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城的文章

时间:2017-10-19    阅读:8 次   


  篇一:幻城
  恋上一座城市,只是因为恋上那座城市中的某一个人!
  四月的絮花完全顾不得痴男怨女的感受,只因得一阵西风而兀自飘零。伤春更怕春离别,而春,终究也因一阵红雨纷飞而黯然拉下帷幕。就在这暮春将阑时刻,西风吹落桐花,斑斑驳驳萧萧瑟瑟,更著着霖雨霏霏,细细腻腻呜呜啼啼,更带着薄暮渺渺,婵婵娟娟娉娉袅袅。
  独自彳亍于长长的雨巷,看瑟瑟灰色天空,鹤忧云愁,风冷雨凉。老柳锁雾,睡鸦藏尽,远方琴声悠悠,谁人吟唱《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方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蔼沉沉楚天阔。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依旧杨柳岸,依旧晓风残月,犹忆当时一抹藕风拨弄着你的衣角,云兴霞蔚,芙蓉映碧叶田田;雁宿凫栖,禾稻动香风冉冉,回眸不语,绛唇间笑意浅浅!执子之素手,是否就是真的会与子偕老?
  而今又拈红豆,何处寄相思。荷风又轻,莲露却冷,田田翠盖,鱼浪香浮,断虹收却,出水芙蓉,早立蜻蜓!红妆依然狼藉,醉卧偷看桃叶送过兰舟,是否还会误入藕花深处?是否还会争渡?是否还会惊起那一滩的鸥鹭?
  南合已成旧事,玉箫也成旧约,抛却断带残诗,那年那月那天那事,你可记否?回过头来,泪眼却模糊了褐瓦白墙朱埠,黄犬吠歇,又闻卖花忙!青袖揩过泪去,一枝樱桃绕出墙来,晶莹剔透,红唇轻含,风味羞煞了镜中半老徐娘!更是喜煞了流莺啾啭!而我,唯一只有在可望不可及的角度,默默铭刻,黯然离去!
  风渐渐的柔弱,雨丝渐渐的酥软,天空仿佛一下子明敞了,雨珠儿在玫瑰花瓣上颤动着,久久不愿落下,是贪恋着玫瑰的香?还是溺爱着玫瑰的艳?我反而更在意那一丛丛的兰花,雅而不俗,香而不腻!我更会惦记着烟雨江南下窗前的那丛芭蕉,是否经得住了左晚的风剪雨打?连同那一同指点看过的荷花!
  一声怨怼,走着走着,累了丢了哭了笑了,你问我是谁?我是谁?我是千年废刹久佛手心里的一粒红尘一截蛛丝,渡不了自己更渡不了你,我是谁?我就是我!
  可叹尘中梦,梦中蝶,蕉中鹿,真真假假是是非非,是否又真的能做到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人啊!情字难书,只是多少阴晴圆却?多少风花雪月?
  
  篇二:幻城之梦
  曾记得,断桥残雪处,你浅唱着雪花谣,流下爱情里的眼泪。
  顺着你忧伤的歌声,我看见你的心。原来你并非真的无所谓。
  墨尔本的天空并不晴朗。七号公园里,你沉默,她的话也不多。我听见你半开玩笑地对“汪汪”乱叫的小狗说:“老兄,别咬我好吗?”我还听见女孩银铃般的笑声悦耳、清脆。可是,狠心的安徒生,他会不会后悔?
  笑过后,表情有点难过。即使不愿渲染离别,秋风依旧拂过,一片枫叶,一根羽毛黯然落地,悄然无声。那些因为年轻犯的错,随风而过,正如星座书上所说。(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女孩乱乱唱着歌,只是为了彼此心里比较好过。散场电影中,你叹服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双飞。只是白马非马的爱犹如半城烟沙,让人流泪!
  如果当时,又如何?多余的解释,不必说。
  许愿池边,空旷的广场,一群白鸽背对着夕阳。唉!太阳啊,你这坏孩子,为何依依不舍,如此惆怅?
  不知不觉,庐州的月光透过橱窗,毫无保留地洒在墙上、地上、还有你的心上。
  不远地方,是谁在吟唱那首《花满楼》?难道他不知道尘世美丽得多么虚伪?
  静夜思,伴随着酒精的麻醉。她送你的独白在看不清的风景里晃晃悠悠,就像秋千摇摇坠坠。两只飞蛾扑向两盏烛火,仿佛是两种悲剧。燃烧着的蓝色火焰在眼前迷离,伴随着威士忌的甘甜。
  朦胧中你梦见了我,在奇妙的幻城里。我们的遭遇是那么相似,喜好那么英雄所见略同。一样爱看江南的明月,闭眼倾听长江的奔流。一样执著于烟花一笑的倾心,一样醉于丝竹之音的美妙,一样喜欢吞云吐雾和喝威士忌。
  你突然问我我是谁,我说我是晓枫。我诧异,问你怎么在这里。我睁开眼,你消失在眼前。原来不是庄子梦见了蝴蝶,而是我梦见了你。
  看不清的风景,原来是和你在一起的梦境。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9623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