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还肯来一勺自由

时间:2017-09-14    阅读:73 次   
作者:白天睡午觉


  我一直在寻找一种廉价的自由。
  和其他那些20出头的年轻人一样。
  我的文字,在等待一些和我一样的人,一样的处境,一样的心态,一样的平凡,一样对平凡充满着不耐烦又却在外界烦扰复杂之间茫然困惑的人。
  这样的人,最渴望自由。
  却对自由无知。
  
  自由带来极大的满足。
  无知给这种满足加了buff。
  自由的时候,空气是稀薄的。
  摆脱了空气阻力,我是说。
  
  自由让上学的人不想回家,回家的人不想回学校。
  高空的鸟儿,或者,外大气层的战机。
  飞行需要高度,那里稀薄,放松。
  当然你还得能在高空不被憋死,这无法避而不谈。
  
  18岁之后,有两种自由。
  在家里享受感情上的自由。(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sanwen.com)
  那些老朋友,那些感情不会生锈的铁哥们,可以肆意的喷洒不经大脑的话语的篓子。
  篓子们微笑着对你,或者微笑着说着mmp,心里和表面的微笑是一致的。
  我们在没有心机的时候相识,在没有心机的酒里长大,然后忘记了心机,老去和死亡。
  
  在学校的时候享受时间上的自由。
  只要完成在一个固定的地方呆上8个小时的每日任务。
  无论几点睡觉或者干什么吃什么,除了警察没有人会管你。
  
  这两种自由廉价。
  正确的说法是成本很低,但是很多人误当作廉价。
  廉价让你恣意,过度,造作。
  然后惹恼了周围的物质。
  他们让你去结账。
  理直或者气壮。
  你前胸贴在柜台上。
  
  哦,钱包。
  你在买单的时候犹豫了。
  后来你酒醒的时候发现了更多。
  你在谈感情的时候比较了,在自己的兴趣面前选择了,不会为了吉他攒钱了。
  终于还是知道银行利息有多高了,开始对着新闻联播骂人了。
  胡子长了的时候,不愿意出门了。
  那只刚才还在天上潇洒的鸟,肺里开始燃烧了,翅膀挥不动了。
  然后和太阳一起掉下来,那些温度,潮湿,噪音,一点点全都回来了,最后像被丢到一锅汤里。
  Pong!羽毛打湿了。
  砰!摔碎了今天第一瓶酒。
  
  在坠落的时候尽全力睁开眼。
  在眼睛还看得见地平线的最后一个瞬间。
  在那一个瞬间,发现自己长大了。
  掉进的是海那么大的杂锅里。
  是你起飞前听过的所有的话里描述的一致的那口杂锅。
  你在天上的时候听过他们的歌,他唱颂着伟业。
  在擦锅。
  现在你下来了,满肚疑问。
  你问,他们为什么从外面擦锅。
  
  哈,擦锅啊,只是为了擦锅啊。
  从外面从里面,都是同一个锅。
  所有的问题都是一个道理。
  自由,终归只是说说而已。
  就像刷牙,只是等她回来而已。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4284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