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相逢的文章

时间:2017-10-08    阅读:15 次   

  
  篇一:若别离,为何相逢?

  落花不解伊人苦,谁又怜惜伊人情,空伤悲,独愁怅,红颜泪,谁解此心凄凉。——题记
  冷风轻吹,花瓣乱坠,独倚轩窗,泪水划落。风凄凄,月凄凄,悄无眠,思绵绵,花落泪,伊人瘦,月夜一帘幽梦,谁解其中味?
  执手别离,入骨相思。你的若即若离,我不懂。我的真心真意,你知否。心心相印,却只幽幽一曲,花开为始,花落即终。痴心梦碎,只遗落一地繁华。相守,不在此生,笑问谁是红尘摆渡人?叹,世间情为物?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画悲扇,等闲却变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很喜欢这几句,心里不停念着,不知不觉的泪水划过指尖,碎了一地忧伤。
  陌上寒烟,岁月流转,人生就是这么多变,红尘匆匆,一生相遇,三世情愫,遇见了,爱上了,最终离开了,失去了,是谁的错?三世轮回,谁会为谁执着等待?红尘有爱,谁会为谁不离不弃?
  夜已深,曲未终,人已散,情未了,缘已断,流年渐逝,漫长时光里谁不曾为谁等待!轻捻一纸素笺,写上流年的感伤,把曾经执笔成卷,葬与红尘之中。
  若别离,为何相逢?也许,风华是一指流砂,苍老了一段年华,匆匆而过,不留痕迹,唯有回忆。
  
  篇二:若重相逢
  风在独啸,秋天已来到身旁。这是第几个秋天,多少次滑下寂寞。看见你笑的人很多,却不会因此陪你到最后。
  这一次更为理性,理性的计算曾有几个玩伴。这一路不长也不短、不苦也不甜也就那么恰巧的走散了那么几个人。也仅是回想起来,一些支离破碎的画面,纪念曾在一起的时光,然后,随着压力越来越大、睡眠越来越浅、空洞越来越多,也就这么散了,淡了。未成年的心还未见识外面世界的精彩,就先添了几分无奈。
  你说,有什么可以大过天。友情?爱情?还是亲情?为何在花季我们都走散。不要说,是天注定,注定一个时间段一个挚友,伴随各式的过程后,又开始断开,再继续重组。我们的脑容量很小,于是也就忘记了某个时间某种笑颜的某些人。我们渐渐老去,某天回到老地方,看见的却是一地枯草。我记得我来过,却想不起同行的人。我们躺在病床上,身边却没有一个挚友,一个了解你所作所为、知晓你思想品性的旧友,就要空虚的离去吗?
  我的余生还很长很长,却不会有几次巧遇,所谓的千载难逢。为何感觉我被搁下,而岁月的尽头我又可以忆谁。
  
  篇三:再度重相逢
  初恋是一剂毒药,如罂粟般摄人魂魄,沁人心脾,有多少人就这样被甜蜜着,被盅惑着,宁死也不肯放手。——题记
  昨晚,刚要入睡,朦胧中收到老同学王丁的短信:“我终于帮你打听到了英子的消息……”我偷眼瞅瞅睡在身边的妻,她双眼微合,满脸安详,已经恬然入睡。我轻轻爬起,穿上拖鞋,悄悄溜进卫生间。拨通王丁的手机号,“喂,赶紧发短信把她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现在说话不方便,详细内容,天亮我再打你电话。”
  不一会儿,手机信息提示响起,我迫不及待的点击阅读“她后天中午在省城下火车,然后回老家。据说就她自己带个孩子,老公没跟着。”我悄悄回屋躺在床上,再也没有睡意。
  那个让我魂牵梦绕的身影,那个让我默念千遍万遍的名字,那个我苦苦寻找了十几年的连手都不曾碰过的喜欢穿红色上衣的女孩子,如今终于让我得知了她的下落。王丁在她老家所在的乡当派出所所长,我早就托他帮我打听过她的去向,可一直杳无音信,我曾经怀疑是他故意不告诉我,因为上学时他也对英子深有好感。
  如今她就要回来了,我决定开车去省城接她。我脑子里装满了对她的思念与愧疚,哪怕只为接她送她一程,哪怕只为仅仅看她一眼。我在琢磨该穿哪一件褂子,哪一条裤子,哪一双鞋。我还在演习怎样说第一句话,我甚至推测她见到我会有怎样的表情,怎样的言语,她会不会哭。(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我一夜未睡,脑子里全是关于她的一些记忆,那个曾经受人之托,替别人写情书给我的女孩子,那个独行特立,个性张扬,桀骜不驯的女孩子,那个在演讲比赛上与我不相上下,并列夺魁的女孩子,那个难以捉摸,忽冷忽热,忽近忽远,过尽千帆终不见,千呼万唤始出来的女孩子,她曾经那么顽固的占据我整个心。以至于每次搂着妻子入眠我都幻想着是她,是她,应该是她。
  天刚微微亮,我就迫不及待的穿衣出门,给王丁打电话,确定她的乘坐列车车次,到站时间。我还要做些准备,我要把以前曾经写给她的却未能发出的信找出来带上,想以此来证明我爱的真实而深刻,用情专一而浓烈。还没等我收拾完毕,车行伙计就打来电话说有一辆宝马车他们找不到毛病让我赶紧去看一看,我急忙把信压到枕头底下,下楼开车去店里。忙活了半天终于把车修好,交代几句,继续回家收拾,我还要去理发店修个发型,上网查一下省城火车站附近好一点的宾馆一天要多少钱,或者只要一晚上甚至几个小时多少钱。
  回到家里,被褥已经被妻子叠好,唯有枕头还在那里,信还在枕头下面,貌似纹丝未动,可我很明显感觉妻子已经动过了,然后又照原样放了回去。因为她从来不允许唯独一个枕头放在床中央,每次她都会把被褥叠好收起,枕头拿走,把床单抖擞得干干净净再重新铺回去的。我把那些信装进包里,做贼心虚般的注意着妻子,可她并没什么异常,但愿我的担心纯属多余,纯属意外。
  天黑了,我告诉妻子,明天我有事要去省城一次,她只嗯了一句,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问东问西。晚上,我搂过她,心虚地想给她一些温存,我发现她的枕巾却是湿的,在微弱的床头灯的照耀下我发现她的眼睛泪光朦胧。她执拗的别过脸说:“关灯睡吧,明天你还要开车出去。”
  我想起了我们的曾经,妻子与我是大学同学也是高中同学,在我与英子为了某事闹别扭期间,她就一直默默的在我们身旁不言不语,直到我俩“很巧合”的考到一所大学,而英子却报考到了别地。后来我始终记不起究竟是为了什么我和英子吵架赌气然后互不理睬,直到我伤心欲绝,后悔无比想找英子道歉和好如初时却再也没有她的讯息。而妻子却一直陪着我,始终默默不语,在我最痛苦,最无助,最失意的时候,是她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和温暖如春的陪伴。后来很自然的我们就走到了一起,结婚生子,过日子。可我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影子,我知道我终究不会忘记,也许妻子也知道。
  天终于又亮了,我穿戴一新,收拾完毕,开车起程。儿子爬上我的车子怎么哄也不肯下来,我恼怒不已,我知道带上他是绝对不可以的,我害怕妻子会像往常一样说:“那就带他去吧。”我心虚的望望妻。很意外,她并没有说那样的话,还很卖力的哄儿子下车,后来实在不行,她就使劲儿抱走了哭闹不止的儿子,然后对我说:“走吧,他一会儿就不哭了。你开车慢点儿,早去早回,今晚吃涮羊肉,我们等你。”
  我感激的看看妻,启动了车子。我要去见我的恋人,我的初恋,我的最爱,我的心像小鹿狂跳不止……
  我所在的城市距离省城大概要一百公里,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我看了看车次火车要四十分钟以后才到站,我把车停好,找了个最有力的位置守在车站出口处,我要拿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领,决不能让英子从我的眼皮底下走掉。我不断地踱着步,感觉时间极其缓慢,每一份每一秒都如同针尖在我心头扎过。我不知道小英子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是高了胖了?白了还是瘦了?我不知道她是恨我还是爱我?抑或又恨又爱我?我不知道她找了个什么样的老公?有没有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我希望是个女孩子,如若可能,我希望将来我的儿子能和她的女儿结婚。
  就在我感觉时间过得极其缓慢,胡思乱想,到处乱窜时,铃声响起,火车到站。我瞪着炯炯有神的大眼睛一个人都不敢放过紧紧搜索着那记忆中的身影。大部分人群都过去了始终看不到她的影子,我的情绪几乎要因过分的紧张而低落到极点。这时候,我远远发现在最后面一只手拉皮箱,一只手牵着个小男孩的正是她,正是我千寻万找魂牵梦绕的英子。我在站口大喊她的名字,她愕然的望过来,脸上有一刹那的惊喜。我接过她手里的皮箱说:“我等你好久了,我是特意来接你的啊。”
  我们上了车,我说“走,先去吃点东西吧。”我找了一家很不错的餐厅,她跟孩子坐在我对面,我发现她一点没变,除了少了一点调皮多了一点沉稳之外,她还是当年的摸样,还是我心目中的样子,她就像一只我永远都无法征服的小兽,永远具有摄我心脾,令我无法抗拒的魅力。我们一边吃一边不着边际地聊些话题,我发现先前的草稿丝毫没有用武之地。虽说模样一如从前,印象依旧如昨,可我感觉还是有了太多太多无以言状的生疏感。
  吃完饭,不知什么时候她已趁去洗手间的功夫结完了帐,我心里莫名的沮丧起来。她总是这样,丝毫未变,始终不给别人显示的机会。吃完饭,她问:“现在去哪里?”我想要说,我们找个地方歇一歇吧,况且我们也应该有好多话要说,不是吗?可是还没等我开口,她的手机就响了,只听她亲切地说:“老公,我下火车了,放心吧。再有两三个小时就到老家了,到时我给你打电话。你开车千万别喝酒,记住了哈。”我注意到她脸上的笑容优雅而恬静,语气亲切而自然。与此同时,我的手机也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爸爸,妈妈说,让你开车慢一点,天黑前一定要赶回来,我们等你吃饭。”一种莫名的失落与懊恼忽然席卷而来,到嘴边上的话还是被我一赌气生生咽了回去,我终于明白,这个女子不再属于我,她只不过是我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不管我怎么念念不忘,痴心未改,终究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我咬咬牙说:“走,我送你回家吧。”她的脸上似乎掠过一丝无奈,然后上了车。
  省城离她的老家不到两百公里,走高速要不了三个小时。她坐在后座上,我从观后境里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很复杂,言语不多,我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就这样一直沉默着。孩子已经伏在她膝盖上睡着了。她说“慢一点吧,不着急的。”我说:“嗯,”猛一回头,发现她哭了,眼里满是晶莹的泪花。她说:“我晕车了,好难受,停一下吧。”我把车子靠边停下,她出来,蹲在地上。一阵风吹过,把她的头发吹到脸上,我情不自禁的摸摸她的头,撩起她的发,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花。这是我们十几多年第一次亲密的接触。我多么想把她紧紧搂在怀里,我多么想轻轻吻她流泪的面颊,我多么想夜夜拥她入眠,时时与她缠绕……可是,我知道她不是我的,我也不是他的,我们如同两条已经相交过的直线,再也没有交点,只能越行越远,远到万水千山,远到天涯海角,再也无法触及。
  她抬脸问我:“难道跑这么远你仅仅是为了送我回家吗?”我无语。不送你回家又能怎样?去住宾馆吗?住一夜又能怎样?终归你不是我的,我不是你的。我沉默了。她上车,我们继续前行。每过二十分钟,她都会自言自语,“我快要到了。”“我快要到了。”我知道她是希望时间能够慢下来,慢下来。我何尝不希望?我何尝不希望忘却过往,淘尽风沙,让时间就此停留。我多么想开着我的车,带着我的最爱去一个遥远的地方,可是,现实告诉我不可以也不可能。我们无能为力,我们毫无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我分离,越来越远,直到再也消失不见。
  回去的路上,我把车停到路边,不能自已,哭了好久,好像要把所有的思念与爱恋都哭出来。然后,我用矿泉水洗了脸,朝着家的方向绝尘而驶。我知道那里有我的爱人,我的儿子,那里才是我温暖的家。
  
  篇四:相逢不语
  西风乍起,人间天上,
  除却我心而外,芸芸谁会秋凉?
  不忍见萧萧黄叶,匆忙忙紧闭疏窗。
  紧闭疏窗。几多旧事,几度思量。
  当年,春光窄窄,春意盎盎。
  与你诗词对垒,酒酣茶浓,胜似初妆。
  而今只影随水流,不解四处香魂。
  却晓得当时笑语、当时欢乐,非是寻常。
  人生的悲剧也许只是上天故意给艺术天才准备的素材。
  何为美?美只是对旧时光的一种陶醉罢了。只有悲剧的烘托,才能感觉到美的存在!
  曾经那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熟悉得足足度过了两个人四分之一生命的历程,熟悉得惊醒过纳兰多少辗转反侧的梦寐。
  当年,花花草草秋千架,风风雨雨燕双归。韶光流转,琴瑟合鸣的日子被时间的音符扰乱。就像有人说:少年的爱情,总是不够用。纳兰与表妹之间,既有两小无猜的天真,也有蒙咙难言的情愫。
  上天从不会为一个天才制造幸福,如果有时候真的赐给了幸福,其目的也往往是为了毁灭。当他陷入莫名幸福无法自拔时,表妹却按旗人规矩被选为秀女。一入深宫,旋成陌路。都道侯们一入深似海,何况皇宫!
  当他追随皇帝左右,出入宫廷院落的时候,他又怎能忘记,就在这宫闱深处,正无声地藏着自己那童年的玩伴、少年的诗友、毕生的眷念!
  要见表妹,一定要见一见表妹!
  机会终于来了。适逢国丧,皇宫要大办道场。纳兰灵机一动,买通了进宫诵经的喇嘛,裹挟在袈裟大袖的僧人行列中偷偷地混进了皇宫。
  混入皇宫,偷见内眷,纳兰怎会不知这是何等的罪名。但他还是去了,不是在一时的冲动之下,而是在周详的计划之后。
  皇天辜负过这对有情人,这一次也终于给了他们一个机会。纳兰见到了表妹,他也在人群中,偷偷地发现了纳兰。这是纳兰的初恋,惨痛而刻骨铭心的初恋,曾经不知不觉地开始,却在转瞬间泯没成泡影!
  为了这次见面,纳兰已经冒了天大的危险,他偷偷地换过了装束,裹挟在人群之中,近近地望了她一眼。仅仅是咫尺天涯间隔,却只有“相逢不语”。
  相逢不语,双方都看见了对方,那女子在纳兰眼中宛如秋雨中的一株芙蓉,艳丽、哀戚、泪泫,那脸庞泛起的无法遮掩的红晕正是对痴情纳兰最直接的倾诉。倾诉了一颗心、多少事、几般情。那云间的凤钗也只顾着回应着阴晴不定的光晕,明明暗暗,迷离如当年的往事。
  相逢不语,寄托了多少日夜的相思。此刻,却只能相逢不语。美丽的错过,是一个没有终点的圆。看得到你,却再也感觉不到你的温度,心在滴血,心在凝聚,悲这一世的相遇只留下这一世的忧虑,这一世的愁续!明明你就在眼前,却不能轻言低语,心在哭泣,心在抽搐,叹又一次的相逢,只留下又一次的心碎,又一次的绝望!都道相逢无期,当再次的相逢成为了永别,不知道此时此刻的纳兰若是预知了这个结局,还会不会义无反顾地冲开人群,冲开禁忌,冲开漫无边际的风险与藩篱,冲上前去,和她说声:好久不见!
  于万千人之中,遇见要遇见的人。
  于万千年之中,在时间的荒涯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迟一步。在恰好的时间,恰好的地点,恰好遇见了恰好的你!
  当一切也只能以沉默作结语。让刻骨铭心的感觉在皇权下无可奈何地枯萎下去。那一刻,一份悲微的爱恋如同落花,在秋风中无力反抗地从枝头跌落,在下坠的时候只能留下最后的一眼眷念!可怜、可悲、可叹、可思、可泣!
  幸福的短暂出现总是在为悲凄的结尾做陪衬。最后的相逢,最后的不语。想要开口低唤,又怕被人听见;想要一诉离愁,却只能转过回阑轻叩玉钗。回阑九曲,心思九曲;玉钗几重相思,你我安知?奈何间,千言万语,只化作颊上红晕、眉眼无声。相逢不语!
  安得与君相决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8629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