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

时间:2017-05-19    阅读:54 次   
作者:瀚海渺渺


  无影灯还没有打开
  防毒似的面具
  已将我的神经全部麻痹
  白和黑动和静
  瞬间撤离
  
  从十点到十四点半
  我游离在天堂和地狱
  一声声长长的呼唤
  终于扒开了我合拢的眼皮
  
  左边是骨肉
  右边是亲戚
  分不清是云里还是雾里
  左一声关切右一声亲密
  我只能用无力开合的眼睛来示意
  
  还有那白的墙白的床
  白的天使飘来飘去
  身子僵直如一具尸首
  躺倒在茫茫的高原雪域
  
  氧气瓶汩汩冒着气体
  摸摸心跳
  才明白自己尚存着呼吸
  唤醒—睡去—唤醒—睡去
  整整持续了两小时的拉锯
  
  终于可以像蚕裹进茧沉沉睡去
  醒来已不是今天的日历
  伤口上有千百条蛇蝎在吮吸
  每一个小小的喷嚏或咳嗽都成了
  斩断活下去那根丝线的剪匕
  
  两只手死命的抓住护栏
  左冲右突
  找不到半个流淌的出口
  一个微微的侧翻都将要窒息
  
  一边是儿子
  一边是丈夫
  架着飞机一样架起两只胳臂
  天在旋地在转
  天地间星光迷离
  
  不敢吞咽
  哪怕是桃花触水般
  轻盈的胃肠蠕动
  足以背过气去
  简直就是六月里飞雪冻雨
  
  我想冬天会过去
  春天依然会过去
  一切终将逃离
  活着
  亦或死去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3727.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