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晨小记

时间:2017-06-15    阅读:16 次   


  篇一:冬晨小记
  爬起床,光着脚丫走到阳台,暖人的阳光抚摸着慵懒的身躯,不禁伸了个懒腰。在这岭南的冬日里,树木还依旧婆娑,阳光照射下,那些本就充满着生命力的树叶,恰若一个个灵动的精灵,跳跃在眼前,让这平淡的早晨增添了那么多的温馨。
  拖着晒暖的躯体,回到屋里,打开电脑,播放着那些熟悉的曲调,疲软的细胞霎时充满了电,令人神清气爽。回味着窝在被子里那几多信息,略带问候早安的暧昧,不禁莞尔。
  厨师在楼下忙碌了起来,厨房里传来厨具磕碰的悦耳声乐,不一会儿,香味四溢,弥漫着整个住区,这预示着,美味的午餐即将到来。
  翻开一页页泛黄的纸张,昔时的记忆指尖滑过,带着几多温暖和青涩。如若删除等于销毁,销毁了就无踪迹,没了踪迹就不会再在记忆中拾起,那么姑且人世间就不会再有如此多的美好。
  一缕阳光穿过窗口,感受到了丝丝暖意,回过神,悦耳的哨声响起,开饭了。丢下一切,和大家一起冲下楼,享受着美味的午餐,享受这醉人的一切。
  
  篇二:冬晨小记
  几个月前,在电脑上敲了“秋雨又至”四个字,但是没有成篇。这一次我决定硬写,也要把自己交给自己的任务完成。
  在城市里生活,要感受季节之美,是越来越难了。哪怕你生活的小区是花园似的,也一样困难异常。要说清楚这一点,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你从前好大一段时间生活在农村,我说的意思可能还好理解一点,因为一个季节的原来的样子已经刻骨铭心,现在的季节只是翻版,并且还是走了样子的。反正我现在对那些无论如何要在门前种点什么的人,是越来越懂得了。不久前,我看到钱红丽在她的文章中说,看到花盆里的土,她就忍不住要分(种的意思)下老蒜子。这样的人,怕是对城市季节对人的疏离感格外受不了。因此,她有那么多关于季节的文字出来,一半还是为了养自己的眼。也有一个比较关注钱红丽的,她认为钱的文字,对不相关的事情,也用力过猛。言下之意,是杀鸡用了牛刀。这一点,要是钱红丽看到了,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答应的。在她的眼里,只要是感兴趣的事情,就一定璀璨异常,那怕是一张旧照片,甚至是自己的某一次冷眼,也要做到天崩地裂。她给她的第一本书,起名《华丽一杯凉》,就一下子让自己回到了某个寂静的下午或者傍晚时分。透过半掩的窗帘照进来的光,使手腕上一只旧年的白玉手镯生动起来,彼此不相关的年代,在一身奢华初露之际灵光乍现。(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说了这些与冬天的早晨不相干的话,有人或许要问:你的题旨是什么呢?假如真有人这么问,我一定是要掉头不顾的。城市的事,事事都有理由,这肯定不能说不好。但我往往更喜欢没有什么理由的事情,虽然它们在更深的意义上是一定可以被解释的。比如,这个早晨的雾和阳光的恰好,就是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一天天数过来,也只有这一天早晨是一个唯一。我走过一座桥,平常是要对那些人工喂养的游动的红鲤鱼看上几眼的,但今天没去看。我被眼前的一片奇幻的景象震撼了。我们每天看见的这一片人工美化的葱茏,不能说不漂亮,但如此刻意的浓妆,又有多少意趣呢?但此刻不一样了,雾还在游动,水汽弥漫,被早晨新鲜的阳光照得透彻,每一根光线都可以看得很清晰,我们走在这雾里,一个个如同大海里兴奋的鱼。更让人称奇的是,每一颗树都在下它自己的雨。樟树的雨,芳香而密集,一落到身上,肩膀就湿了一大片。青桐树的雨,是青色的,看见它的雨要落下来,有人就加快了步子,但正好赶上竹子要下雨。一个大晴天,但在这一片树木繁茂之地,雨却从各自的树上非常愉快地下来。我放慢了脚步,再放满了一点脚步,这一下,在我后面老远走着的一位同事不乐意了,他紧赶慢赶追上来,拍拍我的肩膀:哥们,这是上班,你怎么这样悠闲,平时可不是这样的。
  是啊,在这样的早晨行走,如果依然还是急急的,那么我们作为一个人,我们生存的意义何在。这也是地球的奇幻之处吧,为了使人类不寂寞,哪怕是风晴雨露,在不同的季节和时辰,它们也要显出好些变化出来,让人类学会感动、不从此麻木。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664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