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之恋

时间:2017-07-24    阅读:19 次   


  篇一:山水之恋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扎西拉姆多多
  年年如此,天台山的泉水到了天凉的时节,上山打水的人愈来愈少。
  人少,山愈见的空寂。
  漫步在山里,两旁的松针稀稀疏疏的落在小径,松香的味道熟悉而又遥远。山茶花开在了晚秋,白的花瓣,嫩黄的花蕊,还有野葛的绿叶相映衬托。不知名的小鸟欢快的在林间跳跃,歌唱。那婉转的声音在寂静的林子里格外的清脆,整个山谷里回荡着鸟儿的愉悦。
  山上的泉水冷凝清澈,水淌过石涧,碰撞出“叮咚”的水声。夏天的时候,上山打水的特别多,经常看得见排着长长的队伍,大家静静地候着。天气冷了,山下的人们用水自然就少了,也就不必天天来此赶场了。
  水悄悄的流淌,山安静着。
  你见,或者不见我,山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水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山和水自古就是如此深深的依恋,因为山的沉默,才彰显了水的灵动,山和水两者不可缺一。中国古人作画,有山必有水,似乎如此,画才会静动起来,称得上佳作。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山山水水,分不清哪个更美,哪个逊色。
  由此,想到了散文网近日一些朋友的离去。散文网是一个大家园,所有热爱散文的朋友就像园里的山山水水,山有山的气势,水有水的旖旎,你又能以什么尺度来比高低呢。因为一个共同的爱好,我们相聚在散文网。又因为热爱,所以执着。每一个爱好文学者,都不是专业的写手,因而或多或少都会存在于缺点。我们如何用一个专业的眼光苛刻的要求非专业的文字呢。
  记得我初进散文网的时候,就像一枚涩涩的青果,几个“审核不通过”,也让我的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打击。如今想来多亏那些朋友真诚的点评,我才会努力的码好每一篇文字。每一次静下来写文字时,总是战战兢兢,不敢懈怠,不敢亵渎每一个文字。想着朋友们的殷殷期望,写文字的心坚定不移,满心欢快。
  当然像我这样初学文字的人,和那些功底深厚的朋友的境遇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他们有资格论散文网的不平等,散文网的鱼目混珠。而我恰恰就是珍珠里的一粒坏死的鱼眼。
  倘文字在手,倘文字在心,何必在意那些得与失?
  酒不醉人,人自醉。看来我是被山水醉了心,才会如此说些醉话。
  
  篇二:山水之恋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山水水总在我的梦中萦回。
  有幸生于淮水之滨,身居八公山下,水绕山环,晴川如画。
  流连那溪花含笑,流连那谷鸟清音,沉醉于千岩竞秀,沉醉于柳堤荫浓。山明水秀孕育出万古华章,也激发我文思涌动。
  多想尽情地徜徉山水之中,看晨露抟珠,晚霞铺锦。大自然的一草一木都是那么朴实伟大,让我深深感动,它们无声无息地扮美着世界,春华秋实生死从容。
  置身山水之中,我常常为自身的渺小浅薄而羞愧,你看那一棵翠绿的小草,刚伸出两片叶子就奋力地开出海洋般湛蓝的花朵,而我来到这人世间都三十年了却回报了养育我的大地什么?
  也许是因为祖上世代务农,也许自己的前尘是山野中的一只小生灵,我对于碧绿芬芳的田园总是怀有炽烈的感情。在我的心中,依山傍水的一爿瓦屋、一方小院,再有犬卧柴门、花木幽深,就是最诗意的栖居,就是最美丽的梦境。
  可是向往中的美好总如镜花水月,渴望而不可及,现实中的我犹如终日碌碌的蚂蚁,无奈辗转在熙熙攘攘的尘烟里。
  我无数次地遥望远方,寻找那一脉幽蓝色的山影,那一汪闪烁轻盈的波光,那一片菜花袭人的芬芳。可是,我看到的是高大林立的楼房,是黑烟喷涌的烟囱,是城市繁华背后的荒凉。(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蜗居在小小的斗室,无意夹杂进拥挤的人流,商场、街市都让我望而却步;默默地独坐书案,看茶烟袅袅,望云舒云卷。不过这样的闲适也是极少的,大多数的时候我是为生计奔忙,被琐事纠缠。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我景慕李白,摇首出红尘,山水酬清梦,他是文学史上一片最飘逸最潇洒的白云。
  云飞九天,倏忽万里,来去随意尽览山水明媚。
  我多想在一个云淡风清的日子和家人去到柳荫下去到小河边,细数鸟儿从头顶飞过,感受生命中最真实的欢乐。可是,我的爱人仿佛和山水田园苦大仇深,我刚刚懂事的小女儿也积极继承父志,我真真正正地成了孤家寡人。哎,叹息过后,我就一个人伫立窗前,看月上西楼,看晨雾迷蒙。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远方的青山啊,你是否就在那里静静等着我?等着我为你欣喜,为你陶醉,为你踏歌起舞,为你吟诗作对。你不欢迎那些虚伪的游者,攀花折树、惊鸟扰兔,来时大呼小叫,去时狼藉满路。你就像天地间硕大丰美的莲花,只为懂你爱你的人生香舒蕊。石径边的芳草绿了年年,威仪的群峰亘古不变,自然之神高居云端,默默地俯视着营营众生、沧海桑田。
  山无水不秀,水无山不灵。千年万代,山山水水滋养着人类的生命和灵魂。
  山水承载着历史和文明,山水蕴涵着至美和至真。
  一条潺潺的小溪从山间流来,带来了山的多少幽思和情怀?暮春的花瓣嫣然漂过,深秋的红叶悠悠流过,那是谁的诗笺和期待呢?
  一条缓缓的大河绕山东去,山水对望、四野茫茫,风声鹤唳、浪花溅溅,转瞬间就是千年万年。日还是后羿那时的日,月还是李白那时的月,变了的只是人间。
  纷扰的人寰中,谁能拥有一颗山水般宁静明澈的心呢?
  
  篇三:山水之恋
  山尤如松岗上,那颗侧身的不老松,低调的黯淡伴月华静默,悄然倚山瞭望。岁月的沧桑过早爬上额头,那轮清瘦的体骼,却洋溢着生命的精髓。他的网名山,引喻伟岸的直白。
  水的清灵,居于山涧独衷于悠然。清澈的纯朴,疏于浊流同欢,深居青山的幽雅,驾驭清浪溅珠花。她的网名水,引喻静谧的波澜,湍湍自得悠闲。
  时代的变迁,网络成为一种时尚又便捷的平台,也是种消遣的娱乐圈。水信步踏入网络,空间冷冷清清,她静静的游走与空间,品味着网络的百态。心生宣泄地冲动,她铺笺书写了心中的压抑,写岀了迷茫的纠结。笔罢,释怀的轻松,有种减压的爽朗,从此她与文字结盟,偏执于文字。笔端的雅意,带着憧憬的梦想放飞,向往自然纯朴的原味,向往一种充满绿色的空间。个性的情感形成文字风格,也招揽了趣味相投的好友群聚空间。
  一个夏意浓浓的中午,一段清秀雅致的短文映入眼帘,如涓流洋溢的舒畅,别具一格情景的写意,让水多看了几遍。那就是山的笔迹,通过对话了解,他是一个内涵丰富又不善言谈的人。他们做了朋友,年龄相差十多岁,忘年的结识,文字为他们铺设了友谊的大道。
  山有深奥的文字底功,他赏识水的聪慧与淡雅。网络为他们搭建了知遇的平台,铸就了文字殿堂湛蓝的晴空,水追随着山的灵犀漫游。他们用文字构思着桃源盛世,用文字书写着梦寐的田园。网络的文字默契,成了他们开心的乐土,闲暇的时光,便聚屏洒墨吟诗语。快乐的光阴穿梭,一种踏实的祥和,休闲的乐趣,围绕着山和水布置出一片闲遐的景致。
  文字的相携,山和水的友谊如流淌的清溪,纯朴清澈。聊天中,水得知山的生日是正月十七,水在山生辰那天,率领好友去山空间办聚会恭贺。一桌丰盛的文字宴,有诗有词有盛情,有洒有肉有酒香,文友扬墨道厚谊,寿星举壶斟酒香。一场别开生面的生日场景,醉了山的刚毅,痴了屏开的花卉,友谊的至高点,是屏面连连的致谢。虚拟的网络,情谊却如初开芙蓉,清晰的可人。当一个人,付出了坦诚,他收获的是铭刻的感动。山收获了厚重的友谊,水收获了爱心传递的快乐,受到朋友和山由衷的感动和信赖。
  网络的邂逅,也会扬起激情的浪花,水网恋了,恋人不是山。山知道后沉默了,空间的足迹频频,却没有了山的消息。水放弃了网恋,也许是道德的概念,阻挠了她的任性。水游走在冷清的空间,如一匆匆过客,在被网络丢弃的角落,独自品尝着孤独。忽然,她期待一种栖息的归属,一种属于心的堡垒。让她片刻安慰的,是文字带给她的乐趣,也许投身文字的境界,是种超脱的释然。
  水怀念和山的时光,山的不厌其烦,热心诱导着水的文字潜力。一个村妇,对文字萌芽了兴趣,有种神奇的力量唆使。在网络的徘徊中,水陷入深深的沉思……山的文采让水感动,他的诗词沁人了对自然唯妙的写意,淡淡的文字犀香,绕着水的思维游走。山的温婉,如午后的一杯清茶,那种清爽滋润着水的寂寥。
  水向山发了牵手邀请涵,等待着水的回应。山说他不玩过家家的游戏,水希望与山以文字牵手,也摆脱网恋的困惑。善良的山允诺了,但他说不可以与现实纠缠,水答应了,也由衷敬重山的正直,也打消了她对网恋的负面顾虑。在众友的祝贺声中,山用大手牵紧水的纤手,水的心在山的脊梁停泊。那一晚,却没有了山的消息,水有些不安。第二天中午,山发来消息,水迫不及待问其原因,山说他昨晚喝醉了,是因为高兴大醉了一场。他还说,水若牵了别人的手,他会断然离开网络,因为他一直暗恋着水。水的泪花,在眼框打转转,为自己的选择无悔,因为山心里有水的位置,幸福的暖流传递着一种感动。
  网络里展示着传奇的一页,文字的恋情在键盘敲响,感动在跳跃的字符里升华,心的畅谈如沐三春。山和水的恋情,以文字为背景,追求的是种超脱的大爱。文字的殿堂,他们用浅淡的笔迹,倾诉着尘埃的纷扰,涂写着无奈的点滴。文字堆彻的巢穴,回放着山和水闲云流水般的文采,文字让他们牵紧了彼此的手,一种厚重的依赖支撑着灵魂愉悦。山的诗词,凝聚着半生的心血,偏执于山水自然风景的刻画,以景托情的唯美,融入渊博的文学底功而精彩。
  山的人品与文品并肩媲美。他是太行山的儿子,也是太行山的骄傲,他的体魄里流淌着正直和善良的血液。他爱水,但他从没用贪婪去征服,用金钱去买断,就在隔屏的文字间,聆听着水的倾诉,然后耐心开导安抚。在水伤心的时候,他会说:让哥抱抱,依着哥的肩哭泣吧。水知道这是虚拟的安抚,破涕为笑,回复道:好吧,我就用鼻涕眼泪把哥涂了。山回复:让妹涂是种幸福……山无怨无悔地陪伴着他的水,在网络虚拟的家园,修筑着幸福的城堡。水在恋人的农场穿行,羡慕极了其它恋人的农场,鲜艳的玫瑰花遍布,那火红的玫瑰花是爱的象征,也是爱的荣耀。水索性就去偷玫瑰花,被农场的狗咬伤了,她沮丧的向山诉委屈,山向水承诺,一定亲手种出玫瑰花送给她。可他们的农场等级很低,要种出玫瑰花到何年何月呀,何况现实都很忙,每天聊天写文字时间都不够用。水收获了那份感动,也没奢望着山去种出玫瑰花,山在百忙中的陪伴她已经知足了。
  网络里的家让水迷恋,她习惯山陪伴的日子,山的稳重与文学涵养,洗礼着水平庸的思想,她开始追求一种向上的思想,用文字陶冶一个农妇的情操。网络的屏前,每天睁开眼第一声问候,是山发来的消息,临睡最后一条消息,是山的一声晚安。温馨滋润着水的寂寞,随着电波传递来的暖流,在水的血液里奔腾,她折服于山的坦诚,更欣赏山的豁达。生活的纠结,水会向山倾诉,老人善养问题,山会告诉水,尊重老人是人之本分。孩子教育出现危机,山会劝解水,别用伤害去教育孩子,用耐心和爱去征服孩子的心。夫妻间的矛盾,山的观点是明朗的,挽回一个家庭的,是要双方去感化彼此的心,他希望水的现实幸福,开心的生活,他把一个男人的困惑和无奈说出来,希望他的水把握现实的幸福。山和水的心,没有距离的贴紧,他们成为彼此依赖的支架。
  水的婚姻出现了危机,她无言的苦恼,在网络的空间寻求安慰。她含着眼泪向山诉说,山以太行山的博爱向水承诺,会全力帮肋水面临的困难,但要挽回家庭的完整。山说,他很小父亲病逝,母亲带着他和弟妹改嫁,虽然继父对他们挺好,但那种残缺家庭的烙伤,对孩子是无法弥补的缺憾。他用自己的遗憾,谱写着一份大爱,用爱心感化着水的绝望,鼓励水反省自己去赢回属于自己的幸福。水感动山的良苦用心,盈框的泪花在屏后悄然试擦,拥有山的大爱是水逆境中的欣喜。而山也了解到,传统的水视孩子与家为生命,她不会让伤害漫延,水若战胜自己,回馈的必是淋漓荡漾的精彩。对于一对有家庭的网络恋人,山清楚彼此存在的价值,也与他的个人修养离不开。水心里明白,如果山在她情感最薄弱的时候,去纵容她的任性,也许她会踏出一步,那个结果只会是伤害扩散。山和水的默契,是种自然的畅想,他们用文字演绎着高境界的恋情。
  在文学的起跑线上,山为水的文学素材奠定基石,他们梦想着做一世的文字伴侣,为彼此的精彩付出。他们联手去天下网,欲开辟一方沃土生根发芽,让梦的双翼飞上蓝天。初涉文坛,他们被严谨的文学内力挫伤,在漫长的星夜,这对文字爱侣转入求学之旅。山为水百度古典文学资料,并逐句讲解,并对文体深意的引喻,用多种范文拓展思路。午夜的钟声临近,他们方才暂离网络,文字的探讨与回味,成为他们之间温暖的牵挂。水那时用的是部普遍手机,网络的查询都是山去找,并整理发到水的内线,那份无怨无悔的付出,是山的快乐。与水的相伴,山多了份阳光,多了份快乐的寄托,看护着他的水,荡漾着幸福的双桨,在心湖的碧波扬帆,他们约定与大鹏鸟比飞翔,成就一个惊世的梦。
  时光流转,近半年的光阴,农场等级提升挺快,山告诉水农场的玫瑰花开了,水异常的惊喜。原来山一直用心搭理农场了,他为水种出了一片又一片的玫瑰花,火红的玫瑰花让水感动,—句信口语,山投入了和她温存的时间,实现了承诺。众说网络虚拟,水却真真切切的收获感动,彻底被山的举动降服,心甘情愿的做山的小绵羊,一个有青草的山,看护着羊儿成长。
  相携的日子近三年,山给水的感动,在走过的足迹中,填满三年的日志。那份感动改变了水的骄傲,也改变了水的无知,她重新审视着自己,用文字的内涵洗礼着心态,用文学的热情填补了生活的缺憾。她爱文字,爱如青松般的山,一种超俗的爱,陪伴着她风雨无阻,在人生的打拼中传递真情。在利益熏心的时代,爱与肉体的结和,似乎顺理成章。然而,山与水的恋情,却跳出庸俗的胡同,他们享受着一种超脱的爱,无欲无求却难舍难分。为了不影响彼此现实生活,他们从未通过电话,在几张互传的照片中,他们记住了彼此的面孔,那份无微不至的关照,电波频发,他们快乐地度过了无数个日夜。
  在深秋的殷红中,繁华开始收敛,硕果回馈了大地,悬挂的欣喜与果香同台展示魅力。山有幸来水的家乡出差,他是一位农业专家,对事业的执爱,为农业繁荣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此行他提出见面的要求。水高兴又矛盾,她陷入短暂的思考中,网络和现实的接轨是祸是福一言难定。山似乎看透了水的心思,他认真承诺不勉强水妹做任何违心的事,水妹欣然接受了山的邀请。
  浅秋的北国,翠微欲卸妆隐退,在萧瑟的风尘挥别,秋菊的热情初涨,捧起金色的锦团,为一对相逢的恋人,铺垫了一条金色的长廊。夹道的彩蝶,轻盈的丝翼舞动,双双对舞,好似重温梁祝的爱恋。在山与水的目光尽头,她们看到彼此的影子,在喧嚣的广场,他们终于看见了梦里的真容。水一身淡雅的着装,长发飘飘,山也是一身休闲的装备,清瘦的体骼,眉间却掩藏不了相逢的欣喜,他悄然上下打量着他的水妹,似乎就是梦里常见的安静。初次碰面,语言忽然的笨拙,浅笑反而成了交流的主调。拥挤的农业展示馆,把他们卷入人流的漩涡,他们被身不由己的推来推去,也许这正是打破尴尬的妙招。他们在人流中开始寻找对方,那种重逢的欢喜让他们有了话题。山的健谈让水挺欣赏,他总是微笑的看着水妹,边走边询问着生活中的事情,让水心里有种异样的踏实。
  在楼梯的出口,山的脸色有些苍白,脚步也慢了些,水回头用目光询问,山紧赶几步赶上,接过水的手里的包拎着,水又窜入人流,去欣赏着新鲜景观,她美滋滋的乐,因为有一个目光在身后呵护着,那是种莫大的幸福。在一个个农业展馆出入中,时光已近午饭时间了,他们走进一家羊肉泡馍的餐馆,这也是水家乡的名吃。在大厅的角落他们坐下,水近距离地看着她的山,和在网上的感觉一样,没有丝毫的张扬和浮躁。她静静的看着他,听他讲着一件件趣事,尤如读一本唯美的著作。
  老板端来的美味,诱惑着水的馋咽,美味与爱人分享,那是种多少美妙的享受。然而,山好象吃的并不爽,他的手有些抖,喘息也有些急促,水询问是否吃不习惯?山连忙掩饰,并且大口的吃起来,可手抖的还是让他停下来。山强装笑脸声称,可能是感冒了有些不舒服,并且淡定的打开话岔。可水却清楚的感觉出,山病情的异常,她劝山去医院看病,山欣然答应此行回家一定彻底医治。在餐馆他们聊了两个多小时,好象有说不完的话题,网上,现实生活,孩子,生意的交流,最后,山刻意对水的文字做了认真,细微的引导。
  午后的秋风,轻轻的抚着远道而来的客人,温情的阳光沐浴着奔波的山,那波挂腮的笑容,为他的水持久的停驻。当斜阳弥漫时,山为水张罗着归程,水却在为山的身体异常担忧,他们怀着各自的心思,走进了汽车站。山强打精神,装出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瞬间的不舒,他不得不放慢了脚步,片刻稍息之后微笑依然挂在脸颊。山挤身长长的买票队伍,欣然举着车票跑回来,他全然忘却了自己身体的异常。在长途汽车站,山提着给水买好的农业教科书和一些新农资产品,把他的水妹送上了车。
  在清凉的秋风中,山如释重负般,独身退回了候车室。水望着带着笑容离开的山,眼框湿润了,泪水在山转身的瞬间滚落,她轻试着盈框的热泪感慨万千,敬重与感动并存。十多分钟后,山从候车室的屏风后走出来,来到车窗下,又一次叮嘱水到家报声平安,并伸出手握别,隔着车窗他们握紧了彼此的手。一种淡定的远握,在异乡的车站,两个相爱的人,一声声珍重,包含着爱恋依别。
  汽车缓缓驶出车站,山随着滚动的车轮挥动着臂膀,那张一诚不变地笑脸,迎合着水离开的车窗。山和水在秋风中拼命的挥舞着手臂,风中握紧的是难舍的气息,相望的话别,深深地牵挂在车尾追赶。。
  车轮漫漫,那一抹微笑,如一缕跨越时空的长虹,在水的心里搭建起晴朗的斑斓,倾注着幸福,温存栖息。汽笛奋力拉开的距离,满载着浓浓的痴恋,驶向拟定的轨迹,夹道的金菊捧芳相送。纷飞的尘埃卷起浓墨的画面,在隐秘的谷底品味那抹潮色的别离,两道车辙在飞驰的车尾深深地印迹,在丰润的秋怀划下永恒的相守。
  山的几日奔波,圆满的完成了此行的使命,在水的督促下去医院检查了身体。山又一次背起行装,临别对着异乡深呼吸,因为空气里有水淡雅的余温,山再一次对着水的方向,抛下那抹浅笑。瞬间,长空重染的殷红与霞姿揉和,山河竞相涂抹,红叶含羞吐芳心,山涧溪水娓娓诉别情。震撼着北国的秀岭弓腰,为远道的客人捧上敬意的晨露,琼液随风翼捧至撒出,山舔下了那最后一口清逸,惬意的转身而去。
  也许是幸福的降临违背了世俗,生活无情的剥夺了快乐的守护。山在回家的一周后,意外的倒下了,一个背负着众多梦想的太行雄鹰,坠入了病魔的掌控,在被魔鬼吞噬地边缘挣扎。急救室的第三天,山给焦急等待的水发来消息,伴随着极为消极的叹息。水的眼泪倾泻而下,彻夜为他的山无数次祈祷,祈求上苍怜悯,为善良正直的山赐予生命的活力。好人一生平安!这句话似乎有些滑稽,一个谨慎生存,尊崇孝道,慈父的楷模,仁爱持家的男人,却蒙受了冷酷的摧残。水的隐痛,随着寒冷的北风入骨,长夜里哭泣的声息,在隆冬的深巷萦绕。忧郁的乌云裹住了水的清纯,黯然的抑郁,陪伴着水在遥远的他乡,为山日夜喃喃的祈福。
  命运的无常,捉弄着一对相爱的人,浪漫已化作青烟而去,彼此的安危成了他们唯一的心愿。常言说,祸不单行。春节前,水在外地打工的丈夫染病回家,又一次重创的打击,水压抑的神经衰竭,茫然的神志几欲崩溃,她对着长空发呆,欲哭无泪的绝望。孩子们惊恐的目光,和丈夫无言的轻嘘,把水从忧郁的境地拉回,水改变了心态。也许爱心能点燃生命火焰,让病魔的鬼影胆怯,阳光会再一次光顾幽居秀水的好梦。水陪着丈夫奔波医病,丈夫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而山仍在生死的边缘徘徊,为不影响山爱人照顾的心情,水把牵挂与祝福在键盘叩响,行行的挂念,笔笔挥泪,悬浮在空间的四壁。
  时空的相望,心的感应呼唤,星语在风尘飘过,水为山的祈祷在云端堆积。然而,积劳成疾的山,与病魔的抗衡,却被一次次拖至地府门口,转回来的山疲惫到极点,他再也带不给水快乐了,山选择了放手。
  长夜难眠的水,泪花时常沾湿了枕巾,那种痛的酸楚,在飘遥中没了归宿。对山的祈福,是她唯一能做的回报,邂逅的点滴,是她今生的珍藏的宝典,倾心撰写的笔稿。水背负了他们的约定,在文学的殿堂续写他们的文学梦,笔耕的艰辛,召唤他的是山的那抹微笑,那笺浅墨,写满水的思恋,犹如山的气息陪伴,她要带着他的山,他的导师,他的长兄,他的恋人圆未圆的梦。
  山枯萎的消沉,在冬的凄凉中成为一笔轻描地素材,定格在记忆的彼岸。水泪哗哗地召唤,绕着山流淌,用润泽维护着山的枯竭。山聆听着水的绵语,回馈了春的青龙,陪伴着水在华夏大地,铸起万里画卷。山与水的恋情,书写了四季的芳华,春的妖桃,是山为水发髻的饰品,夏的凉荫,是为水撑起的遮阳伞,秋的硕果,是对水牵挂的酬谢,冬的红梅映雪,是山用血迹滴落的爱恋,逆境的奇葩初绽,抚慰了水的落寂。
  山萧萧,水哗哗,一诚不变的依恋,从远古走向未来。山和水刻守着自己的轨迹,为彼此的精彩衬托,相守到永远。

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19827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