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时间:2017-08-24    阅读:129 次   
作者:成杨


  二十余载,你是生命中最美好的邂逅,沉浮岁月,你是道途中最真挚的陪伴,只怨,韶华易逝,容颜易老,岁月的魔爪残忍的掳走了你静好的容颜,只徒留,沧桑的皱纹,“衣带渐宽终不悔,为儿消得母憔悴”即便如此,你,无怨无悔。
  
  那晚,静谧的月光流过氤氲的暮霭,溜进厚重的窗帘,细细地将光辉全数撒下轻轻地笼在那赤身透着青紫色的初生的婴儿身上,许是很温暖吧,婴儿静静地蜷缩在母亲的臂腕里,因为是女孩的缘故,初生的我并没有得到家人的太多的爱,他们甚至都不愿多看我一眼,可怜的母亲无奈只能拖着初育单薄的身子照顾我,但她重未抱怨谁,尽心尽力照顾我,好似忘记她的身子也很是虚弱,更是需要人照顾,我被母亲照顾的很好,而她,却落下了病根,我很是心疼。(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sanwen.com)
  
  不知不觉间,我从一个“一尺三寸婴”长成了少女,许是年龄的缘故吧,我义无反顾的坠入了电视剧为少女编织的那梦幻亦结实的网中,被牢牢锁住,任我是无处逃脱,于是,不懂事的我,不顾家境的不允许,不管母亲的不容易,死乞白赖的要母亲为我置办一台电视,而母亲总是闪烁其词,总是在说“再等等,好吗?”可我哪捺得住那煎熬的心,于是偷偷地躲进邻居家,以此来慰藉我相思的心,回家后,厚着脸皮对苦等的母亲说值日太晚,看着母亲深信不疑,我心里一阵愧疚,第二天却依然如此,终于有一天我的“罪行”被母亲逮着了,母亲很是气愤,她拎着我的衣领,奋力的往前一搡,我的双膝着地,细嫩的肌肤蹭着冰冷的水泥地,疼得我直掉眼泪,母亲又操起桌上搁着的戒尺狠命的抽我,我拼命的闪躲,却还是疼得我只打颤,我死命的握着拳头,任长长的指甲掐着肉,拼尽全力咬住唇角,以此来缓解身上被打者的痛,好似过了一个世纪般的漫长,落下的次数慢慢地少了,不似先前那般的猛烈,许是母亲累了,许是母亲心疼了,我缓缓地抬起头,目光不经意与母亲的交织在一起,我别扭的被过头,母亲倚着桌子,缓缓地跌坐在地上,双手颤巍巍的附上我肩膀,哽咽道:“娃,妈没用,妈对不起你。"类毫无预警的从你那深陷的眼窝滑落,无声的坠落在地,我的心在那时狠狠地抽痛了一下。
  
  时间在沙漏的轮回中悄然流逝,挺起岁月的皱纹站成季节的造型,终于的终于,我要高考了,那是的你常笑着说:“等你高考完,我呀,就解放了。”而我却在快要高考了,还无情的让你狠狠地担心了一回,一直让你很是安心的我却不知怎么的在临近高考时的模拟考试中砸得你手无足措,那时的我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你急坏了,很想知道我是怎么了,却在看到我满眼的不耐烦时选择了沉默,你很想安慰我,却在看到我满心的不乐意时选择了沉默,我知道你是在无声的鼓励我,你不愿给我太多的压力,你不愿给我太多的逼迫,你只是默默的陪着我,每每夜深时,我挑灯分读,你总会默默地伴着我,你柔和的眸光粘着我,眸光混着灯光,真心很是暖和,白天的劳累加之你身体的不好,你有时坐着坐着就打盹,我劝你去睡,你却固执的说不困,我知道你是怕打呼噜声影响到我复习,我很是心疼,再后来,你打顿时我不愿再去吵醒你,也许这样你可以多休息一会,但我有时却会失心疯似的吵你大吼,而你好脾气的不骂我,微微低垂着头,那卑微的姿态像是低到了尘埃里,我的泪,猛然落下,真心觉得自己很混蛋,这是你都会紧紧拥着我:“娃,咱们尽力就好,啊。”
  
  至今犹记得雨果曾说“慈母的胳膊是慈爱构成的,孩子睡在里面怎能不甜”是啊,也许母亲的胳膊很是纤弱,但她们筑起的港湾却尤为结实,也许前方并不是坦途,但我不怕,因为有你,我的母亲,也许未来并不顺利,但不不怕,因为有你,只因有你,我的世界春暖花开,只因有你,我的岁月静好。

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2588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