起明月的红晕,那空中的红灯笼,是你灵魂的觉醒丹心的长明。
  “只此今生,足矣!”今夜月最圆,月环的羞涩更深更惚,象酡浓的熏晕,晚云沾了光羽,惹了红晕,恍惚的红光,是那飘摇的红灯笼。
  “如捧明月,幸矣!”温婉是秋风的柔情,潇潇是秋风的梦呓,天籁般轻敲明月的耳窗,竹叶的微澜是今夜的音韵,应和着恍惚的红光,那是灯笼的红晕。
  今夜离魂共婵娟,清风明月叶田田。温婉的红晕在你的心中,在我的心中,象红灯笼,升起那一轮圆满的光华。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9712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