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灯火

时间:2017-07-06    阅读:58 次   


  篇一:我生命中的灯火
  灯火,无论什么时候的灯火,无论什么地方的灯火总是好的。它可以照亮人生的方向,我喜爱灯火。
  小时候哥哥姐姐们都在城里跟着父亲上学,母亲领着我守在农村老家。那时候农村没有电灯,我记得最清楚地是我家有三盏煤油灯。我那时有四五岁吧,不到上学年龄,母亲白天很忙,晚上在煤油灯下教我写字。学的很是艰难,很是不好,我从来没见过母亲恼怒过。而是一遍一遍的纠正,一遍一遍的鼓励。等我学好了,睡了,母亲又在昏黄的灯光下纳鞋底。那时候,生活即使再艰难,每到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们家七口人都能穿上母亲做的新鞋子。特别是给我奶奶做的鞋子,让脾气较为暴躁的奶奶都赞不绝口。母亲常说,穿一双舒服的鞋子,就能稳稳当当走路,减少一些磕磕绊绊。那时候母亲给我呆在一起的最长的时间就是在灯光下,所以我对灯光特别的依赖。有一次,邻居家有事,母亲帮忙去了,我自己守在家,特别害怕。母亲给我点了两盏灯,让我在家等着。我自作主张,把两灯都端到卧室放在床头柜上,自己躺在被窝里迷迷糊糊睡着了。等到第二天醒来,发现柜子竟烧黑了一大块,母亲脸上没有一点怒色,而是用很庆幸的眼光看着我,说没酿成大祸就好,交代了注意事项就没再说什么。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总是刻着母亲在灯光下样子,纳鞋底,教我写字,我闯祸差一点失火还是用那温和的目光看着我。母亲这个样子一直都刻在我内心深处,我行为处事时脑海里总要闪过母亲的影子,总是想起母亲纳鞋底时给我说过的话,走路时要穿一双舒服的鞋子。
  七岁那年,母亲没有经过父亲同意,坚决也把我送到城里上学。那时我看到隔壁邻居家有一盏漂亮的台灯,很是洋气。心里也想拥有,自知家里经济紧张,始终没敢跟父亲张口要。心想,要了也是白要。回老家时,偷偷跟母亲说了,母亲只问我一句:那台灯好在什么地方?我说就是想要,要了我就愿意学习。母亲跟我一起来到城里,当天我就拥有了心仪的台灯,这盏台灯我一直用到初中毕业,将近七八年,实在不能再修了,才不用了。就是喜欢这盏台灯,从它的造型到它发出的柔和的光线,这盏台灯就像母亲送给我的一双舒服的鞋子。(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94年考大学,以两分之差不到本科线,却高出专科录取线30多分。父母都主张我复读,我坚决不愿坐班。母亲说,让孩子走吧,也不能吊到高考这棵树上,是金子到哪儿都能发光。上大学时,母亲给我买了一把矿用电灯,说方便学习用。两年的大学时光,被我虚度,直到今天,我还深深地愧对母亲的那盏矿灯。
  上班时,母亲给我说了几句话:你也大了,也有自己的主见了,你妈老了,思想也跟不上时代了,只劝你一句,你底子薄,多向人家学习,把工作干好。我说:妈,我会的。我深知我愧对我妈。
  如今在工作岗位上干了十几个年头,早出晚归,天天穿梭往来于灯火之间,有时是相当的疲惫,讨厌那一眼望不到头的灯火。但是再苦再累我都坚持把工作干完,干出色。因为看见灯火,我就觉得不能再愧对我妈,看见灯火再难我都能坚持。
  灯火,无论什么时候的灯火,无论什么地方的灯火总是好的。生命的意义就在于灯火,特别是岁月被灰尘蒙沙的时候。母亲就是我生命中的灯火。
  
  篇二:生命的灯火
  一个夜晚沉沉之时,我坐在晃晃荡荡的车上,赶往夜校听课。漫长的无聊中,我看着车外行走的路人与划过的灯火,突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在心里响起。我到底要到哪去?我这样匆忙地赶路,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同车的人与路边的人与我这样近却又根本会是陌生人?
  街边响着的流行音乐好象听不清楚在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好象是世界上另外的生命在让自己的情绪在夜色中挥发,偏偏要去打扰另一个不相关的人。象不可捉摸的风,掠过又回来。
  情绪是很奇怪的事物,它无形中会让你不知所以的迷惑。明明是去听课的,为什么你会突然不知道自己在路上到底要到哪去呢?这全怪晃晃荡荡的车,还有夜色中熟悉又陌生的灯火。有时,车子过大桥,你会看到那些灯火是一排摆动的龙一样的明星,前后相缀走到暗色的天边。那一时,仿佛这辆车不是开往哪一处明确的地方,而是在天上行走,要开往一处你心中想了很久很久的地方,很远很远,也许永远开不到地方。虽然心里惶惶然,有一点点不安,但却喜欢那一时的模糊。这好象生命中许多事情,我们如果太明白、太清楚,往往会发现其实什么都不会存在。如果只去看一半的风景,偏偏让生命有许多不解与困惑,反而多一些向往与追求。
  曾经看名家散文,写灯火常与航灯相关联。黑夜里有灯光的地方,就是向往光明的人们走向的地方。还有归家的灯火。不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不论你如何风尘仆仆,在你归家时,家中明亮的灯火会是茫茫人海中永远不会模糊的明灯。那应该是温暖的、祥和的,是劳累一天的人休息的地方。因为,当那里有灯火时,往往说明有真正牵挂你的人,而不是陌生人在等你回家。等你回家的一声问候。等你很累时送你一份责备。等你不想走路时送你一个休息的平台。那难道是生命的灯火吗?是你生命最终要落的根。好象漂泊的游子,最终要稳定一处休息的家。
  都说落叶要归根。但如果生命不是一个漂泊的过程,又哪来归根的时刻。生命也许是注定的漂泊,根本没有真正归根之时。这好象我赶路时的灯火,有千盏万盏,却是永远不明确的灯火。它们可以让你知道大千世界的浩瀚,体会生命的渺小与脆弱,甚至于微不足到,但它却没办法给你一个清晰的关于生命的答案。难道真正的生命的灯火,就是这样的漂泊时的灯火。因为漂泊,所以你不知道你到底要什么?因为漂泊,所以你会去体会陌生生命的苦与乐。因为漂泊,你会有孤独感。
  如果我还在晃晃荡荡地车上行走,那么生命中我们也会常常体会两种灯火:回归的灯火与赶往某地的灯火。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97719.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