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丘

时间:2017-07-19    阅读:25 次   


  篇一:沙丘上的浪漫
  大年初一,在一片静沙的处女地上,我和她度过了难忘的春节。本该是家人团聚的日子,她想到了我,正像我想到了她。在这别致的日子里,我们团圆在一起。
  这片沙丘如此美丽,发现它的美,就是一个创举。沙丘的柔,正如她的性格;沙丘的静,正如我的心境。这静,不是没有激情,是胸中充满了感动。
  她有泪,在我这里得到慰籍;我有思,又不需要千丝万缕。
  沙墙壁立,我有点不敢滚下,她却不顾一切。俩人用生命的代价滚雪球。但,沙柔顺地把我们包容:
  沙中有我有她,
  她中有我有沙,
  我中有她有沙,
  天地中有我有她有沙。
  最静的时刻又是最热闹的时刻,最悲凉的时刻也是最快乐的转机,最开始的时刻永远是新的开始,最不愿谈的永远是再见的话题。
  无声中仿佛有人喊过年了,因为幸福得像过年才是真正的过年,真正的二人世界,是没有第三者的世界,真正的二人世界是二人一心的世界。
  风的力量把沙地吹成沙墙,爱的力量把沙地变成温床,过年的新衣让沙子洗涤,空着的口袋用沙子去装。
  她在说依在我肩头的感觉,我在说阳光下充满遐想。谁又能说得清感动与爱的区别,有时语言成了多余的装璜。
  不用说谁的是是非非了吧,无言中共享大案自然的恩赏。让沙子变成蜜糖,从我的唇上粘到她的唇上。让沙粒变成点缀,从她的手上撒到我的手上。
  尽情地从高处滚滚而来,一个又一个的翻滚,两个又合为一体,滚下去又爬了上来,爬上来又滚了下去。沙丘上印成了爱的花朵,开在沙上、开在她脸上、开在我脸上。
  坐一会儿吧,不要太张狂。沙丘从来没有享受过人陪伴过年的滋味,枯草也仿佛感动得摇摇晃晃。它们说,这里的世界是你们的世界。我们说,让我们共同迎接新年的曙光。
  
  篇二:沙丘落叶
  我是尘归沙漠的一片落叶。安详地平躺于浩广的沙丘上,享受秋末午后时光。漠中的日光,虽已到秋末,依然带着夏的热烈,也不失秋的温婉。细沙如流水一般,在风的吹拂下,于我单薄的身躯下流淌。渐渐地,渐渐地,我产生丝丝地慵懒。我竟然在将要离去的时候,忘记了曾经对风的爱恨纠缠。(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在母亲怀中孕育的时候,春风温暖的呼唤让我破壁出墙。在稚嫩娇芽的时候,未曾领略世界的风光,蒙昧于生活的方向。大树给我养分,春风滋润我的心肠。从一颗微小的绿芽育成脉络清晰的绿叶,风赋予我生命的启迪和灵魂的涵养。
  我于树梢枝头起舞翩然,何曾听到命运钟声敲响?秋风肃杀,不再婉转。绿衣消逝,枯黄渐染。生命如此促短。四季未曾轮回,已是旅途的末端。
  母亲淡然:感恩回报大地的滋养。秋风坦然:出世回归都只是尽叶性的过场。我茫然:理会母亲有情,怨恨秋风无情。情意相斥的两端,竟然是同一经历的模样。
  生命最后一个午后,我心情幽怨。树叶化成落叶,并非改名换字如此简单。从上至下的零落,俯视谢幕后肥沃土壤。命中注定:生于树端,死于土壤。从始至终只有树身的长短。
  风未曾转向,将我轻轻托起,插上飞翔的翅膀。穿越高山,跨越河流,将我带到干渴沙漠的上方。骆驼成群结队,迤俪蔓延,化成沙漠的万里城墙。从日出到日落,骆驼永远走不出金色的风光。命运使然,但骆驼释然,摇晃叮当,悠闲的好象漫步在绿荫小路上。
  金茫的沙丘,安息的地方,寂静且安详。我舒服地平躺于沙床上,阳光懒洋洋。秋风好象唱起了春歌摇篮……
  
  篇三:沙丘
  月下的树影漾着些许流光,朦朦胧胧带着的柔。半悬着的月亮投在半河灯影里。另半河桨声抚摸着半个人和他的半个生命。我也从这半个月亮里打捞了些什么。也许这样的晚才人相思的要命。
  几年前我曾在不一样的月光底下走过一遭。那个学校后几十平米的小平房里曾装着我整个学生时代的梦想。那时的晚比现今要清淡许多。有些时候下了自习,透过学校栅栏可以看到牵着手的少少女。他们时常在小竹林里幽会。过了这晚我便可以得到一个美好的清晨。
  清晨也许会遇见那对夫。他们喜欢相互搀扶着散步。我会想念他们老旧的衣衫拐杖以及老了的。每天和他们打招呼是我过去提醒自己世界很美好的一种习惯。有时也会遇见那只一度辉煌的德牧羊犬。它也已经很老了。的毛掉落如雨点般随意。混浊不清的大眼倒似硬扣的,也许它随时都会掉落。它只准许我抚摸它的额,丝毫不愿意我触碰它的躯。
  曾深沉的感潜伏在眼底,曾淡淡的关怀正破碎在门外。关于离别我也问过小王子。
  “你长大以后会不会还记得我?”
  “嗯。”
  “那我们以后还要在一起。”
  “嗯。”
  “要不要在一起啊?”
  “嗯。”
  “要不要?到底要不要?”
  “要!”
  “那你会不会想我呢?”
  “嗯。还可以吧。”
  最后我们还是各自奔向各自的遗憾和生命中老去了。我在我的背后看不到我的人。有些话我还没告诉他。那么就这样吧!想找一个的人很容易,但是想要找一个对的人怕是要赔整个青。半悬的月亮沉在我半张脸。当半个世纪里的半个人,半个人的半张脸开始消失的时侯。另半个世纪里的半个人,半个人的半张脸开始浮现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想到沙丘这词,有点文不对题。或许吧!每个人的生命里都有那么不可翻越的一座沙丘。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19311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