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思想

时间:2017-04-17    阅读:31 次   
作者:尧禾


  早已过了大喜大悲的年纪,而我,却在今夜,用着义愤填膺的稚嫩,将满腔的怒火,剜心割肉般折磨着我的睡眠。我本可以选择沉默,因为事不关己。然而,我能感受到一个虔诚的信徒被告知日日参拜的神是个可笑的故事后的绝望。我本可以装疯卖傻,然而,我怕我的傻成为传染病,最后将自己置身于一群傻子之中。我觉得我是该为了自己发声了!
  
  我想说的,其实是思想的可怕。
  
  前几天,给学生讲《祝福》的时候,有学生提到,杀死祥林嫂的有鲁四老爷、四婶、婆婆、柳妈、看客、我,外加一匹凶恶的狼。回来后我一直搞不明白,这些人只是做着他们认为对的事,为什么跟杀人扯上了关系。至于那匹狼,它杀死的是祥林嫂的儿子阿毛。况且天寒地冻、饥寒交迫,狼也应该要来村子里找个无人看管的小孩儿吃吃,好让自己不被饿死冻死。况且鲁迅写得很明白,祥林嫂是自杀的,何来被杀之说。我敢肯定,祥林嫂是被自己杀死的,她是被自己的思想杀死的。这其实并不难理解,你看看海子,他的思想就杀死了自己。还有史铁生,他的思想也曾试图杀死自己,但杀人未遂。思想是可怕的刽子手。
  
  今天说这些,缘起于和我最要好的一个朋友发生了思想上的分歧。他认为,真正的成熟就是在是非的激流中独善其身,在权利上下的博弈里左右逢源。一个成功的人,应该一团和气。而我却相信孔腐儒的教诲,与朋友交需有信,这个信,包含真诚和信任。生活在是非曲直里,就应该是非分明;深陷在权利威胁里,就应该面目狰狞。用强撑的笑脸去屈从权利,甚至是赔上身边朋友的信,我是万分唾弃的。我觉得我和他都在跟思想搏斗着,而且,看起来我们处于劣势,我真担心,杀不死思想,我们就得失去朋友。
  
  然而我的这个朋友,却是一个极有信的人。他可以自己饿着肚子,让你吃完为数不多的几粒米;他可以自己淋着雨,却把唯一一顶帽子给你戴。总之,他做事就是让你感动,让你愿意把所有的信放心的交给他。然而下一次,我听说他把米让给了我不喜欢的另外的人,我也亲眼目睹自己戴过的帽子让一个讨厌的家伙戴了,我感到不安,我开始跟思想作斗争,我担心我的那个信是否保存妥当。我不希望继续将信交给我的朋友,就像女孩子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是个全民老公一样。我们都是梁山的贼,无论如何也容不下一个没纳投名状的禁军教头。于是,我当面要回了我的信。(中国散文网  www.sanwen.com)
  
  我的这个朋友在中原长大,中原文化中有很多根深蒂固的传统,他们那儿是有鬼神的。至于鬼神,我们这儿也有,不过我们大山里人,读书太少,不懂得和鬼神交流,只会说人话,所以逢年过节、婚丧嫁娶难免得请个云半仙(又叫云神儿)给通通话,请大神择个良辰吉日什么的。然而我的这个朋友却有一项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的能力,就是精通冥界仙界人界三界言语,我时常把他奉为心里的云半仙。最喜欢听他说话,有甜的,抹蜜一样,酸的,饶有回味,就算苦的,还能回甘。听了我也把自己的心和肺都掏给他了。然后终于有一天,我听到了他把我说的翻译成鬼话,不太好听,咽不下去。我又开始了思想斗争,最后我当面挑明了,我不喜欢鬼话,因为我的直接还伤到了他,但虽然伤人,却是真正的人话。
  
  我很狼狈,我输给了我的思想。因为在我的思想和友谊面前,我放弃了友谊。但,这还不足以杀死我。我的思想里还有很多利器:我不喜欢和稀泥和墙头草;我不喜欢强权政治和家庭强势;我不喜欢甜言蜜语;我不喜欢追名逐利;我不喜欢不劳而获;我不喜欢阿谀奉承。善意的谎言、委屈的承担、无私的奉献、故意的刁难……我都厌烦。我的这些思想仍旧杀不死我,因为我还相信好死不如赖活着。但是我想,他们足以杀死我的朋友吧。
  
  朋友,如果这段文字,你读了开头,你也认同祥林嫂是因为没有走出自己的思想斗争,被杀死的;如果这段文字,你读到了最后,你认为我的坚持自我而放弃友谊,是可以理解的,那我告诉你,我所描述的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思想里的神,它们都是可笑的故事,你被这些思想左右了。
  
  可怕的思想!

中国散文网首发:http://www.sanwen.com/sanwen/1027058.html

猜你喜欢
如果您有更多好的建议,请与我们联系: Email:adm#sanwen.com(#替换@)
展开