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之行

时间:2017-09-17    阅读:139 次   
作者:造梦师


  我喜欢黄昏出行,喜欢它独有的辉煌和清静。
  
  这几天傍晚,我总要去孟老师的托管班,一是为了帮他辅导孩子们的作业,二是为自己能招两个学作文的孩子。
  
  我家离她家有两站地,下车后进一小区,最后一幢楼便是她的家了。
  
  一个人,走在从容的清秋里,棕色的皮鞋踩着棕色的落叶,望着西天落日后,淡蓝色的天际和着淡蓝色的凄清,心间廖廓尤然而起。没有归雁天空过,却有往事上心头。此情此景,多像我少时上学晚归的境况,然而,一切都如一场梦,那是父母留给我在人间的美好回忆,又甜又苦,五味杂陈,年光虽久,一样楚楚……
  
  犹是到单元门边,望见那堵围墙,虽然是目所能及的有限剪影,更以无限的磁性令我穿越年光,回到那清俭和单纯的岁月……老屋,旧墙,散淡的人心,没有悲戚和过分热烈脸颊的人们……
  
  每每行至,每每深读。脚步沉吟,旧事奔涌……(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sanwen.com)
  
  记得儿时,我家住在一户地主修的大院外,为防强盗,他家修了围墙,墙的四角各有炮台,台上的射击孔泛着黑幽幽的森严。解放后,岁月风化,那墙只剩下残恒断壁。像个老的没了威严的庄主,虽说只剩下一襟晚笑,却带着一股家教般的威仪和慈祥。
  
  我小时候常于墙下玩儿,老墙泛黄,提前折射出春的暖意。夏日的雨天,常见墙下的黑洞里爬出一种黄绿相间脊背的蛙。有人说,这蛙是不可侵犯的,好像要变蛤蚧。蛤蚧,一个死了,另一个会自投罗网,甚至绝食,宁愿在太阳下晒死。人赞:生有定偶而不相乱,偶常并游而不相狎。就连寻食也在一块儿,找到一点食,平分共吃。真乃生并同穴,死并同药。它的忠贞,使人类自省。也有人说,这蛙不过是青蛙日久得不到水,只靠雨水或者草间露水维系生计而变异成这四不像的样子,并非蛤蚧。
  
  听后,觉得后者的说法破坏了我的梦,它如金属块儿,散发着冰冷和失落。我更希望,那种“在天愿比翼,在地共连理”的绝唱,并着老墙,永远耸立!
  
  墙,不知为什么,总能与“家”这个字相偎,使之,带着一种温馨的烟火暖味儿,它有着防卫的依赖及血脉的亲和,就像一本老书,记载了一串串旧事的脚印,温情又沉敛……
  
  乡愁,惊鸿一瞥地闪过,红肥绿瘦地闪过……
  
  进了教室,一切,被孩子们热烈的呼声所代替。
  
  孟老师,40出头的年龄,长发披肩,两颊依然如蔷薇,眼角眉梢,挂着女性的温婉良善。
  
  多数的同学在认真完成作业,也有极少的小男孩儿边写边玩儿,有时,还高一声低一声地说话,就像春天林子里的山雀,哪条枝上都有它“喳喳”地叫声,隔一会儿,便能听见孟老师大声制止,令我想起一句话:“有种爱很深沉?它的表面裹着霜”
  
  是的,孩子们还在懵懂的年令,还不知道将来没有知识是多么可怕,虽然,他们口里背着“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此时荒凉,就可能促使以后河道的堵塞,处境的不如意。
  
  知能生智,智生高远。你误学习一季,学习误你一生。
  
  这些,父母懂,老师懂,所以,不停敦促,时时告诫。俗话说,师者父母心啊!今年暑期,我班4名同学报考1中,语文都打110多分,都进1中了,那天,我乐得像个孩子。所以,我懂孟老师的切切师心。
  
  教育,树人,就像一棵千年古槐,开满洁白的花。人们只看到在编老师的辛劳,有几人看到托管老师的良苦之心,她们就像树下的根,默默地倾注,悄悄地输液,而且,永远得不到在编老师那种受人尊崇后的骄傲和自豪。
  
  会背孙子兵法,不会打仗,那叫虚才,马谡也!
  
  会打仗,而不会背孙子兵法,叫将军不知围魏救赵,读书不求甚解。
  
  托管老师,两者皆通,真乃全才,尽管名不见精传。
  
  少年是最可爱的,可爱在他们的简单,纯洁。人之初,性本善,多好啊!可惜人长大就心机了,就事故了。顽劣不学的孩子,长大会受因果的,可是,他们还在浑然不知中执着。
  
  孟老师还雇了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听说大学毕业,脸上还带着稚气。她一边检查作业,一边辅导一个二年级的小女生,她低声说着,浇灌着,润物细无声着……
  
  晚6时,我家住的柴草市已灯火齐明,大道上车水马龙,匆匆奔走的人流中,有我晚归的脚步。秋末的凉风呼呼地吹着我的脸,翻阅着我的头发,冷清践踏着我的思维……
  
  孤独,绝世的孤独又来邂逅,接至,就是又一次客舟听雪。
  
  风是不是苍天在长叹?风是不是大地不知所措时的踌躇?
  
  我若是个经济丰裕的人,会不会于这么晚还走在风里?然而,我又有些喜欢夜晚的凉风吹着脸,无端着狐媚的魅力,吸引我,像一枚无形的石子,打在夜的额上,开出一朵圣洁的琼花……
  
  几乎于同时,又有一句驳自己的话浮于脑际:“优秀的人才和作品常出于逆境,史学家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说,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大都圣贤发愤之所作也”。
  
  逆境能使人更快成熟,所以我们别怕脚下的困难,逆境如逆水行舟,划过艰难河道,会感知放舟千里,奔向大海的喜悦。是的,我开始文学创作那年,正是我有病那年,是文学,令我于挣扎中穿上舞鞋在白云上独舞!
  
  我当谢谢疾病和文字,那是我的菩提树啊!
  
  禅说,人类陶醉于自我的知识,就如蝉陶醉于自我的叫声,诚然,僧陶醉于禅又何常不是?人都有自己的茧。我非大觉者,我破不了茧,恪守不达到,用我的刀饮我的血即可,或者说,由于我织就茧,无损自己和他人,便适者非虑也!往往,人能破他人的茧,而破不了自己的茧,那便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了。
  
  想到此,忽觉眼前满是春风,几乎会在明晨就吹绿两岸,那如烟的绿色帷幕。吹青原野,让我们看见草地的羊群,会有春风,如歌,如笛,吹的丁香花开满江城……
  
  我只和文友合伙出过两本诗集。我最想出书的心思是在我写作的初期。而后,越走就越觉得自己渺小,越走越觉得自己浅。我有过散文出版费用很低的机会。但我因身体不好,都推辞了,我深感写作给我的最大收获是,它让我的心田绿了!生机了!我嗅着文学垅上飘来的芳香,忘了生命中的雪……
  
  如果没有跌宕的生活,心里地煎熬,就没有我与文学的厮磨,“过尽千帆皆不是”,原来,文学才是我的知己。
  
  到家了,闪着橙色光芒的那扇小窗就是我的家。
  
  黄昏之行,斜阳寒草,华灯初上。也城南旧事,也童声新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6567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