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可以拥有诗意的人生

时间:2017-08-07    阅读:318 次   
作者:天南


  我们该怎样度过自己的一生?
  
  儒家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道家说:顺其自然,清静无为。
  
  佛家说:修炼心性,得正知正见,超脱轮回,度己度人。
  
  竹林七贤是不问功名,不拘小节,越名教而任自然,在竹林中开怀畅饮、放歌长啸、抚琴赋诗、谈玄论道,过着潇洒飘逸的生活。
  
  保尔·柯察金认为,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当他回忆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当他临死的时候,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吴晓波告诉女儿,生命从头到尾都是一场浪费,应该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冯小刚觉得,让自己高兴才是真格的,其他全是瞎掰。(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sanwen.com)
  
  说到底,人该如何生活,不过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或者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这根本就不是问题。
  
  《逍遥游》写大鹏,“徙于南冥也,水击三千里,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去以六月息者也”。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而止,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翻译成白话:大鹏向南冥飞翔时,击起三千里的浪花,乘风而上九万里,这一去就是半年。蝉与斑鸠却嘲笑说,我们尽力飞起,冲上榆树、檀树之类的树木,有时还飞不了那么高,就投落到地面上,何苦非要直上云霄,飞入九万里的高空呢?”
  
  人世间千姿百态,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出身不同,生活环境不同,受教育程度不同,对社会、对人生就会有不同的认知和态度。大鹏有大鹏高远的志向,蝉与斑鸠满足于草地与枝头的生活,却也有自己的快乐。庄子用这个例子告诉我们,不同层次的人有不同的志趣,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逍遥。
  
  每一个人都想逍遥地活着,可是,逍遥又是什么?在这匆忙的尘世间,那么多人为生存而奔波,在田地间,在厂房内,在工地上,在街边,在桥下,在风中,在雨里,当你头昏脑胀的时候,当你精疲力竭的时候,当你汗流狭背的时候,逍遥不过是一杯水、一张床、一场清凉、一餐美食而已,于是,有的人贪恋味蕾的快感,有的人在觥筹交错间寻找自我的存在,有的人在麻将、游戏、棋牌里发现了无穷的乐趣……
  
  然而,人类偏偏是喜欢寻求意义的动物。生命怎样才有价值,人生的意义是什么,这样的追问从古至今就没有停止过。如果仅仅是饿了吃,困了睡,兴起时缠绵,无聊时四处溜达,那人和猪、狗、牛、羊这样的动物还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
  
  生而为人,还是要思考一些形而上的东西,追求一点事关心灵的东西,让自己超脱于尘世的孤独、苦闷、迷惘,努力在当下看见未来,在此岸看到彼岸花开。
  
  所以,竹林七贤隐居山林,追求风流淡泊的闲适;保尔·柯察金决意为人类的解放而奋斗终身,享受追逐梦想的快意;吴晓波建议女儿将生命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冯小刚拍了许多有意思的电影,显然,他并不满足于自己一个人的高兴,他就像一位造梦大师,为那些孤独的、苦闷的、迷惘的人们创造了许多欢快的梦境。
  
  常经过一家杂货店,大约四五平方米,七七八八地摞满了商品,留给人的空间仅可立锥,店主是一位五十多岁的男人,早上七点刚过,我常会见他站在门口,着背心短裤,专心吹着口琴,那欢快的琴声诉说着他乐观的人生态度。我觉得,虽然难辞辛劳,但他的生活并不难熬,甚至是有诗意的。
  
  正如海德格尔所说:充满劳绩,然而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之上;人安静地生活,哪怕是静静地听着风声,亦能感受到诗意的生活。
  
  你我之间,有的人投身于社会公益,有的人醉心于阅读写作,有的人沉迷于琴棋书画,有的人寄情于山水之间,也有的人,只是在琐碎的日常中,凝视一朵花的开放,仰望飞鸟翱翔于天际,或者,像那位店主那样,在嘈杂、琐碎的日常中侧出身子,奏一曲岁月的欢歌。
  
  就是这样,诗意的生活,可以在云端,也可以在人间,可以是大鹏飞过的九万里高空,也可以在蝉与斑鸠鸣唱的枝头之上、杂草之间,可以用浩然之气充塞天地,也可以是一杯茶、一枝花的小情小调,可以是他们的,也可以是我们的。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10705.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