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河

时间:2017-07-01    阅读:19 次   


  篇一:静静的汴河
  多次到“清明上河园”游玩,一直让我钟情不已的风景是那清澈见底、波光粼粼、静静地、蜿蜒流淌的汴河水!
  今年的十月底,和几位好友相约,再次来到古都开封赏游“清明上河园”。此时时逢菊展盛期,拥挤的游客人头攒攒,遮住了“清园”(清明上河园)内宋时的色香味韵。穿过时光隧道,却难以找到“一朝步入画卷,一日梦回千年”的感觉。爱美爱玩爱拍照的同伴情绪稍有低落,似有难以玩出雅致情趣的感觉。我多次到“清园”游玩,对此景点较为熟悉,便悄悄地引着同伴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越过虹桥广场,沿着游客稀少的“汴河”岸,带一份恬静觅一处清幽,探寻着古老宋王朝的神秘踪迹。
  清明上河园是开封著名的文化旅游景点之一,是根据宋代大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一比一建造的,“汴河”当然是其中著名的景点之一。据史书记载,汴河是一条人工河,始于战国的魏,通于隋,畅于宋,上起河洛,下至淮泗,直通长江,为北宋南北交通的大动脉。各地所产的粮食,征收的赋税,珍奇物品等等都是通过汴河运到京城的,汴河对于当时的北宋经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现如今仿古建造的“汴河”是引黄河水开掘的,全长三千八百米,蜿蜒环绕园区。游客从东大门进园后就会看到“汴河”水碧波荡漾,亭台楼阁依岸而建,参差不齐。飞架而起的虹桥、宋时灌溉的水车、晃悠悠的吊桥、九龙桥等为“汴河”水增加了无限的景致和韵味。
  我们随着蜿蜒的河水,沿着杨柳依依的河岸蜿蜒而走,一路欣赏着小桥流水、丝柳拂面、鳞波映帆的美景。这天,天气特别好,虽说季节已到了文人墨客惯于西窗问月吟诗、东篱把酒赏菊的秋天,但是在这里却没有秋风萧萧秋寒浓的感觉,柔柔的风吹拂着缕缕菊情,四溢的菊香散落在垂柳那已呈苍绿色的柔枝上,继而融入了清清的“汴河'水中。暖暖的秋阳也随着微风轻过、垂柳枝摇曳抚摸,温和地在清平如玉的水面上洒下点点碎金。这时“汴河”的水眨巴着碧绿透亮的眼睛,闪动着含蓄和深远的光波,湛蓝的天空在清静的水面上也染上了淡淡的浅蓝。“汴河”的上空的天是那么的蓝,云是那么的白,河水是那么的清澈,我们脱离了喧闹的世界,在蓝天白云碧水间寻觅,走近了一处自然和心灵的宁静,偶尔柳枝间的鸟鸣,和远处传来的喧闹,更加重了这静谧世界的安静和祥和。
  我和朋友们或行走或拍照,留下了一组组蓝天白云清水绿树背景下的美丽,就连那座晃悠悠的吊桥,我们也是心惊胆颤的尝试地走上一回,挠首弄姿地留下一个美丽的瞬间。走累了,坐在岸边的石凳,顺手扯过一根柳枝缠绕在指间,远远地望着“汴河”那头飞架的虹桥两则演绎的《包公巡视汴河漕运》的精彩,静静聆听着在“汴河”另一侧的九龙桥西侧水面上,正锣鼓喧天地上演着的《汴河大战》。远处那《杨志卖刀》的叫嚷、《梁山好汉劫囚车》的打斗、《王员外招亲》的嬉闹、《女子马毬》的马蹄哒哒等等和嬉闹游客鼎沸的人声时而灌入耳中,再加上河岸不远处的农家小灶、辘轳水井、宋式马车、哗哗啦啦唱着水歌的灌溉工具水车、偶尔行走河边身着宋装的工作人员,真是恍若穿越时空,梦回大宋王朝。我不禁有所感慨,感慨于这静静的“汴河”演绎着一个王朝的兴衰,承载着中华厚重的历史,传承着民族悠久的文明,又揉进了高度文明的现代元素,是整个华夏文明的缩影。
  此时的朋友,完全没有来时的郁闷,禁不住精彩节目表演的诱惑,高兴得一会从幽静中而去,体会热闹中生活的五彩缤纷,一会从喧闹中而来,寻找一份心灵的静谧。我是个爱静的人,在朋友带着满意的笑容来回穿梭中,静静地等待在“汴河”边,临亭听琴、抚岸观柳、撩水戏鱼,慢慢体会着清幽的“汴河”带给我独有的享受和韵味。
  我喜欢“汴河”,喜欢她的古朴典雅。倒影在水中古色古韵的亭台楼阁和鳞次栉比的楼宇,更是增加了这里的即现代又古朴的文明气息,活活脱脱的像一位“却把青梅嗅”的少女,娇羞而又顽皮,赋写着北方人的特有的江南灵气,谱成了一曲现代版的古都绝唱。
  我喜欢“汴河”,喜欢她的不为远处的喧闹所尘染。虽然地处闹市,却没有闹市的吵杂和飞絮,洁净几乎到了飞尘不到的程度,清清的河水在春花的笑声、夏水的情衷、秋叶的火红、冬雪的恬静中静静地流淌着自己的优雅和风采。
  我喜欢“汴河”,喜欢她的幽静清闲。垂柳柔顺的枝条在阳光下随风摆动的那份妩媚和娇柔,清澈的河水泛着微微的涟漪哗哗地流淌,没有冷酒醉卧湖边孤独的潇洒和徒留孤单身影在水面成双的凄凉,只有欢快的旋律在歌唱。晨曦影里,野花闲草,这一片澄明的气氛里,净化一切,笼罩一切,是人海汹涌的一道避风港,给人带来安全舒适;是城市喧嚣扰攘中的一带洞天幽境,使人忘忧。如果觉得劳生草草,身心疲惫,可以走在伴着潺潺的流水曲曲折折的小路上,走过春烟拂堤、夏夜蛙鸣、秋虫啾啾、冬雪飘飞,这是最好的将息;如果觉得情绪欠佳,心境郁闷,到汴河桥下负手行吟,缓缓水流定然会让人豁然开朗,怡然自得,物我两忘,体会到如歌岁月的精彩。
  我喜欢“汴河”更在于静静的汴河水悄悄地流淌,流淌,流淌出闹中取静、保持风采的娴雅,“流淌”出让人在简单的生活中感知到快乐和幸福。
  我爱静静的“汴河”,我爱清清的“汴河”水!
  
  篇二:我怀念汴河
  我曾写过一篇散文《汴河寻梦》,表达我对汴河由来已久的思念。本想寻觅她的背影,拍上几张图片,可一走古汴河(今日黄汴河)的现场,热情便冷却殆尽。违章建筑、垃圾、污水已经玷污了河床河岸,清澈美丽的汴河已成旧梦……从此,那篇散文,也被我暂时封存在记忆之中了。
  汴河的前身,是战国时期的鸿沟。公元前364年,梁惠王欲称霸诸侯,从山西安邑(今山西夏县西北)迁都大梁(今河南开封)。迁都后两次兴工开凿运河……若干年的经营,最终形成了以大梁为中心,济、汝、淮、泗等四条河流构织而成的一个水运交通网。凭借优越的水利交通条件,大梁初步显露出它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隋朝隋炀帝开凿大运河,因运河主干在汴水一段,习惯上也呼之为汴河。北宋时的汴河,从汴京外城西水门入城,再入内城水门,横穿宫城前州桥、相国寺桥,出内城水门,然后向东南而出外城东水门。当时,汴河已成了把经济重心的南方与政治、军事中心的京都开封连结起来的重要纽带。北宋时期,国家实现了统一,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汴河呈现了空前的繁荣。于是,便有了《清明上河图》里汴河上舟楫连樯的繁忙景象。
  今日的汴河何在?在开封城内城外寻觅,即便踩在古河床胸脯的沙粒之上,你也许浑然不觉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寻不到蛛丝马迹——明清城墙西侧南北方向流过的,就是黄汴河。黄汴河在城墙西南转弯处也折而向东,继续环绕古城墙东行,过了城墙东南角之后才依依不舍流向东南……这一段已叫惠济河。这与《东京梦华录》上的记载比对,古今河流大体上还是吻合的。开封是一个多灾多难的城市,黄河数次决口,让一座座城市都被泥沙封存于地下,形成叠罗汉一般的“城摞城”奇观。而汴河也难逃厄运,被泥沙淤积尘封……黄河开封段“悬河”的肆虐,让黄河水顺着地势流向东南,绕过内城,形成今天黄汴河、惠济河,也就毫不奇怪了。
  为验证自己的推想,灯下翻阅史料,竟有了一个惊喜:原来,惠济河就是古汴河,“清乾隆六年(1741年),河南巡抚雅尔图奉敕开挖疏浚古汴河故道,竣工后赐名惠济河。”看来,惠济河日日流淌的,仍是汴河之水!
  看来,历史无法割裂。就像汴河,不会一直沉睡在历史典籍和图画上一样。当今的开封人,无法置身于千年之前的繁华与喧闹,但至少可以站在河边,触摸堤岸摇曳的柔柳,凝望河面上跳动的阳光……可是,现实的场景,已经让人望而生畏了!
  生活在开封这座古都,很多人像我一样想念着汴河,渴望着她用清澈的明眸,天天顾盼这座宜居城市……
  
  篇三:春行汴河
  “滔滔汴水自东西,冉冉春生长短堤。断岸犹余残云在,柔条已共暖烟齐。”这是清朝江淮才子朱炎昭赞美汴河的诗句。诗中描写了春日汴河“堤岸烟柳”美丽、壮观的景象。
  汴河从县城的中心穿城而过,流入洪泽湖和淮河之水汇合。今生有幸居住在汴河的岸边。每天聆听着汴河渔歌而起,观赏着汴河落日而眠。一年四季欣赏了其独特的风景,亲眼目睹了其一草一木的变化。
  近年来,县政府利用了这一得天独厚的水资源,大力打造汴河两岸的风光。河道得到了拓宽、疏浚,两岸建起了的美丽、迷人风光带。在河岸边增植了无数棵垂柳,种植了许多花草,修建了一些凉亭、假山、回廊、楼阁等景观建筑。汴河风光带在城区中绵延绵了好几公里,是市民休闲、观光、锻炼的好去处,已成为城市中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早上,慢行在汴河的岸边。贪婪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是那么的令人沁人心脾,顿时神清气爽。一棵棵亭亭玉立的垂柳,整齐地站立在河边,那无数条碧绿、纤细的柳枝,低垂在清澈、平静的水面上,就像是一排风姿卓越的女人,在面对着汴河这个若大的镜子,梳妆着自己的一头秀发;河面上几只渔船来往穿梭着,渔人在一边打击着盆钵器具,一边忙着扯起水里的渔网;一轮红日正从东方冉冉升起……
  有许多人在岸边来来往往地行走着,或快或慢,或谈或笑。在比较宽阔的地带安装着一些体育健身器材。由于这里的景色优美,空气新鲜,加上体育设施齐全,早上有许多市民都喜欢到这里来进行“晨练”。他们不分男女老少,认识还是不认识,聚集在一起轻松、快乐地交谈着,运动着着。有的在翻单杠,有的在拉吊环,有的在练臂力,有的在扭动腰肢……不远处有一群年轻力壮的男子在打着篮球,有几个中年妇女在优美的音乐声中,跳着自由的健身舞。
  当汴河水流到千禧塔下时,便有了一条分支——濉河。这时的濉河和汴河就像女人两条温柔的臂膀,怀中抱着一块陆地。在本世纪之初,县政府拆迁了陆地上一些破旧的房屋,在原地上建起一座美丽的公园,起名为“世纪公园”。公园内,常年绿树成荫,花团锦簇,流水潺潺,牌坊、庙宇林立,成为城市里重要的休闲场所,更是那些情侣们谈情、约会的好地方。千禧塔耸立在公园的最西首,高大而威武。每晚华灯初上的时候,汴河两岸的霓虹灯就会放射出五颜六色的灯光,夜幕中的千禧塔更是流光溢彩。
  在世纪公园的南岸有几块石刻的浮雕,其中一块是介绍“双沟酒”的。浮雕上面刻着古代双沟酒坊的图案,图案下方配有文字介绍:宋时,双沟镇酿酒业已具相当规模,盛传“淮上行船望双溪(双沟镇古称),但闻酒香十里堤”的民谣;清雍正十年,山西酿酒师贺氏于双沟镇立灶办起大曲糟坊,所产曲酒有“名驰冀北三千里,味占东南第一家”之誉。宣统二年,全德糟坊酿制的大曲酒参加南洋劝业会展评,被评为名酒第一,获金质奖章。双沟,被誉为“中国酒源头”,被联合国组织确认为“最有天然酿酒的环境和自然酒起源的地方”。
  深吸着清新的空气,望着清澈见底、缓缓流淌的汴河水及两岸绿柳成荫、繁花似锦的美景,就不难寻找到双沟酒驰名天下的真正原因了!
  这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地升起,光芒四射,汴河水波光粼粼。人站在立汴河的大桥上,放眼望去,世纪公园就像是一艘巨轮,千禧塔就像是巨轮上的风帆,正扬帆起航!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8764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