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字七(三)

时间:2017-08-04    阅读:19 次   
作者:盛七

  手上准备好手枪,小男孩家的门打开,一股腐臭的尸体味迅速扑鼻而来。郁子铭职业性地掏出包中的口罩带上。
  
  孟然俯下身查看情况,眼神四处打量着周围的情况。
  
  门外散落着小男孩的书包和随身携带物品,看样子应该是吓到了吧。他一直在门外哭不停,隔壁的邻居都出来打探情况,发现尸体之后避嫌地回到自己家,紧闭房门。
  
  孟然无比心疼那个男孩子。衣柜传来了“咚咚”的响声。
  
  她小心翼翼地靠近衣柜,举着枪,随时准备好开枪。警惕性的打开门,发现是两位女子,手脚都被麻绳绑住了,嘴巴被胶布死死封住。
  
  看到警察,她们好像看到了救赎。(中国散文网原创投稿 www.sanwen.com)
  
  孟然将两人拉出来,解绑。“你们先撑一会儿,救护车马上就来了。”孟然安慰道。
  
  比救护车先到的是在居民楼附近林宇带领的专案组,警员迅速协调着处理尸体。
  
  男死者王自博,年龄32岁,目前是无业游民,他本是一本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却什么基层工作都干过,修下水道,餐馆服务员,开锁之类。近期没有外出寻找工作。生活拮据,供王煜上学的钱都很难凑齐,所以选择了偏远地区的封闭式学校。王煜大概一个月回家一次。
  
  女死者是第二名失踪者。
  
  “王自博有家暴倾向。王煜身上有很多处淡淡伤痕。显然是一个月前对王煜实施的家暴。”郁子铭眼神不经意望向坐在一旁呆滞的王煜,充满了同情与怜悯。
  
  “可以看出,王自博还是爱他儿子的。生活拮据成这样,却还是努力供他去上学。”孟然看向王煜的眼神里充满了温柔。
  
  郁子铭点点头,表示赞同。“这一切都源于他25岁时,他最爱的女人,也就是他已结婚的妻子,与一个有钱男子出轨了。”
  
  “他们是从大学时候开始的感情,很甜蜜恩爱,毕业之后就结了婚。王自博负责在外挣钱,他不希望自己老婆太劳累,就安排她在家操办家务。但不久之后,他发现闲在家的妻子喜欢去泡吧,他并不介意,他认为这是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消遣意识。但直到那一天,他妻子向他提出离婚,带走了王自博所有的积蓄,与那个有钱男子跑了。”
  
  林宇默叹一口气:“所以他才会那么憎恨喜欢去泡吧的女孩子吧。但根据调查表明,离婚后王自博并没有任何杀人意识,只是辞去了工作,颓废在家,整日喝酒……”
  
  “这就说明了有幕后操控者,他在近段时间用某些言语或者行动刺激了王自博的神经系统,导致了他有杀人泄愤的欲望。在进入高档小区时,他向保安支付了五千块钱,这是一个生活拮据的人支付不起的。”
  
  郁子铭眉头紧皱,他的思绪有些许凌乱,到底是怎样的人,将自己的杀人欲望赋予在别人身上,然而享受那种间接的快感。他更不明白,为什么在答到他的目的之后,还要将他手中的一颗棋子杀掉?
  
  “林队,这是居民楼现场遗留下的记号,你看一下。”专案组的警员递给林宇一个黑色文件夹,林宇翻开看了看,表情骤变,把文件递给郁子铭:“你看一下。”
  
  文件夹里是现场的一张照片,地板上:3=7用血写成的,经化验,是死者王自博的血。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208216.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