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郁闷的文章

时间:2017-08-12    阅读:13 次   


  篇一:今天与郁闷无关
  骄阳似火塞满了整个世界,热风如浪荡涤着这里每一个缝隙。阳光象一种无影的压力挤出了我的汗液,渗透了我的衣衫,一阵由衷的轻松霍然滋生,扫去了连日的阴尘。
  我让摩托车的时速表指针缓缓偏过一百一十迈,车轻浮地掠过京珠高速公路出口那宽阔路段,再经过几个险情急拐。强烈刺激了我的天性,我又一次拉大油门,车子近乎低吼哀鸣醉汉般地冲上了那个大斜坡,爬上了上山的简易公路。
  我站山顶上那块大石头上,久违了,大山,我在疾呼。我突然想起了和我一起有三年晨跑爬山的良师挚友,我掏出了手机,打开语音搜索,我要寻找这个快要被我忘记的人,我对着手机呼吼着王峰,他终于出来了,电话通了,那边有海浪和海鸥的声音,他说他在南海的沙滩上。我说我在山顶上,一阵开朗的笑声后他说你还行吗?是不是四脚朝天地在喘粗气啊。我说我是骑车上来的,又是一阵嘲弄的大笑从千里之外传来……骑车爬山我是第一次听说过,伤了吧,我说我的脚真伤了,刚好呢。是挫伤吧,他不失时机地嘲弄着我。
  我们都有笑了,是从心底里流出来的那种愉悦。
  在温州的三年,每天早上5:20,他会准时从保安部拨响我床头的电话,于是我就手忙脚步乱穿上衣裳。赶到保安室,我们从二期工业园后边上山,一路小跑蹬山,来回十里山路和200个以上的定点弹跳必须要在一个半小时完成,这里还要包括在山涧小溪洗脸刷牙的时间。这个少尉退役的特种兵开始真把我折腾惨的了,他是一个真正的军人。只有在他身上我才看到了军魂。下雨天也不会放过我,必须在七层办公大楼东上西下跑十个来回。
  熊了吧,那边他又在叫嚣着,一副不依不饶的口气,看风景啊,是一个吗?哈哈
  我们都笑了,因为山谷空无一人,我有点忘乎所以了,我对着山谷大吼,王峰,你混蛋。那边又是传来一阵附和着怪笑的海潮喧哗声
  南海沙滩的彩信来了,黝黑健壮的他象鲨鱼,正弯身嬉水……我也把手机放在车座上,把空旷山谷中不显眼的我拍了下来发去了南海,他还是笑了,但这次笑声背后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情感。他说你苍桑多了,也象条鲨鱼。开朗中夹杂了无奈。
  还记得我们成为朋友的默契词嘛?他问,能忘记那个吗?我说。
  那天他说我们交朋友吧,看看我们默契指数,我们背对背地在地上回答了他提的一个问题,什么人最失败。他写的是最失败的人是不能战胜自己的人,我写下的是最失败的人是连续犯同一个错误的人。那天我们就约盟了,他是我的田径训练老师,我是他的博击陪练老师。当然我们后来发生的还远远不止是这些啦……
  那边他说我要请你去重庆北涪我家喝酒,我说,你不多年前说要去我老家划船的吗,片刻有沉默,一个响指划破了千里的沉默,要得。一阵哈哈。我们终于挂线了。
  都说血浓于水,诚然,还有一种比血更浓,更深沉的情谊,那就是当生命岌岌可危时见到的真情,然后慢慢演驿出来的亲情,它最温暖,永远不会破碎。那是一种长久的相互渗透,也是一种融入彼此生命的暖流。
  
  篇二:总是很郁闷
  下雨了,雨滴敲打着窗棂,绵绵长长,让人心里也像是下了雨,闷闷的。就连室内的空气也像是能掐出水来。整个人被真实的和虚无的水汽包围着,总是有种想哭的感觉。世界在脑海中渐趋虚无。
  心中的郁闷之气无从得以发泄。是谁说的:人间乱糟糟!真的觉得人世间的纷扰太多太多,让人总是觉得很郁闷。不知别人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总是有不平静的心境。(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这种纷扰真的无从逃避吗?古人云:境由心生。所谓的烦扰只不过是没有平复自己的心境。正是: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其实,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可以自己从烦扰中摆脱出来。
  忙时自不必说,没有时间烦。若有闲时,可以坐在阳台藤椅上,捧一本自己喜爱的散文,泡一杯清茶或苦咖,听听喜欢的音乐,享受一下难得的阳光(阳光每天都有,但人不是天天有闲)。在淡淡的书香、氤氲的茶香和绵绵的音乐中,放松精神,放松心情,让快要干涸的心灵涌入一股清泉,一缕微风,让烦扰的心绪得到轻轻柔柔的梳理,让倦怠的心再次鼓起激情。或是拿起笔,信手涂抹三两句,把不快、不满、不堪都留在笔下,让负重的心情放松。也可以抛下雨伞,在雨中踯躅而行。让细细的雨丝冲去一分烦恼,带来一丝清凉。当你置身于雨的世界,尤其是经过雨水荡涤的世界中,就会觉得心中的烦绪很是微不足道。如遇大雪纷飞那是再好不过了。当雪花飘满整个世界,覆盖了世间万物之时,穿一袭长衣,踏雪而行,在雪中留下两行轻轻浅浅的脚印,正如人入世一遭,总会留下痕迹一样,看你的步伐是整齐还是凌乱,看你留下的痕迹是深是浅,由是看你的心境,是超然还是苟且。
  也可找二三朋友,一僻巷酒肆,温一壶水酒,聊一聊心事,然后喝个一醉方休。醉中人最洒脱。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李白的气势,是我醉眼中不褪的映像。
  
  篇三:郁闷心结
  今年过年开始,心里一直都在纠结着。
  不论是上班还是感情都是磕磕碰碰,最后还不是一个好结果。
  整整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学会着平和的对待那份感情。虽不能得到爱情,但至少友情我还是想维持的。
  他不光是我喜欢的人,他就像哥哥一样,关心我帮助我。
  没回心里有事,总想找他一吐为快,那可能是一个知己。
  本以为“情人最不成,连朋友也做不成”的例子已经在我身上发生过两回了。
  为此我还找他说过,结果他好像理解错误了意思。
  本想告诉他,那个人是他朋友使,我觉得有没有必要了。
  随着时间的沉淀,心也渐渐的沉了下来。
  但多少还是有点纠结的,不知是想要个什么结果。
  感情风波刚过,结果事业问题又来。
  我离开这个社会大家庭一年的样子了,虽然陆陆续续的上着班,其实内心还是很郁闷的。
  从学校出来到现在也有三年多了,在这个大社会也里也随波逐流了两年多。
  从不会大会,从一点一滴开始积累,我读书不聪明,但是我学东西的速度可是很快的。
  但是现在想起来,发觉自己好像什么都不会一样,可能是因为公司都需要学历而不采纳我。
  我只能郁闷的被拒之门外,自己稍有的自信,也随即打破。
  看着一大堆招聘信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内心深处一直隐藏着恐惧感,害怕做不好。
  也可能是自己的性格问题,再加上在刚出工作就超范围的发展导致的影响还残留在脑海里。
  虽然知道自己不必别人差,但还是一个劲的逃避。
  为了生活,我不能逃避,所以得站起来面对眼前的一切。
  所以心,在一次的纠结起来。
  比以往哪次都更加鲜明,让自己也更加忿恨自己,唾弃自己。
  
  篇四:郁闷时节
  忽然发现少时的憧憬,青春的意气风发和而立之年的踌躇满志都不复存在了,不经意间竟到了知天命之时。
  虽已过春节,天气依然很冷,而且又飘起了雪花,“北风吹,雪花飘,年来到”……想起这个曲调按说不合时宜,现在不正讲着太平盛世,和谐社会么!
  连日劳累,搞得疲惫不堪。睡了一觉,那不愿睁眼的倦感仿佛又回到当年在报房值夜班的时候。电报基本已成了历史。其实就是二十多年的事。以前对于人们那么隆重而带有神秘感的电报,已被电话、手机、网络等轻松、快捷的交流而代替。这应该是好事,我不想回味过去令局外人难以想象的辛苦的接发电报的情景。旧式的技术同岁月一道注入了带着咸味的大海。新式的科技、新式的观念、新式的人心或许一定应该是“与时俱进”的吧!
  但我不愿清醒,醒时烦。
  周围变了,变得你如不出击或者提防就将遍体鳞伤。路变了,变得你走不能,停更难。人变了,变得你谁也不真的认识,很熟的朋友突然戏弄了你一把,使你好半天缓不过神来。
  只有插在书架里一直不舍弃之的毛主席著作还是老样子——他的话没变,只不过按其行事已没有了生存的土壤。
  想起上班的时候,有一天,我的副手——S副科长头天晚上突然告诉我她要去北戴河出差,去陪同XXX的人休闲,是Z总经理让她去的,并说是他让她告诉我一声。告诉我一声?不错了。要是不告诉我又能如何?告诉我,他们是知道我这样的人只能是把她手头的工作安排人处理。现在的领导,已无须讲究什么领导艺术,只要利益权衡。当时有人劝我“来日方长”。长,多长?十年又怎样!二十年又怎样!!
  兴冲冲的事业感后来被倦怠代替,常常是不想去、尽量不去,但,大多数时候,上班的时间到了,不得不去。于是,逃到了社会,自主决定行为。然而,自主得太有限了,那氛围,来自各方面的挤压和觊觎,自主只是个名义而已。于是,激流勇退,逃回了家。
  想起鲁迅的“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当躲进来的时候,体验到其实无奈大于潇洒。
  毛泽东时代的确过去了。
  心随岁月走,人到半百,自然知了天命。
  
  篇五:郁闷
  昨天是2011年的最后一天,我陪孩子在家里学习。偶然听到厨房的窗户外面有碰撞的声音,没有在意更没去查看。
  晚上的时候,老公说要吃冻梨。于是我就到阳台外的挂筐去拿,结果大吃一惊,挂筐里空空如也,我刚买的五斤梨呀!现在一个梨的影子都没有了,这时才记起下午听到的各种奇怪的声音。原来那是贼人偷盗时发出的声响。我这个悔呀,当时为什么没去看一下!如果抓到现形,真不知道我会说些什么?会做些什么?这个人又会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我。
  也怪我的大意,前两年的一个秋天。我把整理好的大葱摆放到窗外的护栏里,护栏也做了简单的防护,结果只放了半个月就让人拿走了。我这个气呀,不值几个钱的东西,还真就有人不劳而获,大白天的全部给人拿走了。说来也巧,在丢葱没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和老公到外面散步,还真发现了偷葱人的影子!更没想到的是,他们竟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看这情形,我俩也只好装做没看见低头走过去了,好象是我们做了什么亏心事似的,小声嘀咕,“咱家的葱是不是就这么丢的呀!”回头看了看那对旁若无人的老夫妻一眼,她们还在把人家的葱一把把塞入自己的布袋里,我的感触真的很深哪!心想:这样的父母会教育出什么样的子女呢?面对他们不良的行为,我的答案也是不言而喻的,唉!“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心情来理解他们,是鄙视还是该同情?
  “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不良行为真的令人不齿啊!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0914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