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照片的文章

时间:2017-09-07    阅读:56 次   

  
  篇一:照片
  不管你在海角天边,你的笑脸总是在我脑海浮现。
  ———题记
  雨,本是我喜欢的,却被它的细细绵绵、断断续续弄的烦燥不安。喜欢它倾盆下完的形式,干脆而利落,既能看见阳光,又能看见顽童在雨路嬉戏。
  夜晚来临,借着无人,我拿音乐来抵挡这烦燥不安,然后拿起鼠标点进空间的相册,看着自己以前的怂照片,偷偷的傻笑。
  字迹和相片让人总想独自黯然落泪,它以它独特的气质。谱写和保存着过去,它似乎天生与寂静有些关联。仿佛穿越了许久才与我们一起到了现在,这是偷笑中藏着的另一个截然相反的心态。
  定睛阅着相片,恍惚中看见一个落漠的身影在干净的石阶上移动,轻碎的脚步声和雨声,围绕着,衬着幽暗的被灯光拉长的身影,口中发出无奈的叹息声,连带着呼出来的白气,那是寒冷带来礼物。它竟将孤独诠释得如此淋漓尽致。到达我心中最柔弱的地方。
  不自觉用手托住双颊,无意感觉一丝冰凉———是泪。
  莫名的伤感是因为回不去的过去,还有这种唯有用照片的形式才能将它定格的背影,让人心痛。
  这一下总算是找到了自己恋照的原因;害怕遗失,所以用一颦一笑挽恋过去。坚定的认为,没有留下了纪念的过往是遗憾的,有了纪念,生命中才有了这一份不可缺失,因而才完整。
  一直认为相片照来是打动别人和让别人欣赏的,此时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照片只能打动动自己,和留于自己欣赏。
  “不敢只身前往,只因怕自己受伤,我孤独的寻找那一双翅膀。”音乐还在四周不停的徜徉
  
  篇二:珍贵的老照片
  偶尔的机会把过去珍藏的老照片翻腾出来。看着一张张黑白照片,心湖如抛入一块石头,泛起阵阵的涟漪,往事如潮一般涌入心田。陈年往事虽然随着时间而流逝,渐渐地淡忘,从记忆中抹去。可是,那些尘封在照片里的往事,一般是令人难忘的故事。如今看见那些陈旧的老照片,就向揭开封条的集装箱一般,一下全部涌出。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一个家庭能拍张黑白照片也算是件幸运事了。特别是能留一张全家福,这更是难得了。母亲一生生活在农村中,一辈子未能照一张个人照。母亲是农村中千百万个普通女性中的一位,有着中国女性同样的命运,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没有地位,一生勤奋节俭地生活,任劳任怨,默默无闻地生活一辈子,最终没能给后人留下一点影像资料,真的令人遗憾。母亲英年早逝未能留下一张照片,怀念母亲,追思母亲的音容笑貌时,成为遗憾。母亲去世早,自己年纪又小,母亲在自己的幼小心灵中未能留下点滴痕迹。这是自己一生最大遗憾的事之一。事实让人无奈又惋惜,这是无法弥补的历史,也是人生憾事。曾经访问过几位与母亲一起生活过的同龄老人,即母亲生前的好友,她们说自己的容貌酷似母亲当年的容貌,这让自己心中略有满足感,自豪感。因为,母亲的基因在自己的身上得以传承。人们常说,儿子向母亲,女儿向父亲,相信这话是生活经验的真实总结。
  在照片中有一张最老的照片是父亲的转业证书上的一张陈旧而泛白的军容整洁的军人照,那是父亲五七年转业时拍照的。看着年轻而英俊潇洒的父亲,让人感受到军人的荣耀,给人一种自豪感。因为父亲是四七年参加解放军的,参加解放全中国的解放战争,为解放全国立下功劳。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父亲肩负着祖国的重托,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鸭绿江,浴血奋战在朝鲜战场上,为祖国争的和平和荣耀,真的为父亲而自豪。父亲的军人风格影响自己一生,老人的言行成为自己生活的座右铭。
  母亲过世后,我们父子离开故乡,漂流到第二故乡。在六O年秋天一个特殊的日子,父亲找人给自己拍照了人生中第一张一寸黑白照片。看着照片中自己当年充满稚气而傻乎乎的样子,无知又天真,十分可爱。今天重新翻看这张黑白照片有不同的感受。六十年代初期父子那段飘流异地他乡的岁月多么痛楚,生活是何等的艰难啊,父子孤苦伶仃,相依为命。虽然,岁月已经过去五十年时间了,但看到这张具有历史意义的老照片,不由心潮澎湃,浮想联翩,往事如刀一般刺着心房,让人倍感沉痛。历史是无法改变的,成为永远的记忆封存在脑海里。不论时光如何流转,那是无法抹去的历史事实。
  看着老伴娘家当年那张“全家福”照,让人感受到圆满家庭的幸福,那份天伦之乐令人向往。那时老伴才十来岁,豆蔻年华之际,衣装是那个时代的经典服饰,普通的花布衣衫。人梳理着长长的发辫,显得格外时尚。父母端坐中间,弟弟依偎在两人之间,妹妹在母亲的怀抱中,尚在哺乳阶段,自己伫立于老人背后,展示着一个大女孩特有的风貌。如今老夫妻均成了祖辈人物,儿孙满堂,而弟妹们也是五十开外的人了。无情的岁月催人老啊,时间的车轮不停地向前滚动而去,当年豆蔻年华的人如今已经是年近花甲的人了。深深的皱纹匍匐在脸颊上,成为岁月的印证,两鬓斑白,手脚迟钝,眼睛也花了。看着童年的照片,倍感童年时期是那样的美好,值得回忆与留恋。
  有一张值得一提的黑白全家福,是令人瞩目的。那是一九七九年十月一拍照的。那年自己参加工作九个年头,经过不懈的努力,从临时工转正为正式国家干部,从一所小学调任到中学任后勤主管工作。时值中秋,天气特别好,借机把家也搬迁到工作中学。那年天气格外的好,十月一天气还那么的暖和。恰巧有一个流动摄像师在流动照相,特意请到家拍照了一张全家福。老父亲端坐中央,自己与老伴分坐两旁,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四个孩子依次分别站在前面。这是最为珍贵的一张黑白全家福照片。没有多久,父亲就离我们而去,回归天堂,由此成为天地两界不相会的人。历史就是这样演化发展的,时间在延伸,一切不由人啊。
  时间是无法挽留住的,不论什么办法都不能锁住流动的时间,恰如滔滔长江水,滚滚东流去。科学技术随着岁月向前发展,科技手段越来越高明,彩色照片替代了黑白照片。摄像技术已成为新时尚,大事小事采用摄像技术把美好的瞬间留存在磁盘中,随时可以浏览观赏。这是高科技运用到照相领域内的新成果。现在照相成为家常便饭,随时都可以拍照。手机照相更是简便,不限时间,不限地域,人人都会。这就是新的生活模式带来的革命,让人对时间更加珍惜,把美好的瞬间保存。照片是留存时间最佳办法,只有这一办法能把美好的瞬间保存在档案中,成为记忆的火花,留存于脑海中,永远释放光亮,照亮心田,成为永恒的生活画面。
  历史在发展,时光在延伸,照片上尘封的美好的记忆,难忘的事件永远留存在人的脑海里,成为人生中宝贵的精神财富,升华成为无价的宝藏。
  
  篇三:一张老照片
  翻书的时候,一张照片滑落下来,边角微微泛黄,很旧的照片,是五叔的结婚照
  婶婶身穿白色婚纱,化很淡的妆,侧过头,怯怯的笑着,水光潋滟的眼睛,憧憬而纯洁。叔叔面对镜头,阳光,洒脱,英俊不凡。二十年后,他已为人夫,为人父。脾气变得暴躁,身材开始发福,肚皮微微隆起,英俊不再,凡而又凡。
  如今,他家住在小区顶楼,是小巧的复式,餐厅外有很大片的露台,周围用砖墙垒砌。种上薄荷,蒜头,辣椒,还有喊不出名的瓜藤。向阳的一侧,摆上几盆茉莉,素洁的白色妖冶的紫红,争相绽放。在阳光很好的下午,吹来几片细碎的花瓣,房间里便会有淡淡的花香,让人忍不住大口的呼吸,想要融化在迷醉的空气里。
  月色如水的夜晚,他们会光着脚,坐在露台的地板上,纳凉,吵嘴,憧憬,回忆,然后看着这座城市沉沉睡去。
  我常常会想,平平淡淡相守到老,本身就是一场浪漫的冒险
  
  篇四:照片
  翻看某些旧照片完全不再意料之中。
  想写文字,却没能留下深深痕迹的黑色或者蓝色的笔。于是翻箱倒柜的找寻。无意中瞥见了角落的相册。某人的影子渐渐清晰。
  记忆里似乎还有当初如何得到这些相片。应该还有人为我庆祝呢。曾经应该有当宝贝一样的对待过。完好无损的呆在相册的一角,没有缺陷。
  照片很美。虽然一个影像看似单调但无聊的东西对某些人来说却有很大的意义。我们不能看清往事。它总是能把一些看似轻佻的东西磨炼的异常沉重。当然这仅限于回忆者而言。这和异星球上的那株玫瑰花对于小王子来说一个样。但过路人不会有任何表示。最多一句:恩,挺好看的。(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荒废了很久的情感了。洪水一样倾泻而来。很多消失的东西慢慢爬上来。但一定程度后所有的又都戛然而止。仿佛物体之上蒙着厚厚的尘,无法看到。
  时间会把很多东西消褪吧。包括情感。即使原来满满的一颗心,但它依旧会慢慢的将那些舀尽倒掉。
  我说最后一句。你最近还好吗?从此。天南地北。千里迢迢。陌路。
  
  篇五:看不见的照片
  我的故乡是长江岸边的鱼米之乡,昔时“真州八景”之一“新城桃坞”之所在。若光阴能够回转,几十年前那桃红柳绿、民风淳朴之情景宛如陶公笔下的桃花源。
  鱼米之乡得天独厚,河塘水库星罗棋布。当蜜蜂哼着小曲、油菜花荡漾着金色的海洋之际,婷婷而来的春天赐予你的第一件礼物就是——赶快钓鱼去!那时的垂钓者大多没有“爆炸钩”、“香米钓饵”之类的劳什子,少年的我更不用准备许多,只需一钩杆、一把米、一面团足矣。
  初春时际,乍暧还寒。芦苇在微风中轻唱,小鱼在浅水里嬉戏,野鸭在河塘深处扑腾。突然,两三个鱼花打得哗啦啦直响,波纹散尽处却又不见一丝动静……这边的鱼杆刚刚伸出去不久,好奇的蜻蜓却杆头一立,瞪大眼珠儿瞧个究竟。那边的鱼浮才算动两动,几只水上飘的小虫就紧挨着搞起了滑水大赛——让人有点烦。最怕的就是“小罗汉鬼”,这种鱼小得可怜却抢食疯狂又极易逃脱,碰上这样的家伙,只好打一枪换个地方挪。
  记忆水世界中可钓的活物颇多。鲢子是从来不轻易上钩的,而在水面上齐刷刷巡逻的白条鱼则不同,用浮钩对付它,一钓一个准,只可惜上了岸它们便要翻白眼——养不活的。虾子吃食很慢,拎起来轻飘飘的像根烂水草。张牙舞爪的螃蟹必须悬在空中捏牢壳退下钩,否则落到地上会把鱼线搅得一团糟。昂刺是唯独能发出叫声挣扎反抗的鱼儿,让它扎出血来是要疼上好几天的。最恐怖的是冷不丁钓出条鳗鱼,那家伙那场面就如同蛇从天降一般,反正我是被吓得弃杆落荒而逃的……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那方垂钓的乐土如今难以寻觅。只有那少年肩扛鱼杆徜徉在灵山秀水、快乐于农家田野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成为记忆中永不褪色的老照片。少时玩劣,曾吟咏八句,依然记起四句:
  尾沉悠悠岸,蝶惊舞翩翩。
  不觉落日远,燕歌作伴旋。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37504.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