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知

时间:2017-05-02    阅读:12 次   


  篇一:无知的勇敢
  人活着是否应该有点追求?现在犹如走在莽莽黄沙的大漠里面,任何一个方向都可能是路,可是我不知道该走哪一条。不是我不想上进,而是现实堕落氛围太浓烈,我感觉快要窒息了。
  因为无知所以勇敢。这话不知是谁说的,但那绝不适合我。未来是不可预知的,是充满神秘的,有太多太多的不可预知的因素。谁又能说他能够把握住自己的未来。一个只有在几个方面有强大能力的人,才能在未来提高生存的概率。所以我认为:就是因为无知,所以我们要不断地在几个方面做得强打。既然暂时无路可走,那就选择去充实自己,强大自己。可以磨练心智,可以获取知识,反正不要让自己停下来,对自己有好处的就努力地去吸取。不不要让安逸的生活腐蚀自己的心志。三十岁以前要学会获取,三十岁以后要学会舍弃。现在重要的是在于获取。
  人都有贪图享受的本能,而这也是堕落的开始,是自我侵蚀的源头。如果没有我选择的追求目标,那么,我宁愿去流浪,或许到那时,流浪也是一种追求。
  我们似乎都活在自我精心编织的牢笼里,这个牢笼包括了你本人的价值观,道德观和人生观等等个人观点。我们会用一生的时间来编织这个牢笼。
  路该怎么走,这是个问题。而我的回答就在前面,毕竟,以后的路是什么?没有人会知道。我们都在不断赶路,却忘记了出路,更忘记了赶路的目的。
  一切似乎都只是本能,一切似乎都只是为了谋取自我的最大利益。而路的方向已不知在何处。
  
  篇二:那个无知的岁月

  曾经我们相遇在那一群天真无知的少男少女中,无知情,无识爱,尽情挥洒着各自最真的一面。
  慢慢地,有人发出了:他们恋爱了。而我们依然沉浸在各自的王国里,傻傻地笑,傻傻地闹着,下学归来看着自己桌上一堆一堆的学习资料,忘我的努力着,努力实现爸妈的期望。
  直到有一天,老师宣布你们毕业了,以后就很少再见面了,大家相互留络吧,我才恍悟,我们就要分别,就要见不着面了,一种失落强烈的涌上心头。(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如果说我完全没有感受到你的存在,那是我在骗你也在骗我自己。你的心意从你第一次帮我扫地,帮我挑水我已感觉出来,但那时,我的强势、我的高傲、我的可笑的自尊让我有意忽视你,看到你的失落、你的绝望和我的强装不在乎,使我们在无知中渡过纯真、懵懂、却又难以忘怀的一段时光。
  时光如梭,转眼已二十载,当我独伫窗前,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流不息的马龙,你在哪里呀,你过得好吗?会不会也像我这样偶然间会想起什么,亦或已不堪追忆。
  偶尔从别人那里听到你结婚的消息,你的夫人是你的邻居,仅管可能不尽人意,但责任使你挑起一了切,忘却一切。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再相见,我不知道我要怎样去面对,面对你,面对我自己的心
  也许,真的是相见不如怀念,就让我们彼此活在彼此的心里,为了自己应该承担和面对的一切。
  忘怀,是最好的结局。
  
  篇三:无知
  雪,飞蛾般地扑下,坠落在龌龊的泥水中。心,亦是如此。看着仿似光明的大地,却侵染了我的躯体。连那一丝圣洁的灵魂,也正被逐步摧毁。可怜的心,结局注定在了哭嚎的鬼魂当中。
  上苍啊!你以为小小的太阳,就可以温暖每一片天空吗?你也太幼稚了吧!那,只能是你臭美的梦。虽有月亮和星星作陪,可那厚厚的黄土下,却掩埋了从不曾见着光的佝偻的身影。你装出带困的眼睛,像似挑过千钧的重担一般。
  面对着每一个痴痴的生灵,你说:“悲者有悲者的愤怒,乐者有乐者的欢愉,正是悲与喜的交响,才奏出了世界的万紫千红。”可是啊!我无知的耳朵,却听着这只是自圆其说的谬论。
  无知的言语,无知的人,无知的孩童往往被无知伤痛。
  
  篇四:年轻时的无知
  当柳絮又开始漫天飞舞的时候,我知道,又一年的春天来了,清明也会不期而至,而他却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充满生气的世界,不会聆听曾经很幼稚如今长大了的女孩儿忏悔。
  我双亲都健在,公婆身体也还硬朗,按理说不应有太多的伤感,可今年我的心里总放不下一个人,因为我已无法亲口跟他表达自己的内疚,只有藉此文表达我深深的歉意,为自己曾经年轻时的无知。
  这缘于去年,我无意遇到多年前的同事,跟我提及了一个人,就是我曾经的老领导,他姓陈,四川人,高级工程师,为人随和,爱开玩笑。这位同事说陈很可惜,才刚60岁出头,就出车祸去世了,因为他心脏内有搭桥,撞的当时没怎么样,住院观察一周也无异常,回家后不知怎么就不行了,问我知道吗?我大惊,不会吧,我的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难以遏制的伤感,为自己对他曾经的冒犯,年轻气盛的自己曾无知的伤害别人,同时也累及到自己。
  21年前,我走上工作岗位的第一位领导就是陈,刚从学校毕业的学生,头脑很简单,但充满了热情。陈就是从那时走入我的生活,因为毕业时老师的评语和自己的积极肯干,陈对我欣赏有加,各种重要的会议和活动都提名要我参加,点名要我负责一部分团委的工作,我每天忙的晕头转向,可同时进厂的同学们却每天优哉游哉。要光是累还能忍受,我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有几位40多岁的老大姐动不动就喊我:“喂,陈头儿的小秘书,又忙什么啦?”年轻时的我认为这话对我来说真的是一种侮辱,我又无力反驳,因为陈总指名叫我做这做那,什么新员工代表发言,组织新年联欢,那时因为我在校就已经上完党课培训,党总支活动也喊我参加,我呢,被那些老大姐嬉笑后,很恼火,又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件事,只想着自己躲了不就完了吗?
  在过后的日子里,自己一次一次让陈失望,总请假不参加活动,正式定岗后,我因为不想留在我实习的岗位找过陈,他和蔼地解答了我的提问,记得当时他这么说的:“这个岗位是有些不适合女同志,可也总要有个带头的,你呢,以后就给大伙带个好头儿吧!”,现在想想,其实,他还是蛮看重我的,我却不领情,一直和他闹情绪,那时也是心里担心别人的蜚短流长,可陈一点都不理解我的冷淡,其实他人真的很好,我们就那样僵持着工作了5年左右,我也没领情,不想带什么头儿,而且,见了他的面也不太多说话,想必他当时也能体会的到吧!
  最让他伤心地应该是我调走的事,我提出要调到别的部门,他劝我:“那里不适合女同志,你要是真的不满意自己的岗位,我给你在内部调整一下,你自己看行不行?”我当时铁了心要调出去,天天和老公下了班去办公室堵陈,他当时还说要真放你走,你可别后悔,再回来可就不容易了,我就这样走出了他领导的部门。
  想想自己这些年遇到的领导,真正让自己能欣赏的没有几个,可遇到陈的时候,当时自己还太年轻,会在意别人的看法,现在看来也许别人那是一种变相的嫉妒,可自己就那么轻易地退缩了,还深深地辜负了别人的一番好意。
  清明时节,我向他深深地表示自己的一番歉意,在年轻时,我们都会做错,但不是什么错都有机会去改正的,陈,您能原谅我年轻时的无知吗?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28241.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adm#sanwen.com(#替换@)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