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三月的文章

时间:2017-09-04    阅读:24 次   

  
  篇一:三月的柳笛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带着我的思念和梦幻……”。每当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充满梦幻色彩的童年。
  那年我只有七岁,不谙世事的我,只会跟在大孩子身后跑来跑去。一天下午,大孩子头说要去小河边放风斗(简易风筝),我便也跟着去。小河边的景色真美啊!嫩绿的柳丝轻抚着河岸,在微风中舞动着窈窕的身姿,河水中的小鱼儿争相跃出水面享受这美好的春光。我被眼前的美景陶醉了,竟然忘记自己是和大孩子们来放风斗的。当我回过神来去寻找小伙伴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我孤独地站在小河边,不住地哭泣,多么希望奶奶或者父母来救我呀!
  就在握无助的时候,在柳林深处,突然传来那熟悉的柳笛声:嘟嘟嘟……嘀嘀嘀……似一曲美妙的音乐。我循声望去,只见“老笛子”边吹柳笛边在柳林中寻找什么。我飞也似地跑过去喊道:“老笛子叔叔快救救我!我迷路了,不知道家再哪里了!”惊惶之中的我一下子扑到“老笛子”叔叔的怀里。他把我抱起来安慰道:“别害怕,孩子!有老笛子叔叔在还能找不到家吗?”
  就这样,“老笛子”叔叔把我背回了家交到我奶奶的手里,奶奶含着泪花谢过“老笛子”叔叔。
  那天夜里,“老笛子”叔叔的笛声和以往一样,又在我们小村的上空响起。这次我听到的笛声更加悠扬动听了。
  其实,“老笛子”叔叔用同样方式救过的孩子不止我一个。我们这些乡下的野孩子对“老笛子”叔叔的笛声最熟悉不过了。每天晚饭后,我们都会聚集在“老笛子”叔叔的身旁,听他讲自己的故事,听他吹奏那美妙的充满磁力的笛乐。
  四十年过去了,每当春天到来的时候,那悦耳的笛声仿佛又在耳畔悠悠响起,那笛声是那样的动听,那样的迷人
  
  篇二:三月悲催
  一种脚步我们永远无法阻止,那就是时间。杨春三月,本以为我会和这里挥手作别,然后把两年的榆林时光化成记忆,然后带着这些记忆颠沛流离,但其实我错了。一切计划连同梦想被工伤事件击的粉碎。
  砸脚的事我见的多了,但这些事都在我的脑海里成了一闪而过的往事,也许早已被我遗忘在时光的缝隙里,与腐朽的历史一起老去,但有一天,我成了故事里的男主角,我笑了,只要是棵树,总会有鸟来光顾。(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躺在安静的病房里,看着窗外时间一秒暗过一秒,我想家了,周围的同事,医生,甚至是陪护的老高,都说我是个坚强的孩子,其实他们错了,我一点都不坚强。本打算等我出院再把这件事告诉那些关心我的人,但其实我做不到,最后还是让关心我,爱我的人担心了。这里所有人都看到了我坚强的一面,但有谁知道,我刚进医院第一天,医生的一句话让我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我蒙着被子哭了半小时。可这些都过去了,它们最终会被时间的车轮压的粉碎,我知道,榆林的冬天很长,但它始终会过去,我坚信。我会打起精神面对这一切,短暂人生终将经历苦难,这是此生为人必不可少的体验。当我再次及其细腻的翻开这篇日志时,前一个多月的流逝,却令我惊愕了半天,加上医院住的那些天,我已经将近两个月没上班了突如其来的五月,已经有5天与我擦肩而过了,无奈,下一个天亮后,现实又会极其残酷的摆在我面前,嘲笑那些已经离我远去的昨天。我必须再一次北上,去把我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或许这么说有些优雅,我的目的其实只有一个,生活~~~,当一个人经历困啊的时候,他的梦想也会越来越渺小,我什么都不想奢望,只希望自己可以用自己的双脚走路,难道这样的要求也算过分吗,说道这些突然很烦躁,我甚至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把这些文字组成一句话,我该说些什么?对谁说呢?
  第一次感觉到健康的可贵,只希望我还能坚强的站起来,用我的双脚踏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不管是平坦还是坎坷。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34670.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