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花村

时间:2017-05-18    阅读:6 次   



  篇一:池州杏花村
  没有回家的时候,时常想念家里那些我曾到过的地方。“五一”回家的时候,正是春意盎然。约上了几个朋友去了素以“千载诗人地”之美名饮誉江南的池州杏花村。杏花村位于池州市城西,古时曾有“十里烟村一色红,村酒村花两共幽”的佳境记载,是全国唯一以村建志的村。
  “清明时节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晚唐诗人杜牧,春游贵池城西杏花村,写下这首富有江南风情的杰作——《清明》诗。也正是这首诗,引来万人吟诵,使杏花村名扬天下。
  迹以名传。贵池秀山门外的杏花村,原只不过是几间“沦为荒烟野草之中”的茅舍酒肆,毫无名气可言。正是杜牧的诗名和他这首千古绝唱,才使杏花村名播青史饮誉天下。明代名士福建福清人林古度(字冉予,一字茂之,晚号乳山)的七绝,抒出了千百年来池州人民因杏花村而自豪之情。诗曰:“郡楼高出秀山门,古迹今时不可论。杜牧当年有名句,独唱城外杏花村”(引自清《杏花村志》卷五)
  现在虽然已不是清明时节细雨纷纷,但那种惊艳的美、怒放的美依旧没有改变。五月的杏花在微凉的夜风里悄然绽放,那片片洁白的花瓣沾满了露水,走在下面,时不时的有露水飘落下来。满园杏花的芬芳,让往来的游客陶醉其中。欣赏之余,感叹于其中。杏花村二期复建工程在经过几年的建设之后,终于正式开园。园内植被茂盛,怪石嶙峋。杏花村围湖而建,都是以明清式的风格而建筑。湖面波光粼粼,湖边柳絮飞扬。据导游说,此湖名为“醉仙湖”,传酒仙铁拐李曾骑马来到杏花村的黄公酒垆,为大过酒瘾,连喝三天三夜,终于醉倒在湖畔,醉仙湖因此而得名。如今,缘湖一栋栋徽式古筑,于翠竹绿树中若隐若现;湖面上一只只渔舟来往穿梭,荡起层层涟漪;而被绿水环抱的杏花岛,景色格外迷人。
  在进入园中的右侧,是六朝长廊。六朝长廊由廊、轩、亭三者和谐构成,木制结构,唐代建筑风格。廊内,以不同艺术形式展现“千载诗人地”、“千年黄公酒”、“千古杏花村”的历史文化,可谓是一部浓缩的杏花村线装史。(廊内三块匾额题字:诗魂、酒韵、村色)据导游讲解,历史上吟咏池州杏花村的诗歌有一千多首,可以查证的诗人就有三百多位,这在中国历史上是非常少见的。六朝长廊中展示的是其中有代表性的21位诗人的作品。
  我们来到了湖边的一栋建筑,典型的明式建筑风格。古老的青砖墙体,一层层的垒砌,线条分明。仿佛在告诉我们,杏花村历经了岁月的沧桑于战火的洗礼。正门口有一块牌匾,写着“怀杜轩”三个大字。旁有记载,一诗之功,千载不朽。顾名思义,“怀杜轩”即为纪念晚唐著名诗人、曾任池州刺史的杜牧而设的专馆。滨水院落,沧桑旧筑,尽显诗主的素朴与优雅。在这里,你可以追溯杜牧显赫的家史,领略其诗坛领袖和军事奇才的风采,也可管窥其风流倜傥的世俗生活轨迹。
  诸多的景点如窥园、黄舍、演武场、望华亭、观澜桥、渔歌埠、青莲馆、焕园、寓思亭等等也就不一一叙说了。最后我们登上了湖边的农家渔舟,划向了湖心的杏花岛。粼粼碧波之中,一岛屹然,是为杏花岛。岛上遍植杏树,每至春风送暖,红杏带雨绽放,色泽娇艳,恍若云霞。杏花岛四面环水,环境幽静,无尘嚣之乱耳,有世外桃源之况味。我们走进岛上的昭明堂,堂内古色古香的明式桌椅、木箱,摆放的整整齐齐。旁有资料记载,昭明太子为南朝梁时文学家。姓萧名统,字德施,小字维摩,南朝梁武帝萧衍的长子,天监元年被立为皇太子,昭明是他的谥号。萧统在石城秀山隐山寺,居石室,编《文选》,食秋浦河的鳜鱼,称赞“水好鱼美”,封誉“贵池”。昭明太子去世后被封为“土主”,成为池州傩戏表现的主要题材。古有西庙,今设昭明堂,以纪之。
  池州杏花村距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大量的杏花村诗歌有机地散落在景区内,让人们自然感受村的意境和诗的芬芳。就在我们准备回去的时候,天公作美,飘落起绵绵的小雨,雨中的杏花村却是更加的美丽。
  据网上资料显示国内杏花村有11个版本,但真正名副其实美丽的杏花村只有一个,那就是千载诗人地,池州杏花村。
  
  篇二:醉哉,杏花村
  一
  站在高大的石牌楼前,我仿佛一下子走进了杏花村的历史。
  江南的清明,少有的无雨时节。阳光照在桃花和杏花竞相开放的枝头,点染出许多魔幻色彩。迷蒙之中,现实与历史时空交汇,日月与时光顺序倒流。我依稀看到,牧之先生在1169年前的今天,沿着光黄古道一步一步走来。棱角分明的脸庞上写满了落寞抑郁;飘飘舞动的长袍里带着一路风尘;有些弱不禁风的马儿羞怯地跟在他的身后;古道、西风、瘦马,一下一下叩击着诗人苍凉的心境!
  岐亭古镇旁边,人困马乏;杏花村道当头,牌楼沧桑。天公亦不作美,泪雨纷纷洒。离开繁华的京城到还有些蛮荒的黄州任刺史,难怪牧之一路脸色漠然。(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青石牌楼很有些年头了,不像今日光鲜明亮;黑色的苔藓满布其上,昭示一个湿润的江南!一条小径蜿蜒向内延伸,在雨雾中显得幽深莫测。牧之颀长的身躯探入牌楼四处张望,忽有歌声伴着牛铃的叮当,一步一摇穿透雾霭传来:“三里桃花店,五里杏花村;店里有美酒,村里有美人。”
  声音稚嫩,带着童趣;反复呤唱,别有韵味!牧之精神一振:在这个冷雨浸淫的时候,酒可是暖身的上品!
  牛铃近了,歌声停了。横坐在牛背上的牧童,好奇地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仙风道骨一般的陌生人。
  牧之趋前一步:“仙童,借问何处有酒家?”
  牧童回身一指:“杏花村。”
  一问一答,成就了千古佳话;片刻凝视,催生了不朽诗篇。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就这样被刻在了麻城的历史上。
  二
  杏花村馆酒旗风,水溶溶,飚残红。野渡舟横,杨柳绿荫浓。望断江南山色远,人不见,草连空……
  踏着宋代词人谢无逸铺就的诗情画意,我走进了词人笔下的杏花村。一路寻觅,一路思量,你无法不陶醉其中。古风依旧,新景似乎更胜一筹;真想留些文字,只可惜,空有词人心境,好一番嗟叹:“崔颢题诗在上头!”
  人说,一个地域,只有历史载得久远,一方佳壤,没有文化难以传承。是的,杏花村穿越千年的时空隧道,辉耀在湿漉漉的江南,靠的就是她的历史文化!
  她的历史是厚重的,厚重得随便抓一把土都带有历史的养分;文化是丰富的,丰富得空气中都流动着文化的元素。杜牧千年问酒,一曲《清明》,让杏花村与天地同在;东坡三访故友,五呤《岐亭》,令挚友情共日月齐辉;陈季常埋名隐居,仍得东坡三访,“河东狮吼”成千古佳话;于成龙清廉据守,御赐一代廉吏,高风亮节尽显风流;乾隆帝六下江南,两游杏花,挥豪题写“杏花古刹”;甘望鲁弃官归隐,穷研理学,时光造就一代大儒。一桩桩,可彪史册;一件件,万古传流。
  用心丈量这方土地,你会与历史融合;仔细体味当代风情,你将为现实高歌。
  据说,杏花村也曾有过“养在深闺人未识”的际遇。那时,连我们这些嗅觉灵敏的所谓文人,竟也不知道身边还有这么一处“世外桃源”!就是守着金饭碗的当地人也任凭她“野渡舟横,人不见,草连空……”
  当一个叫李开寿的人主政麻城,偶尔从县志上看到杏花村那辉煌的历史,他再也坐不住了。在他的精心描绘之下,杏花村又开始把宋代词人谢无逸笔下的美景尽情展露无遗了。
  三
  沿着水泥铺就的道路慢慢向前,一路好景让你目不暇接。间或有鹅卵石镶嵌的小道穿插其间,则更容易唤起游人对历史的追忆。
  杏花村,内在美于历史,众多的名人,众多的传说,众多的古迹把她装扮得靓丽非凡;外在美于风景,山水田园格局自然天成,山中有水,水中有山;山不高,丘陵一样;水不阔,秀美而已;更有田园点缀其间,或曲线优美,或锦鳞层叠,处处炫耀着乡村大美。路旁、坡地,就是花的海洋。那一陇陇的菜花,金灿灿、肆无忌惮地绽放;那一树树杏花,玉生生、洁白无瑕地盛开;桃花更不甘落后,红艳艳、妖冶无姿尽展芳容。花香伴着酒香,醉了游人心房。
  当代著名作家、诗人熊召政先生多次到过杏花村。庚寅年清明时节,先生游完杏花村,诗兴大发,连赋三诗,其一诗云:“我今来此又清明,寒食人家酒半醺。一勺晚唐烟雨梦,尽催花事醉游人。”为杏花村又添一段佳话。
  据说,当下中国巧借“杏花村”招牌的地方不少,也由此纷争不断。但稍有历史和自然知识的人都知道,杜牧笔下的杏花村就在麻城。不过,都是为了地方经济发展,各做各的文章,不争长短也罢!
  走进古岐亭,你会迷失在岐亭的美景里;走进杏花村,你会醉倒在杏花村的历史中。
  醉哉,杏花村;美哉,古岐亭!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73512.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2771795825#qq.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