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花落地听无声

时间:2017-05-19    阅读:23 次   


  篇一:闲花落地听无声
  一行人,行走在稍有泥泞的山路上,满目的清香与艳丽,口中不时的赞美,惊叹大自然的美丽与神奇。微风拂袖,几朵野花随风落地,没有谁能够注意。
  ——题记
  品茗溪旁,潺潺流水,留下的似那岁月无痕;
  举头凝望,熠熠星光,闪耀着似这生命光辉;
  行走山路,郁郁草木,散发着似这世间美丽。
  有谁会在意,几朵野花的凋零。周围的牡丹早已把她的清新抹杀,四周的狗尾草想要把她湮没,参天的大树夺去了她沐浴的阳光,而她却似乎毫不在意。不禁会心生疑问,她为谁绽放本不醒目的美丽,她为谁散发毫无香味的气息,为了草木虫鱼,为了兔鼠蜂蝶?她的一生都是那么平静。寂寂寞寞的生长,静静悄悄的绽放,而又将轻声细语的凋零。
  闲花落地听无声,而我们又何去何从。
  不禁想起了西方的那位狂人,为了艺术,,他耗尽了一生的经历,创造的作品却是无人问津,无助与无望无时无刻的在扼杀着他的艺术追求,像病毒侵入人的大脑,疯疯癫癫,他被世界抛弃,生命的句号在精神病院中急促的完结,满是血色的红日似乎就此而去。而在明日的清晨,又奇迹般的升起,他的画作得到了世人的肯定,拍卖行中传出了令人惊叹的声音——《向日葵》竟然如此美丽。而此时的他,只在彩色的相框里,左耳的纱布早已使他“丧失听力”。梵高,这朵当时的野花,无声的落地。
  世界的残酷无情被美丽的万物所遮蔽,承受着摧残与破坏,有的极力绽放,却迟迟得不到欣赏,有的只被埋没,静静的奉献,默默的付出。相信吧,美终究不会被忽略,有多少正在等待着对自我的肯定。
  在人们的意识中,孔雀是美丽的化身,而火鸡只能被当作节日餐桌上的大餐,它的美是鲜美,味美。而当人们在欣赏孔雀的美丽时,夹杂在孔雀群中的数只火鸡也像孔雀那样开出一个个圆圆的羽圈,虽说没有那么艳丽,但也别有一种美。人们意识到:原来火鸡可以更美的。
  我们常常忽略了许多微笑的情节,闲花落地时,我们正沉浸于牡丹的富贵,细雨沾衣处,我们正徘徊于无聊的计划。等到牡丹完成使命化作春泥之时,野花的清香已被摒弃,等到决心行动时,才发现衣袖已被雨水浸湿。
  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当我们沉浸在电灯明亮的欢乐中时,不要忘记,蜡烛的火焰曾经给我们带来光明。
  当我们惊羡于滂沱大雨的豪爽之情,不要忽略,阵阵的细雨也在滋养着每一个受伤的心灵。
  当我们陶醉在花海的香郁婆娑中时,不要抛弃,路旁的闲花也在散发着沁人心脾的清新。
  再道一句:听,闲花已落地。
  
  篇二: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
  独自走在幽静的巷子里,听着春雨淅淅沥沥的恬静声。看到绵绵细雨轻轻地悬挂在小草的叶脉上。雨虽然下得狠小,但依然可以清晰感觉到每滴雨水打在身上的触点。不疼,但是很多。
  回到家,脱下大衣。这时我才发现,经过一条“春雨”巷,原本干燥的大衣,现在却变得潮湿了。一层细珠挂在衣服表面,用手将它展平,那雨水便熨开来,阴进衣服里。
  我可能看不见衣服湿了,可你真的存在过。无声无息。
  我向窗子那边无意地瞥了一眼,看到了我半年前出于莫名的喜欢而买来的玫瑰花。因为无人照料,它已经枯黄了,花瓣也被风干了。好奇它是否还会留有余香,我便走上前去。凑近它,我竟然闻到了那清香。不是狠浓烈。但那香气,沁人心脾。
  我可能听不到闲花凋零,可你确实存在于每个不经意间。
  我站起身来的时候,发现窗外的雨就要停了。外面开始陆陆续续地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声。打开窗子,看到几个孩子裹着长袖衫,在墙上寻找着蜗牛的痕迹;在地上寻找着蚯蚓的踪影。
  煞是开心!
  我可能察觉不到童年走过,可你实实在在地来过一次。
  一阵风拂过,吹散了我放在窗台上的一摞纸。不是很大,也没有冬天的寒风那样刺骨,可我却不禁打了个寒颤。
  干枯发黄的玫瑰花花瓣正一瓣一瓣的飘零,散落在地上。待我拣起纸,定睛望向它时,它的花柄已经秃了。又是出于好奇,我拾起了一瓣花瓣,闻了闻,那股清香我还可以嗅到。将它们捡起来,埋进了花瓶的土壤中。将它们都埋完了,可,我依然还是可以感觉到那股芬芳。习惯性的揉了揉鼻子,啊,“予人玫瑰,手有余香”是真的啊!
  我可能看不到花儿绽放,可你真的开放过几季。
  我站起身来,再望向窗外,那些孩子们带着收获的喜悦,高高兴兴地回家了。不知道,他们这么一会儿收养了多少只蜗牛;不知道,他们这么一会儿抓到了的蚯蚓可以钓来多少条鱼。
  我知道,他们身上的长袖衫都能找到你的身影。
  我可能记不起童年的收获,可你确实带来了不少快乐。
  过了几天,我心血来潮又从花卉市场买来了一株玫瑰花,种在了原来的花盆中。我是个忘性很大的家伙。买来后,依然没怎么照顾它。就是有时候看到它了,觉得已经好久没浇水了,便想起来浇一次水。就这样,来年的春天依然是细雨绵绵。那株靠窗的玫瑰,花瓣没有枯黄,没有被风干。它依然还是像刚买来时那样的新鲜,还有着那样浓烈的香气。这让我惊讶。记忆搜索,突然使我想起了,一年前,我将那株枯死的玫瑰花花瓣埋在了这土壤中……原来,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我可能想不到你的关切,可你实实在在地呵护着我。
  就如同许多事,都在不经意间与我们擦肩而过了。
  比如,早上准备上学时,餐桌上那杯被热过的牛奶;晚上挑灯夜读时,写字台上放着的那杯清茶;早上出门时,挂在门口的那件大衣;晚上睡觉时,那被角不知被掖了多少次……
  难道这些都只是“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3533.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