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微笑的文章

时间:2017-10-05    阅读:18 次   


  
  篇一:最后的微笑
  秋日飘零的落叶,带走了我八十三岁的婆婆,也带走了我们心中,那涓涓流淌的母爱。
  绵绵秋雨,送了她一程又一程,阵阵秋风,吟唱着了一首又一首哀婉的歌;那飘零的落叶,随风走走停停、停停走走,仿佛是婆婆那依依不舍的身影,又仿佛是她追随公公西去的脚步,这身影承载了婆婆一生的辛劳和疾苦,这脚步饱含了婆婆对公公,那无限的思念和对儿女们,那深深的眷恋;瑟瑟秋风,将婆婆那最后的微笑,也永远的定格在了我的记忆里。
  凄凉的秋风,悄然无声的潜入了心田,将我的心变得越发的沉重、空寂;婆婆走了,那个温馨的港湾空了,我们的心也随之空空荡荡,心底里的那份牵挂,伴随着婆婆离去的脚步消失了;婆婆病入膏肓时,那最后的微笑,就像一幕电影,闪现在脑海,它婉如一缕阳光,温暖着我那凄婉的心,每每想起,都让我的心情有些许的释然;就在一个月前,我们接到了婆婆病重的消息,我的心一下子缩紧了,二十几年的婆媳情,让我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尽管,我们的情感,是那样的寻常、普通;尽管,我们之间没有母女那么的亲密、那么贴心;几十年来,虽然,我们天个一方,但那朴实,真挚的情感,让我们相互交融,婉如一杯清茶,虽然清淡,但那淡淡的芳香,确让我们彼此牵挂,彼此理解,彼此包容;彼此品味生活中那点滴的关爱,彼此感悟生活中,那波波折折带给我们的那苦涩的幸福,所有这一切,都让我们一步步,走近彼此的内心,时而,我们是婆媳,她会和颜悦色地告诉我,天冷了,孩子大人都穿暖点,千万别感冒了,时而,我们更像母女,她会大声的训斥我,不会过日子,乱花钱,不知道节俭,时而,我也会大声地同她讲:“给你寄的钱,为什么不花,你老攒着做什么,你不知道心疼自己,以后我们再也不管你了”。每逢她的生日,特别春节,无论多忙,无论车票多么难买,我们都会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来到她身边,让她尽情的享受天伦之乐,儿女们的呵护;我也会像女儿一样,买一件她喜欢的小棉袄送给她,看到她高兴的样子,我从心里感到欣慰,一路走过来,有过争执、有过抱怨,但更多的是理解和带给彼此的快乐与幸福。(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如今,她留给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我想她此时此刻,多么希望孩子们都围绕在她身边呀,多么希望儿媳像女儿一样,姑爷像儿子一样陪伴她;给她最后的关爱;一个强烈的愿望驱使,我登上列车,来到她的身边,去尽最后的一点孝心,我不想让老人带着遗憾走,我也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尽管,我不是一个十分称职的儿媳。
  老人家有三个儿子,老大因为早些年的家庭矛盾,很少跟她往来,尽管同在一个城市,但跟少问津,老二远在异国他乡,经常能陪在老人身边的只有大女儿,看到大姐疲惫的样子,再看看躺在床上的婆婆,她身上插满管子,双眼微闭,呼吸微弱,那一刻,我的心很酸很疼,我们寸步不离的看护着她,为她翻身、揉背,换药、喂饭;几天下来,婆婆清醒了很多,尽管,她还不认识我们,但她知道点头示意,能轻微的挪动自己身体,看到婆婆的变化,我们的心也轻松了许多,爱人的脸上,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一天清晨,当我用毛巾,为她轻轻的擦拭嘴角时,我突然看见,她对着我慈祥的微笑着、频频点头,并用擦着针管的手,轻轻拍打着我,我顿时热泪盈眶,我知道她认出我了,尽管,她不能讲话,但她知道了,儿子媳妇都回来了,孙女也回来了,知道一家人都在为她奔波;我想,这一刻,她一定是很欣慰,很满足的,这一笑,了却她心中那长长的思念和久久的牵挂,这一笑,也让我们的心释然,但这一笑,也成为婆婆一生中,最后的微笑。
  几天后,婆婆走了,她把那最后的微笑,留在了人间,留给了儿女,无论是岁月长河的冲刷,还是风霜雨雪的洗涤,它都永久的住在我们心里,都将是深秋带给我们的,最温暖地慰藉!
  
  篇二:最后的微笑
  他死了,你会哭吗
  爱:我哭,他会活过了么。
  那我死了呢
  爱:
  红楼梦悠然,吾悠悠矣静。绸凌断,魄众众之散……
  优雅的音乐轻细的缓缓发出长长的独吟,显得无比寂寞。如果正值打雷下雨的黑色天气,我能否把它说成是何等的无助和落魄呢。
  人生就像一首暗歌,你可以选择让它轻快,或是繁冗。
  门窗顺势的被拍的砰砰作响,就那样听话的顺着气。里屋断断续续发出低吟的女声,呜……呜……
  像是前世的呼唤,呼唤你的归来。
  长发扬扬的飘在胸前飞舞着,干净的纯白纱衣呼呼的随着凌乱的长发起舞,飘荡在空中。
  你房间是放了鬼片么,可以关掉么。
  什么。
  你屋里有人在哭,你是放了鬼片么。
  呵,可是,我没有开电脑啊。
  自来水哗哗的流淌着,洗净头发觉得心身轻盈的舒适。微笑,缓缓擦干湿哒哒的头发。
  窗外开始大颗大颗的落雨,急速旋转的落下砸在玻璃上,像是受了极度委屈无处发泄的孩子。我黯然淡笑着,何必如此慌神,究竟何意。
  白纱微微在前面举起双手,缓慢而喃喃着。
  你看,是冰雹。不是雨,不是雨。
  细观酌,风里是没有融化的一块一块冰块迎来。疯狂的摔在玻璃窗上,在反弹几尺然后坠落。就像飞蛾似的迎面扑来,却还没有到达目的地就已经瞬落,留下的是碰撞时流下的眼泪和鲜血凝固在碰撞口,随着风慢慢干枯凝华,不留下一丝曾经来过的痕迹。
  一泼接着一泼,像是老天爷在上面发威,胡乱的把玉池的水变幻成固体然后抛下。孰不知,他抛下的岂止是那些令人伤神的虚无缥缈,还有与不可脱的责任。
  望着玻璃上唰唰唰的急促和坠落,心里顿时怅然。
  我们下去看看吧,你说这能砸死人么。
  白纱急促的晃动着。
  你想死么。傻子。不看看这颗粒有多大,下的有那么多,那么快。
  推开睡房的门,惊天动地的泣吟长长回荡。呜……呜……
  白纱惶恐的睁大瞳孔万分激动。
  就是这个声音,就是这个声音。
  女声强烈的撕心裂肺,像是受了极大屈辱后的狂鸣,要冲破最后的提防。
  白纱仿佛受到了刺激,彷徨的弥漫出安静的脸,开始的焦虑反而荡然无存。风从窗户的缝隙挤进,缓缓吹起白纱,长发和着白纱无力的在半空找着支撑点。像是折断枝叶快要断气的一只百合。一颗晶莹剔透顺着白纱苍白的脸无声滑落,啪的一声滴在微微扬起的手背上,开出一朵灿烂的花痕。
  不要怕,不过是风的声音,你看……
  拖鞋急促的哒哒哒,跑到阳台上,用力把一扇窗户推开一个缝隙。顿时,女声狂怒般涌进,落地窗吹的高高扬在半空不断翻滚。大颗大颗有力的雨和冰雹争先恐后从那道口子砸进来。屋内的衣服吹落残败了一地,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没有了一点平常鲜艳的傲气。阳台瞬间水流成河,和着寒气无肆蔓延,积起大朵大朵的暗花。
  手忙脚乱的使劲推动着窗户,小小的窗户缝隙却用了平生最大的力气。当窗户好不容易在闭合的那一瞬间,抬头嘴里却喃喃,不可能,不可能,面无表情望着窗外,本来四层楼高的树,枝干和密叶是密密麻麻挡住低一层的阳台的。夏天一吹风,树叶斑驳的在窗前晃动,甚是清凉。现在那密密麻麻的绿色荡然无存。俯下身去,大树从主干断裂,上半截横横的躺在其他树干上搭着,断裂处鲜嫩的肉白花花的裸露眼前。雨水浇在那白色断裂处,然后顺着下半部分依然直立对天的主干往下急速流淌,仿佛爆发的血。放眼望去,前方尽是大片大片东倒西歪的怨绿,虽然在战前全力抵抗,却还是落得个残枝败叶。
  傲风开始起旋,环绕着拥抱,绕成一个从脚一束上青天的圆柱体。圆柱体吼吼的发着怒气,飞快的在窗前从右到左翻滚旋转,然后远去。不知是那颗树的一大支枝干被撕掉了,大块枝干带着密密麻麻还没有来得及掉落的树叶被风玩虐似的高高抛向天空,然后一路追赶。不让它有半丝坠落逃跑的机会。
  白纱眼神开始浑浊,疯狂摇着我的手臂。我甩开她的手,不愿离去。
  嘭的一声,一束雷电从天坠落打在半空,顿时半空红黄蓝五彩缤纷的不断变幻。桥下的车受到严重的阻力,开得十分缓慢,不细看是不分不清它们是否在移动。路上没有一个行人。只有雨的掉落声,冰雹拍打声,风的呼喊声。就像回到了荒无人烟的远古时代,大自然真真切切的主宰着世界。
  过了许久,终于一切平静了下来。
  下去吧!
  我望着白纱,白纱安静的点点头。
  软软的拖鞋踩在破碎的玻璃上,无数叶子挂在树干上掉落在大片大片的水泥地上。一扇两厘米厚的玻璃窗被分成无数颗骰子大小方方正正的正方体,散落一地。捡起一颗放在手心,晶莹剔透。
  你看,怎么每一颗晶莹剔透的尺寸一模一样,丝毫不差。
  望着白纱,内心颤颤微笑。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8368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